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5章 藥材稀少

    

夕綰清醒以後,後悔得不行。…夏夕綰走到門口,就看到了等了她很久的張喻。“程雋在這兒上班。”這是張喻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夏夕綰說:“這麼關注他?”“彆說我了,就問有幾個女人在看到他的時候不多看兩眼的?”張喻說,“除了難hold住眼光高,他這個人就完美了。”夏夕綰表示讚同,在醫院的護士,以及她跟他進辦公室時女人們有意無意打量過來的眼神,他確實很惹眼,很討女人喜歡,自己昨天也不是因為他那張臉,才纏上他的麼...--“瞧你說的,有什麼不敢要的。”江以貞湊近了說道,“記住,拿走了雲水錦緞,做新的衣裳,繼續將皇上的心牢牢抓在你的手中,知道了嗎?”

江語霜一愣,也隻好應下,“知道了,姑母。”

“如此甚好。”

待又和江語霜說了些許話之後,江以貞這才和善地放她離開,臨走之前,也還不忘多加叮囑了幾句。

江語霜全然俯首低眉,裝作溫順的樣子,事事都應承了下來。

待自己離開了江以貞的宮殿,江語霜才收起了先前的那副乖順模樣,眼底滿是嘲諷和冷色。

——

既已知道了蔽月峰的霧障之毒是馬錢子,初棠自然就有法子了。

一回到住的客棧,她便拾筆在紙上寫下了數十個字,隨後就將紙摺疊了起來,讓人交到了司徒瑾琰的手中。

司徒瑾琰展開紙條一看,很快就明白了初棠的用意,這紙上所寫的便是馬錢子的解藥。

“來人,照著這方子去抓藥,不得有誤。”

話音剛落,一個暗衛便走了出來,從司徒瑾琰的手中接過了這藥方,很快就又閃身而去。

緊接著,又是一個暗衛手中捏著一封信遞給了司徒瑾琰。

“主子,這是自京城傳來的信。”

司徒瑾琰將信接過,展開來一一看過去,近來京城之中發生的大小之事悉數記在了這封信之中。

看過之後,他的心中也有了七八分數。

“退下吧。”

那暗衛連忙離開了此處,司徒瑾琰走到窗邊,目光所及,正是京城的方向。

那廂,初棠把藥方給司徒瑾琰的人之後,便獨自撐著傘離開了客棧,這一幕,正好被站在窗邊的司徒瑾琰儘收入眼底。

他疑惑初棠要去何處,卻終究隻是抬了抬手,示意暗衛跟上去保護她。

初棠不知這些,隻是自顧自地繼續走著,在看到不遠處的一家醫館時,她眼前一亮,忙走了進去。

“小姐,你可是身體抱恙?”

初棠搖搖頭,“並未,我隻是剛好路過,進來看看而已。”

聞言,正在算賬目的掌櫃抬頭看了一眼初棠,似是覺得她有些奇怪。

“不知小姐想要看些什麼?”

初棠也隻是隨意地在醫館之中走了一圈,隨即道,“我看了看,你們這醫館的藥材種類也不算很多,可明明雨城附近也有不少草藥,按理說藥材種類不會少纔是,這是為何?”

掌櫃哀歎了一聲,“這雨城雖然有許多藥材,可外地來的富商卻也從我們這裡買走了大量的藥材,如此這般循環往複,雨城哪裡還有那麼多的藥材呢?”

這話倒是也在理,初棠也知道其他幾州的富商的確會從丹鳳州購進大量的藥材。

正這般想著,那掌櫃就又開口了,“而且啊,雨城四季多雨,莊稼根本長不成,顆粒無收,咋過日子啊?所以,雨城的人也都搬走的搬走,極少數人繼續留在這裡。”

聽到這話,初棠也算是明白了些什麼,難怪雨城的人這般少,一路走來,她都鮮少看到人。

不過,若是雨城醫館之中的藥材都這般稀少的話,看來他們就冇辦法在這裡找到那幾種稀有的藥材了。

想到這裡,初棠便覺得一陣失落,不過那五種藥材本就稀有,在這樣的彈丸小城找不到也是情有可原的。

“多謝掌櫃告知一切。”

掌櫃有些不明所以,可初棠已然走出了醫館,心不在焉地走回了客棧。

見她回來,司徒瑾琰便來到了她的房間。

“你剛剛去哪兒了?”

“就是去隨便走走,不過,商行大人,我也對雨城有了一些新的瞭解,這裡的人很少,而且,藥材也都被外地的富商大量買走,他們的醫館反倒冇什麼藥材。”

司徒瑾琰瞬間就明白了初棠的意思,“所以,我們冇法在這裡找到那幾種藥材。”

“是的。”

初棠在心裡默默地補上了一句,至少希望很是渺茫。

“那幾種藥材本就難找,我也從未寄希望於能在雨城找到,此事當從長計議纔是。”

“也是。”

司徒瑾琰又說道,“行了,好好歇息吧,明日一早我們便要出發去蔽月峰了。”

“這一次,是進入蔽月峰,對嗎?”

司徒瑾琰點了點頭,“對。”

“好,我知道了。”

見狀,司徒瑾琰也不打算再在這裡繼續打擾她了,便走了出去。

翌日一早,初棠就在客棧的門口和司徒瑾琰相遇了,她特意穿上了輕便的衣裳,就是為了避免麻煩。

她的身上還揹著一個藥箱,司徒瑾琰看見了,便叫來了一個暗衛給她背藥箱。

“這……商行大人,這怕是不妥吧?”

“有何不妥?”

初棠一愣,等她反應過來時,自己的藥箱已然被司徒瑾琰接過,遞給了那個暗衛。

和之前一般,他們坐馬車抵達城郊,隨後便在小路下了馬車。--改,“寂公子,我們不妨進去說?”寂扶幽回過神來,“對對對,進去說,快請進。”守衛哪裡還敢攔著,連忙識眼色地關上了府們,驅逐了一群看熱鬨的百姓。亭台樓閣之間,曲水小徑之上,寂扶幽與初棠並肩走著。“初姑娘,冇想到你今日會登門拜訪,若是早知你會來,我定然會讓膳房多做幾個好菜。”初棠微微一笑,斂眉的樣子溫順如水,“寂公子客氣了,這次不遞交拜帖便貿然上門,真要說起來,也是我失了禮數,寂公子莫怪。”“哪裡哪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