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19章 提攜之恩

    

有些氣憤,打開門準備看看是誰膽敢擾了她的清靜,孰料,她剛一打開門——迎麵撲過來一道巨大的聲影,幸虧初棠反應迅速,敏捷地躲了過去,否則被當成肉墊的人就該變成她了。初棠好整以暇地看著倒在地上的身影,隻見這人穿著一身黑得徹底的衣袍,和童話書中的老巫師一般,令人覺得肅穆。“起來!倒在地上就裝死了是吧?”聽見一道女人的聲音,司徒瑾琰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但他現在已無心計較這些了,心口一陣抽搐痙攣,疼得他根本無暇...--步夫人也敏銳地察覺到了什麼,問道,“可是不便告知?”

初棠輕輕歎息道,“夫人需先做好準備,莫要被驚嚇到。”

“好。”

“她如今,在秦鴻的府上。”

“當真?”步夫人驚詫不已,“秦鴻那個老匹夫奸佞狡詐,若他得知了玖安的真實身份,豈不是要置玖安於死地,不行,秦府太危險了,玖安不能待在那兒,我要馬上去將玖安接出來。”

說著,步夫人當真起身作勢向外走去,見狀,步汐顏和初棠連忙站起身來攔住了她。

“步夫人,你先冷靜一下。”

“是啊,娘,玖安妹妹若不是迫不得已,又豈會親自深入狼穴呢?她進入秦府,自然是有她的道理的。”

“她如今冒認了秦鴻的私生女,就是為了找出秦鴻當年殘害宋家的證據,替宋家洗刷冤屈,步夫人,她這般忍辱負重,我們豈能負了她的隱忍籌謀,一片苦心呢?”

聽了初棠和步汐顏的解釋,步夫人這才稍稍冷靜了下來。

“也是,玖安隻怕是日夜不能寐,就是想替宋家洗刷冤屈,為宋家報仇雪恨,我怎能不讓她去報仇呢?”

步夫人重新坐了下來,眼含熱淚,看著初棠和步汐顏道,“你們說,我們要如何才能幫她?”

步汐顏看著是個刁蠻任性的大小姐,可事實上,她卻滿腹經綸,聰明著呢,她略微沉思片刻就有了主意。

“娘,你麵前的這位小姐,叫初棠,就是那個前不久在京城攪亂了風雲,讓秦鴻倍感頭疼的那個初棠。”

“竟然是你。”

初棠尷尬地一笑,果然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她這些事情,怎麼傳得這般快?

“是啊娘,她與我年紀相仿,卻在醫術上頗有造詣,如今她隻是勢單力薄,可如果步家傾其所有鼎力相助,助她成為能與秦鴻抗衡之人,到那時,再想法子告訴玖安妹妹,這樣裡應外合,遲早就能將秦鴻的真麵目公之於眾。”

聽到這話,步夫人也連連點頭稱是,“這主意確實不錯,步家雖不及京城勢力那般盤根錯節,可步家在望舒城,也有著數一數二的勢力,哪怕是拚上這條命,我也要跟秦家鬥到底。”

初棠隻覺得自己稀裡糊塗撿了一個大便宜,可既然她這般得步家看重,自己定然不能讓步家失望纔是。

“步夫人,步小姐,你們放心,我初棠定也助你們一臂之力,讓你們早日得償所願。”

“好,好,好。”

突然,一陣雄厚的男聲傳了進來,緊接著,一個身材魁梧的男子進入了所有人的視野之中。

“爹。”

步汐顏起身給自己的父親讓座,步承澤卻擺了擺手。

“你們剛剛所說的,我在外麵也都聽到了。”步承澤拉起了步夫人的手,“夫人,你想做的,那便去做吧,我知道這麼多年來,這始終都是你心頭的結,步家的所有,既是我的,也是你的,你隻管去做。”

步夫人感動地點點頭,“知道了,夫君。”

看著步家夫婦這般琴瑟和鳴的樣子,初棠在心底默默歎息了一聲,她這是,又吃到現成的狗糧了。

但總歸,這對cp,初棠確實在心裡直呼自己磕到了。

果然,比起現代的快餐愛情,還是這種細水長流的愛情更令人豔羨。

“初小姐。”

初棠猛地回神,“誒,怎麼了?”

“我步家願鼎力相助於你的回春堂成為無可替代的醫館,隻希望你莫要辜負了我步家今日的信任。”

“步大人你放心,我本來也對秦家的作為頗為不屑,正因為排斥,所以纔會助宋玖安進入秦家達成所願,來日錦繡前程,我也不會忘記今日步家的提攜之恩。”

步承澤點了點頭,看著初棠的眼神越發堅定起來。

事實上,經年之後,步家當真無比慶幸今日之舉。

步承澤看向了一旁的步汐顏,開口道,“汐顏,如今你母親身子尚未好轉,不宜舟車勞頓,我還有公務在身,望舒城也離不開我這個城主,所以,跟隨初小姐前去京城尋找玖安的事情便交給你了。”

“我?父親,你確信嗎?”

步承澤點了點頭,“如今你兄長尚未歸來,整個步家,再冇有其他人比你更加合適了。”

看著步承澤肯定的目光,步汐顏點了點頭,“好,既然如此,我定然不會辜負父親母親的殷切期盼的,父親母親,你們且等著汐顏的好訊息。”

“好好好。”

步汐顏回頭看向了初棠,“今夜,你不妨先在步府歇下?步府有的是房間。”

初棠搖頭婉拒道,“不必了,我還是先回去了,明日一早啟程回京城,步小姐,你明日卯時來闞闕客棧門口等著我便是了。”

步家幾人相視一眼,都齊齊點了點頭,“這樣也可。”--屋頂甚至四處破爛,雨水不停地落下。繞過雜七雜八的破爛物什之後,初棠聽見了一陣微弱的喘.息聲,她連忙走了進去。隻見屋.內亦是破敗不已,昏暗的屋子讓人心情都跟著壓抑了下去,床榻上躺著一個麵黃肌瘦,骨瘦如柴的婦人。一道虛弱至極的聲音傳了出來,“青岫,青岫,是你回來了嗎?”青岫快速走到了床榻邊,“娘,是我,我回來了,還有,這是初棠姐姐……”婦人看到了初棠,頓時生了氣,“你是誰?你為什麼要來這裡,你出去,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