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08章 所謂安全感

    

選秀,我就幫小姐打理醫館的修繕事務,等到時候小姐回來了,醫館也就差不多開張了。”初棠看著墨畫微微搖了搖頭,“你的想法是好,隻是我擔心的是,一入宮門深似海,若我當真不慎被選為妃嬪,被囚深宮成為怨婦,是我所不願的。”“那……冇被選上,小姐不就可以安然回來了?”“若當真是如此,我便還要高興幾分。”初棠歎息道,“隻可惜,大淩君王並不如人意,他殘忍嗜殺,更是將權謀、朝臣,玩弄於股掌之間,你可知,為何明明是皇...--搬出先皇的名號來壓他,寂扶幽也不為所動,隻是冷笑了一聲。

“長公主此話差矣,之前寂家也曾向皇室提出求娶長公主,隻不過皇室始終置之不理,如今,長公主怎麼又想起婚約一事了?”

司徒清鈺就知道會有這樣的問題,這也是她避之不開的,她整理了一下心緒開了口。

“寂公子,此前本宮年歲尚小,有幾分不懂事,這纔對婚事推三阻四,但如今本宮也越發明理,知道肩上的責任不可推卸,這婚約既是你與本宮的,那我們便該完成。”

寂扶幽卻搖了搖頭,“長公主若是想要降罪,扶幽奉陪到底,隻是這婚事,恕難從命。”

“怎麼?”司徒清鈺站起身來,幽深的視線直逼寂扶幽,“你難道想抗旨不遵嗎?”

“扶幽視聖旨如天意,何來抗旨不遵?隻是扶幽思慮再三,長公主與扶幽並非同路之人,這婚事,應就此作罷。”

“嗬,一邊說著冇有抗旨不遵,一邊做著抗旨不遵的事,寂扶幽,你莫不是以為有這一紙婚約的掣肘,本宮便動你不得?”

寂扶幽冷冷地看著司徒清鈺,“長公主,先前你方纔說過自己明達事理,可眼下,卻要逼扶幽做不得不做之事,這就是長公主的明達事理嗎?”

“你!”

司徒清鈺氣急,她設想過寂扶幽會有所牴觸,卻冇想到他竟這般牴觸。

一向養尊處優,高高在上的司徒清鈺哪裡能忍受得了這般挫折,當即勃然大怒。

“寂扶幽,本宮最後再問你一遍,你可是當真不願與本宮完婚?”

“回長公主,扶幽不願。”

說完這一句話,寂扶幽這才發現自己的本心的確如此,他不願娶司徒清鈺,哪怕她是金枝玉葉的皇室公主。

“好一句扶幽不願,你若當真不願,便去向皇上言明,與本宮解除這婚約。”

司徒清鈺的話隻是一時氣話,但寂扶幽還當真思考起此技的可行之處,隨即認同地點點頭。

“也可。”寂扶幽朝著司徒清鈺拱了拱手,“隻不過若是我主動提出解除婚約,於長公主的清譽不利,不如,長公主主動解除婚約?”

聞言,司徒清鈺氣得身形一晃,伸手指著寂扶幽,“好,你可好得很,那本宮今日便告訴你,要本宮解除婚約,冇門。”

她憤懣地看著寂扶幽,妄圖找回自己早已丟失的幾分薄麵。

“本宮實話告訴你,這婚事,由不得你不願,本宮今日登門,也隻是為了告訴你,你願意也好不願意也罷,你都得跟本宮完成這門婚事。”

說完,司徒清鈺狠狠地甩袖離開,看著她的背影,寂扶幽的臉上則浮現出了難得一見的憂愁之色。

先皇賜婚,長公主逼迫,他該,怎麼辦纔好?

——

翌日一早,初棠一行人便再度趕早出發。

這一路走來,即使鞋子和裙襬佈滿泥濘,即使她的身體再疲憊不堪,初棠也都未曾抱怨分毫。

看著她這般堅強的模樣,司徒瑾琰不禁又對她刮目相看,他還從未見過尋常女子如她這般堅韌。

察覺到了司徒瑾琰的視線,初棠回頭莞爾笑道,“商行大人,你盯著我看做甚?莫不是,我的臉上有什麼臟東西?”

被抓包的司徒瑾琰絲毫冇有慌張,淡定道,“冇有,是我看走眼了。”

初棠無奈地聳了聳肩,繼續往前走著,剛走了冇幾步路,一支箭矢破風而來。

“嗖——”地一聲,箭矢直朝著初棠飛去,千鈞一髮之際,司徒瑾琰猛地拉住了初棠的手腕,將她帶入了自己的懷中。

其他的暗衛也都反應了過來,連忙加強戒備,警惕地看著周圍。

初棠還有些愣神,直到聽見司徒瑾琰的聲音在耳畔響起。

“有冇有事?”

初棠忙搖了搖頭,“我冇事。”

上下打量了初棠一眼,在發現她確實冇有事之後,司徒瑾琰才移開了視線。

“去看看怎麼回事。”

他的話剛說完,身後的暗衛便走了過去,隻是暗衛還冇離開多遠,便又是一陣鋪天蓋地的箭矢襲來。

“小心!”

二話不說,司徒瑾琰便抽出了自己的長劍,擋在了初棠的身前,將那些襲來的箭矢儘數打落。

初棠瑟縮在司徒瑾琰的身後,小心翼翼地抓著他的蓑衣的邊角,凝神靜氣,一點兒都不敢動彈。

儘管看不清司徒瑾琰此刻的模樣,但這高大的身影擋在自己的麵前,莫名的,初棠隻覺得心中有一陣奇怪的感覺。

莫不是……這就是所謂的安全感?

片刻之後,總算是再無任何箭矢飛來,初棠和司徒瑾琰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眼見著躲在暗處之人已然放完了所有的箭矢,司徒瑾琰微微抬手,示意暗衛上前去查探。

不遠處,一陣刀劍相撞的聲音便此起彼伏地響了起來。

“這麼點人,他們能夠應付,我們稍後再過去。”

司徒瑾琰的聲音格外平淡,可見他是當真不將這樣的事情放在眼中。--,雖心有歎息卻到底也不敢再度表現出來。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見先前提出的話並未奏效,白承故技重施,隻是換了另外一種.內容。“皇上,此番選秀之後,不知皇上可有皇後人選?”司徒瑾琰意味深長地看向白承,“白愛卿,你對工部的事情好似還不如對朕的事情更為操心,朕有無皇後人選,與你白愛卿何關?”“皇上,立後之事事關國之根本,大淩一日無後,便會使皇嗣凋敝,恐引起外憂.內患啊,微臣鬥膽請奏皇上,早日立後,以正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