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1章 抵達丹鳳州

    

可以交差了。”“對了,剛運來的藥材,抓緊時間清點好,給秦家送過去,可彆誤了百姓的藥。”藺嘉杭條理分明地交代著身旁的小廝,聲音如泉水一般清冽。轉頭他這才發現站在一旁等候多時的秦書瑤,忙把手中的清單遞給小廝,自己快步朝著她走來。“秦小姐,你怎麼來了?”“嘉杭哥……”秦書瑤看見藺嘉杭便移不開眼,可眼下被他緊盯著,反倒不好意思地低下了頭去。“是這樣的,我爹在催最近的一批藥材,他忙得抽不開身,便讓我過來替他...--初棠說完,整個馬車之中陷入了一片沉默,這氛圍很是沉悶,初棠便準備說些什麼。

“商行大人,你可知刺客都是誰派來的?”

司徒瑾琰不假思索道,“除了秦鴻,彆無他人。”

司徒瑾琰的話萬分篤定,初棠想了一想也明白了過來。

“也是,前幾日綸茉當眾點破身份,秦鴻顏麵儘失,待他反應過來之時就會發現其中的端倪,更何況,廣淩商行並非尋常地界,他也能明白,綸茉之所以敢如此行事,必是有了倚仗。”

“不錯,所以,他自然會想當然地料想到是廣淩商行在綸茉的背後撐腰。”

初棠點點頭,“難怪那些刺客也並非使出全力趕儘殺絕,想來,這不過是秦鴻的一個警告罷了。”

聞言,司徒瑾琰毫不客氣地冷嗤一聲,“警告?就憑他,也配?”

初棠一時無語,“商行大人,我知道你從不將這樣雞毛蒜皮的小事放在心上,可你有冇有想過,木秀於林則風必摧之,倘若想要對付商行的人都沆瀣一氣,到那時,商行大人,你該如何應對?”

想對付他的人多了去了,司徒瑾琰心中暗道,隻是他這些年小心行事,那些人未曾得逞過罷了。

“真到了那時,自然也有法子,與其操心我被仇家圍困,你倒不如想想自己的醫館如何屹立不倒。”

司徒瑾琰可是知道最近發生的事情的,知道如今的回春堂算是接連得罪了秦鴻和司徒清鈺,初棠此刻的做法,倒也算是韜光養晦了。

“是啊,商行大人能力無邊,我還當真得擔心擔心自己。”

初棠輕歎了一聲,“我已與秦氏醫館勢同水火,又成為了長公主的眼中釘和肉中刺,情勢不容樂觀啊……”

司徒瑾琰微微一笑,“其實,除了與你藉機尋找五種藥材之外,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初棠倒也不覺得意外,“也對,商行大人日理萬機,若是冇有要事的話,想來不會親自走一遭。”

她湊近了司徒瑾琰,好奇問道,“所以,商行大人到底有何要事?”

“此事本不該告知於你,不過眼下我需要你幫我一個忙,若是你幫我完成了此事,我便給你支一招,對付司徒清鈺。”

“真的?”

這還真是瞌睡來了就遞枕頭,初棠心想,她正愁不知該怎樣對付司徒清鈺呢。

“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那好,成交。”

初棠也爽快地應了下來,“那商行大人就說說,到底是何等棘手的事情?”

“丹鳳州密林廣佈,山高穀深,在西北方有一聳立的高峰,名為蔽月峰,但蔽月峰周圍常年被毒霧障所籠罩,常人不得而入。”

司徒瑾琰把自己之前剛讓人打探到的情況都告訴了初棠,又說道,“而我,想要穿越毒霧障,進入蔽月峰。”

初棠心領神會,“所以商行大人想要讓我製出能抵擋毒霧障的藥?”

“正是。”

初棠連忙點頭,“這倒應該也不難,商行大人放心,此事便交給我來辦。”

司徒瑾琰滿意地點了點頭,他冇有告訴初棠的是,那些私兵的蹤跡便來自蔽月峰附近,在仔細看了丹鳳州的輿圖之後,蔽月峰便成了他認為的最可能藏匿有士兵軍隊的地方。

畢竟,越危險的地方就越是安全。

不消兩日的功夫,司徒瑾琰與初棠便抵達了丹鳳州,他們最先來到的是丹鳳州的邊陲小城雨城。

這座小城雖小,可卻是丹鳳州出了名的城,它的得名也是因為一年之中大多數時候都在下雨,降雨量最為豐富,這才得了雨城之名。

“這城叫雨城,還當真是不枉此名。”

初棠撐著傘小心翼翼地走著,雨水淅淅瀝瀝沿著傘沿滑下,打濕了她的裙角。

一旁的司徒瑾琰則穿著一身黑色的蓑衣,戴著鬥笠,雙手背在身後。

初棠回頭看向司徒瑾琰,驀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商行大人啊商行大人,你一穿著這蓑衣,頭戴鬥笠,頓時就接地氣了起來。”

“什麼是接地氣?”

初棠笑著回道,“就是和尋常百姓一樣,若非我知道你的身份,怕是要以為你是普通的百姓了。”

“原來如此。”

司徒瑾琰繼續走著,絲毫不受這大雨的影響,反觀初棠裙角和鞋襪都沾上了雨水和濕泥,顯得有些狼狽。

“還有多久纔到客棧啊?”

“一刻鐘。”

竟然還有一刻鐘,初棠無奈地歎息了一聲。

正在她不留意之時,一個婦人急步匆匆地跑了過來,她冇有帶傘,在雨中尤為狼狽。

她無意間撞到了初棠,連連低聲道歉,“莽撞了莽撞了,這位小姐,真是不好意思。”

“無妨無妨。”

初棠擺了擺手,這等小事,她還不至於計較,何況對方這般誠懇地道歉。

婦人見初棠不生氣,抬起頭來看了她一眼,可這一眼,她便死死地盯著初棠的容顏看了好一會兒。--穿上了蓑衣,戴上了鬥笠。誰讓打傘不方便爬山呢?初棠心想。有司徒瑾琰的馬車,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雨城的城郊,待又走了一段路之後,道路變得狹窄,且是崎嶇泥濘的山路,兩人就不得不下來步行了。“商行大人,眼前這遮天蔽日的山峰就是蔽月峰嗎?”司徒瑾琰搖頭,“不是,穿過了這一座山,才能抵達蔽月峰。”聽上去,這算是很嚴峻的挑戰了。初棠小心地把自己帶來的所有東西都收好,開始和司徒瑾琰一道爬起了山。“小心,這路濕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