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2章 一起打探

    

棠的臉心存好奇。太醫提著藥箱急匆匆地來到了紫宸殿,一進殿,他便直直走到司徒瑾琰的麵前跪下。“微臣參加皇上,敢問皇上,是何人有恙?”“陳太醫,喏,你且給那個秀女診斷一番,看看她的臉到底為何變成那個樣子?”說完,司徒清鈺還用手指了指初棠所在的方向。“是,長公主。”陳太醫剛接近初棠,饒是向來見過許多病人的他也不由得震驚了一番。初棠倒是也不推諉,神情自若地伸出了手,陳太醫這也順著把起了脈。那廂仍有個女子在...--初棠有些狐疑,伸手指了指自己,“你認識我?”

誰料,婦人卻慌慌張張地搖頭,“不認識,不認識。”

說完,她便慌慌張張地又跑了,這讓初棠越發覺得奇怪了。

不認識的話,那婦人乾嘛用一種似曾相識的眼神看著她呢?不過眼下那婦人已然跌跌撞撞地跑遠,初棠也收回了自己的視線。

見初棠遲遲冇有跟上,司徒瑾琰回頭疑惑地問道,“發生何事?”

初棠搖了搖頭,“無事。”

她快走了幾步跟上了司徒瑾琰,就這樣跟在他的身後來到了客棧,這客棧也並非尋常的普通客棧,走進房間,初棠便被眼前的陳設給又一次驚訝到了。

果然,有錢之人的豪橫,是她根本難以想象到的。

“小姐,這是你的房間,若是有任何需要,你隻管找小廝便是。”

“好,知道了。”

初棠關上門,走進了房間之中,掃視了一圈之後,她將自己的包袱放在了桌上。

“累死了。”

初棠關上了窗,外麵依舊還在下雨,這樣陰冷的天氣,讓人的心情也跟著抑鬱起來。

她讓小廝打來了熱水,脫下了濕漉漉的衣裙浸入溫熱水之中,溫水滑過帶來一陣愜意,初棠舒服地嚶嚀出聲。

待沐浴完畢後,她換上了新的月白色襦裙,腰間繫上了一條玉鏈,來到銅鏡前一看,她滿意地點了點頭。

她剛收拾好,門外便傳來了一陣敲門聲。

初棠走過去將門打開,隻見是一個暗衛恭敬地說道,“初小姐,我家主子有請。”

初棠立時心領神會,跟著暗衛來到了隔壁的房間,推門走進去,隻見司徒瑾琰挺直著脊背站在窗邊。

“商行大人,你找我?”

司徒瑾琰回頭,“的確,找你來,是有些事想與你商議一番。”

“商行大人且說。”

司徒瑾琰並未急著開口,反倒先說,“坐吧。”

初棠端正地坐下,司徒瑾琰也緊隨其後坐了下來,“雨城距離那蔽月峰的距離不算太遠,我想先行去打探一番,這才找你過來。”

初棠伸手指了指司徒瑾琰,複又指了指自己,“商行大人所言的打探,是我們兩個?”

“不錯。”

得到了肯定的答案,初棠也不意外,她起身推開窗戶向外看去,隻見陰雨仍舊一刻不停。

她輕歎了一聲,“罷了,這雨城畢竟是雨城,期盼雨停,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初棠重新走到了司徒瑾琰的身邊,“商行大人若是決定好了,那事不宜遲,我們這就動身吧。”

“也好。”

司徒瑾琰站起身來,率先走了出去,初棠跟在他的身後。

兩人離開客棧,這一次,初棠也和司徒瑾琰一樣穿上了蓑衣,戴上了鬥笠。

誰讓打傘不方便爬山呢?初棠心想。

有司徒瑾琰的馬車,他們很快就來到了雨城的城郊,待又走了一段路之後,道路變得狹窄,且是崎嶇泥濘的山路,兩人就不得不下來步行了。

“商行大人,眼前這遮天蔽日的山峰就是蔽月峰嗎?”

司徒瑾琰搖頭,“不是,穿過了這一座山,才能抵達蔽月峰。”

聽上去,這算是很嚴峻的挑戰了。

初棠小心地把自己帶來的所有東西都收好,開始和司徒瑾琰一道爬起了山。

“小心,這路濕滑。”

冷不丁聽到了司徒瑾琰的聲音,初棠還以為是自己幻聽了,不過很快她就意識到這並非是幻聽。

“知道了,商行大人。”

司徒瑾琰走在前麵,初棠跟在後麵,雨還在淅淅瀝瀝地下,佈滿泥濘的小路上留下了他們深淺不一的腳印。

走了一個半時辰,他們總算是抵達了山頂。

直到此刻,初棠才總算看清了蔽月峰的全貌,隻見眼前的山峰高聳入雲,比自己腳下的這座山還要高上許多,並且,蔽月峰的周身當真籠罩著一層霧。

這霧障,將蔽月峰與外麵隔絕開來,使人看不清蔽月峰之上的景色。

更讓初棠覺得狐疑的是,霧本該是呈現白色的,可仔細一看蔽月峰的霧障,竟呈現出淡淡的若隱若現的青綠色。

“商行大人,那便是蔽月峰的毒霧障了吧?”

司徒瑾琰點了點頭,“對。”

他現在疑惑的是,毒霧障到底是否為人為,如若不然,為何會有私兵在這毒霧障的附近遊蕩?

“看著確實有幾分奇怪,不過到底是怎麼一回事,還是得靠近些才能知道。”

說完,初棠就又再度走了起來,司徒瑾琰一愣,“你不歇息一會兒再走嗎?”

“歇與不歇也都冇有什麼分彆。”

司徒瑾琰看著初棠的眼神之中都染上了些許詫異之色,冇想到,她竟這般堅忍,也不似尋常女子一般柔弱無力……

下山容易上山難,下山時便輕鬆了許多,隻花了上山時一半的時間,他們便來到了山腳,麵前所見的,便是蔽月峰。--可能是皇子或者公主了,而她將會成為高高在上母儀天下的皇後,顧曼婷便止不住地開心。“是啊,總之最要緊的事是讓司徒瑾琰連子嗣都冇有。”司徒慕涯憤懣地說著,若不是司徒瑾琰,眼下他早就成為大淩王朝的皇帝了,哪裡需要像現在這般忍氣吞聲?這筆賬,他遲早都要跟司徒瑾琰算清楚。“王爺說的是。”“對了,白尚書,本妃聽說,你的女兒與忠武將軍府的藺聞雪私交甚篤?”“是的,穆王妃,臣以為,必要之時,忠武將軍府或可拉攏一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