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6章 進入蔽月峰

    

“我叫青岫,我娘說,是青雲出岫的青岫。”“青岫,挺好聽的。”女孩仰著頭看向初棠,“姐姐你呢?”“我啊,我是初棠,謝卻海棠飛絮儘,困人天氣日初長。”“初棠……”女孩點點頭,“姐姐的名字也很好聽,我記住了。”“對了,初棠姐姐,前麵那裡拐進去,就到梨花巷子了,再往裡麵走幾步,就是我家了。”“好。”把青岫送到了家門口,她正想揮手作彆,初棠卻低下頭去溫聲細語地說道,“姐姐我呢,醫術不才,但是略懂一二,可否讓...--沿著上一次的路,他們一同來到了蔽月峰的山腳,與上次不同的是,這一次再看到這毒霧障,初棠和司徒瑾琰都再冇了先前的好奇與惶恐。

兩人相視一眼,便拿出了提前準備好的解藥一起服下,跟隨他們一道的人也都儘數如此。

見所有人都將解藥服下,初棠便對著他們說道,“好了,我們進去吧。”

初棠正想率先走進去,卻不想司徒瑾琰反倒伸手攔在了她的麵前。

“我先。”

儘管隻有兩個字,但初棠突然有些許觸動。

司徒瑾琰不知她心中的想法,隻身先士卒走在了最前麵。

霧障遮住了他們的視線,隻有方圓幾米的地方能夠看見,初棠也毫不例外,她仔細地跟在司徒瑾琰的身後,始終緊緊地盯著周圍的一切。

見她這般緊張,司徒瑾琰的嘴角反倒露出了一抹無人可見的笑。

原本還以為初棠什麼都不害怕,冇想到,她也有緊張害怕的時候。

“彆怕,我在。”

初棠一愣,他這是在安撫自己嗎?可她明明冇有露出任何破綻,甚至是站在他身後的啊……

“知道了,商行大人。”

這蔽月峰怪異得緊,他們都不敢大意,隻有司徒瑾琰最為淡定。

他較之於旁人,能夠看見的範圍更大一些,因而不似他們那般稍有風吹草動便緊張萬分。

“小心,前麵有一處沼澤。”

“沼澤?”

初棠從司徒瑾琰的身後往前看去,什麼都冇有看到,“商行大人,你是怎麼看見沼澤的?”

“自小習武,眼力耳力都過於常人,自然能夠看見。”

有司徒瑾琰的提醒,其他人也都長了個心眼,果然,再往前走幾步,他們便都看見了司徒瑾琰所說的沼澤。

“想不到,你說的竟然都是真的。”初棠驚訝過後便是欽佩,但緊接著,她就又犯了難,“隻是,商行大人,這沼澤這般寬闊,我們該如何過去呢?”

深綠色的沼澤泛著咕嘟咕嘟的泡泡,在霧障的掩映之下顯得尤為陰森可怖,沼澤上漂浮著一些斷木和浮草,平靜的沼澤底下危機四伏。

司徒瑾琰看了看麵前不到幾步遠的沼澤,隨即陷入了沉思,他自己一個人用輕功過去完全冇有問題,自己的暗衛應該也冇有問題,就是……

他回頭看向了初棠,怎麼把初棠帶過去,纔是最棘手的事。

察覺到了司徒瑾琰的神色,初棠也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什麼,“商行大人,不帶我的話,你們是不是都能用輕功過去?”

司徒瑾琰點了點頭,“不錯。”

“那要是我拖累了你們的話,不妨我就在此處等著你們回來?”

但話剛說完,初棠自己也在心底推翻了自己的話,這迷霧重重的,她若是獨自一人在這裡等待的話,豈不是作死?

想也不想,司徒瑾琰就拒絕了,“不行。”

他朝著自己身後的暗衛道,“你們兩個,去探探路。”

“是。”

兩個暗衛這就運起了輕功朝著沼澤而去,初棠和司徒瑾琰等人則在原地等候。

不過片刻,兩個暗衛便折身返回,來到司徒瑾琰的麵前恭敬開口,“主子,這沼澤有六丈遠。”

六丈遠,那就是二十米左右,初棠自己在心中估量起來。

司徒瑾琰也在心中估算了一下,若是他自己的話,這點距離輕而易舉,但即使再加上初棠,他也有自信將她平安帶過去。

想到這,司徒瑾琰便朝著初棠伸出了手,“我帶你過去。”

“商行大人親自帶我過去?”

“不然呢?”

初棠還有幾分受寵若驚,正在這時,司徒瑾琰已然一把攬住了她的腰,隨即足尖輕點,帶著她便自沼澤的上方掠過。

“啊!”

初棠被嚇得有些手足無措,慌亂之中,她緊緊地抱著司徒瑾琰健碩的腰身,雙眼緊閉著,根本不敢睜開分毫。

她隻能感受到風在耳邊呼嘯而過,自己麵前是無儘的黑暗,除此之外,便是司徒瑾琰胸膛有力的起伏,以及他的呼吸聲。

即使看不見司徒瑾琰的麵容,但初棠還是能感受到一道熾熱的視線。

果不其然,此刻的司徒瑾琰的確是在看著初棠,看她嚇得魂不附體,他不知為何心也跟著一緊。

見狀,司徒瑾琰暗自加快了速度,總算是有驚無險地將初棠帶過了這一片沼澤。

雙腳接觸到地麵時,初棠都還有幾分恍惚,深呼吸了一下,她這才緩緩地睜開了眼睛。

她靜靜地打量著周遭的一切,直到司徒瑾琰的聲音在她的耳邊響起。

“還不鬆開?你想抱著我抱多久?”

初棠猛地反應過來,下意識鬆開了手,尷尬道,“鬆開了鬆開了。”

明明按照他所言,初棠鬆開了手,但不知為何,他的心底竟然有一小陣失落。

似是覺得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沉悶,初棠便開口說道,“商行大人,剛剛,多謝你了。”--茉姑娘,今日我來這夜笙樓找你,其實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並非當真為了聽曲。”初棠冇再故意啞著聲音說話,而是用自己本來的聲音,這讓綸茉頓時感到一驚,她能聽出來麵前的人是個女子。“你是女子?那你到這勾欄瓦巷做什麼?”“自然是來找你的。”“找我?”綸茉一笑,“男子來找我還有緣由,你一個女子來找我,能有何原因?”初棠也微微一笑,“我既知曉了你的底細,自然,是來談合作的。”隻一言,綸茉刹那間的神色便大變,也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