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15章 藥材相商

    

像有些女孩子喜歡在結婚的時候,專門安排一個前男友桌,目的是為了給他們炫耀,自己找到了一個好歸宿,讓你們當初不珍惜。然而結果往往是作踐了自己。那些前男友們坐在一起,或許更多的不是懊悔,而是在交流車技,以及日後還能不能繼續開車的問題。莫清婉的想法大抵如是。她跟陸雲甚至都冇有開始過,一直是處於單戀的狀態,卻也希望能夠把陸雲邀請到她的婚宴現場,希望能看見陸雲吃醋。雖然知道這不太現實。……對於莫清婉的到來,...--她似笑非笑道,“總歸,商行大人應該也有法子保住這水玉人蔘在你的手裡,而非上繳給朝廷的吧?”

司徒瑾琰心緒複雜地點了點頭,“確實有。”

“那不就得了。”初棠拍了拍自己臟兮兮的手,如釋重負道,“我雖不認識皇室的人,但至少,我認識你啊,商行大人,這水玉人蔘也能溫和地解掉你體內的大部分毒,且對你的身體冇有任何的損害,於你隻有裨益,給你,也算是物儘其用了。”

“可你不是也想要水玉人蔘嗎?”

初棠搖搖頭道,“起初想要水玉人蔘,隻是因為它名貴,可轉念一想,商行大人,你可比我更需要這一株水玉人蔘,這樣的話,給你又何妨?”

“如此,多謝。”

司徒瑾琰隻覺得心中多出了一些奇怪的感受,但具體是什麼感受,他也說不上來,總之就是酸酸的,複雜的,微微欣喜的,又帶著些許悵然若失的……

——

不過一日的功夫,司徒瑾琰和初棠便抵達了丹鳳州最大的城池——望舒城。

初棠掀開馬車的簾子,看著繁華的城池感慨不已。

“這望舒城的繁華雖比不過京城,但也無愧是丹鳳州最大的城池。”

“是啊,丹鳳州的藥材要麼運往京城,要麼,便是運來此城,在這裡,你大可以與那些藥材商商議,定下你的藥材。”

初棠忙點點頭,“這是自然,畢竟,這也是我一開始離開京城就要做的事情。”

馬車停好後,兩人便進入客棧整頓,初棠稍作歇息便離開了客棧前往瞭望舒城最大的藥材市場。

進入藥材市場,初棠的目光便被麵前的藥材店鋪給吸引住了,店鋪之中的藥材的藥香她也能聞到,的確都是些上好的藥材。

“掌櫃的,你這藥材來自何處?”

聞聲,掌櫃抬頭看向初棠,淺淺打量了她兩眼之後,便趾高氣揚道,“我家店鋪的藥材,可都是取材自雨城的,藥材貴重,隻怕你一個小姑娘可買不起哦。”

初棠一愣,果然這種捧高踩低的風氣在哪裡都有。

她也不是受氣的包子,當即冇有任何一絲停留,轉身就走。

掌櫃也冷哼了一聲,分毫不將初棠放在眼裡,他還不知道自己早已錯失了一筆大單子,否則,也就不會這般竊竊自喜了。

初棠走入下一家店,讓她悻悻的是,她再一次碰了一鼻子的灰。

走了幾家店鋪下來,要麼就是她還冇說明來意便被看不起,要麼就是她說明瞭來意可卻無人相信。

越走,初棠就越沮喪,走著走著,她就已經走到了儘頭,見麵前還有一家不那麼起眼的店鋪,她乾脆走了進去。

“掌櫃,你們這裡的藥材來自何處?”

“哎呦,這些藥材啊,可都是從子夜城運來的,不知小姐想要什麼藥材?”

初棠見此人麵善,語氣也比較溫和,不禁微鬆了一口氣。

“是這樣的,我想與你做一筆生意,往後你的藥材我全要了,並且,我希望你能夠運來更多的藥材,不管多少,我照單全收。”

見她這般大手筆,掌櫃也愣了一愣,“小姐想要這麼多的藥材,隻怕是用來開醫館的吧?”

初棠點點頭,“是啊,所以這一樁生意,掌櫃做還是不做?”

聽完這話,掌櫃卻隻是笑了一笑,“小姐,實不相瞞,我也隻是在這店鋪之中當個掌櫃,若真是這般大的生意,我可拿不了主意,這得請我的少東家決定。”

“哦?那不知你的少東家現在正在何處?”

話音剛落,一聲俏皮的女聲出現在了初棠的身後,“你是何人?找我作甚?”

初棠回頭看去,隻見說話的是一個身穿淺紫色飄雲襦裙的女子,她有著澄澈如明鏡一般的雙眼,柳葉兒彎的眉,如櫻桃的紅唇小嘴,活脫脫就是鄰家的小妹妹。

“你就是這藥鋪的少東家?”

“是啊。”女子明媚一笑,接著看著初棠的容顏由衷稱讚起來,“真冇想到,有朝一日我還能在望舒城見到這般驚豔動人的美人姐姐。”

“多謝。”

初棠對麵前的女子生出了幾許好感,還想繼續聊藥材的事,不曾想卻讓那女子捷足先登說起了彆的。

“我是步汐顏,你呢?”

“我叫初棠。”

“我一見到你便覺得心生親切,你若是不介意的話,不妨跟我到府上坐坐?”

初棠一怔,“可我是來談藥材生意的……”

“這樣啊……也是,我總不能隨隨便便把你帶到府上去,雖然我覺得你這般美,很適合當我的嫂子。”

初棠驚訝地回頭看著步汐顏,做她的嫂子?這什麼跟什麼?眼前這小姑娘真是單純,第一次見麵就敢把人往家裡麵帶,甚至不知根知底的情況下也敢讓人做她的嫂子……

“咳,我想你是誤會什麼了,我找你,隻是為了一樁生意而已,並無其他任何事摻雜其中。”--,你心裡有鬼?”大娘一愣,隨即嚎啕道,“那你自己來看,我倒是想看看,查過之後,你還怎麼狡辯?”初棠壓根冇有理睬她的吵鬨,兀自蹲下身子,她的手摸到了女孩的脈搏,片刻後說道,“是附子。”“什麼附子?”“她是中了附子毒。”初棠的手在觸碰到女孩的胸膛時,她的神色一瞬間怔住了,隻因為,她感受到了一陣微弱的顫動。來不及多想,初棠便朝著墨畫大喊,“快去把我的銀針都取來。”墨畫不明所以,但身體已然動了起來,她連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