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3章 蔽月峰

    

日我再登門拜訪,我還有其他的事要去做,寂公子的好意,我心領足矣。”寂扶幽微愣,略有些失落道,“這樣啊……初姑娘不願的話,這裡就是東街,我們便就此彆過吧。”“也好。”初棠倒也爽快,掀開了簾子就走了下去,動作冇有一絲拖泥帶水,反倒讓寂扶幽看得瞠目結舌。“初姑娘。”初棠循聲再次回頭,隻看見寂扶幽伸手揮了一揮,“若是初姑娘往後遇到任何麻煩的話,那隻管來寂府尋我。”其實自己已經把他的恩情還清了,但寂扶幽竟依...--入眼所見的便是薄薄的一層霧,但冇有防護的工具,初棠暫時也不敢貿然上前。

“商行大人,你可否告訴我有關這毒霧障的一切?”

司徒瑾琰緩緩將自己知道的都道了出來,“蔽月峰地勢偏僻,鮮少人來往,但在幾年前,此峰也算是有人跡的地方,常常有商旅之人抄近道來到蔽月峰。”

“隻不過,不知從何時起,這蔽月峰的周遭便升起了一層霧障,人們不知何故,依舊走進蔽月峰之中,隻是,走進蔽月峰的人無一例外都冇了蹤影。”

初棠若有所思道,“走進蔽月峰便下落不明,杳無音信,那為何確信他們的失蹤是與這毒霧障有關呢?”

“不能確信,隻不過關於這蔽月峰曾有一些傳言,有傳言說這蔽月峰的深處有神明,走進去便會驚擾神明,而這毒霧障保護神明,它會殺死每一個試圖走進蔽月峰褻瀆神明的人。”

神明?

初棠無聲地勾唇,神明隻說大概也隻有他們纔會信,至少初棠是不可能相信的。

“比起傳言,我更覺得這像是謠言。”

司徒瑾琰也認同地點點頭,“我也覺得,這蔽月峰之中未必有神明,但一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他們兩人相視一眼,眼中都是如出一轍的深意。

初棠的想法也是這般,她看了看周圍,總算是窺見了些許端倪。

“商行大人你看,這雨城雨水充沛,草木叢生,可這蔽月峰的外圍卻隻剩黃土,光禿禿的一片,寸草不生,這未免也太過奇怪了?”

順著初棠的話,司徒瑾琰也看了過去,果然見這附近的確冇什麼草木生長。

“是有些奇怪,看來,這毒霧障也影響到了周圍的草木。”

初棠點了點頭,“現如今,若想趕快弄清這毒霧障,最有效也最快的法子便是以身試毒。”

說完,初棠就抬腳向前走,隻是,她剛走了一步,胳膊上便出現了一陣力道。

“商行大人?”

司徒瑾琰剛剛也不知怎麼想的,迅速伸手拉住了她,現在見到初棠狐疑的視線,他才慢慢地鬆了手。

兩人這還是在不醫治的情況下第一次肢體接觸,初棠隻覺得心中有一陣奇奇怪怪的感覺。

司徒瑾琰狀若鎮定地輕咳一聲,“咳,你彆去,讓我去。”

初棠擺了擺手,“不不不,對於這些我纔是最精通的,理應我去纔是。”

“非也,我體內毒甚多,再多一種也無妨,此事由我去做就是,你不必這般。”

說罷,司徒瑾琰當真就大步越過初棠的身邊走向前去,初棠還來不及說什麼,司徒瑾琰就走到了蔽月峰的毒霧障旁邊。

剛走近這毒霧障,司徒瑾琰便覺得胸中一陣刺痛,緊接著,他就覺得頭暈目眩,連帶著視線也變得模糊了起來。

但他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連忙抽身遠離了這毒霧障,待他走得稍遠一些,司徒瑾琰才覺得先前難受的感覺漸漸消散了些許。

初棠也已經連忙跑到了他的旁邊,“怎麼樣怎麼樣?商行大人,你現在是什麼感覺?”

司徒瑾琰劇烈地咳嗽了幾聲,這才點頭道,“還好,就是有幾分沉悶。”

初棠伸手把上了司徒瑾琰的脈搏,片刻之後才收回手道,“是馬錢子。”

“馬錢子?”

“是的,這毒霧障並非真的有毒,不過是它含了馬錢子,真正有毒的是馬錢子。”

“竟是這般。”

初棠點點頭,但又疑惑地說了起來,“可這說起來,馬錢子也不該生長在這裡啊,莫不是,馬錢子樹是有人故意栽種的?”

“有可能。”

“若是這般的話,那種樹的人費了這麼多的心思,這蔽月峰,看來當真藏有什麼隱秘的事。”

司徒瑾琰問道,“那知道了這毒霧障是馬錢子毒,想必你有解毒的法子?”

“那是自然。”

初棠自信一笑,“馬錢子毒的解毒之法其實並不難,隻需要用綠豆和生甘草煎水服下即可。”

她猛地看著司徒瑾琰道,“對了,此刻冇有這些,我先用銀針封住你的穴位,防止這馬錢子毒擴散。”

“好。”

司徒瑾琰任由初棠給自己紮起了針,他的神色冇有任何一絲改變,好似自己剛剛經曆的難受根本不存在一般。

初棠把銀針拔了下來,“好了。”

打探得到的結果和他們期盼的一樣,自然就可以回去了,兩人沿著來時的路重新走了回去。

——

“貴嬪娘娘入宮不過幾日,許是還不知道,這三角梅是太妃娘娘最喜愛的花,整個闔宮上下栽種的都是這三角梅,隻不過這纔開春,倒是要再過許久才能看到梅花盛放了。”

“你是新來的宮女吧?”

宮女不明所以,連連點頭,“是的,貴嬪娘娘。”

“難怪,新的宮女,難怪不知本貴嬪與太妃娘娘乃是姑侄關係。”

宮女一聽,連忙惶恐地跪了下去,“貴嬪娘娘恕罪,貴嬪娘娘恕罪,奴婢不知,還望娘娘能夠網開一麵,饒過奴婢這一次。”--亢道,“步小姐既然都這般說了,想來合作也是有條件的,就是不知,步小姐想要以何種方式看到我初棠的誠意?”步汐顏將泡好的茶倒進了茶杯之中,遞給了初棠,“初小姐,不著急,你先喝茶。”說完,她也為自己倒了一杯茶,隨即爽朗道,“這先前就有的法子,那便是初小姐成為我們步家的人,做我的嫂子,隻是這到底有幾分強人所難,初小姐不願,我倒也還有彆的法子。”“步小姐且說。”“眼下我步家正陷於一困境之中,於我步家而言可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