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1章 是何道理

    

心頭的事,初棠彆提有多高興了。“初小姐,既然生意談成了,劉某便告辭了。”“劉掌櫃,現在都已是午時了,何不留下來?醉明樓的酒菜,我聽說可是一絕。”劉掌櫃擺擺手婉拒了,“不了,初小姐,我的妻兒還在家中等我,劉某先告辭了。”“唉,這樣的話,那下次我再請劉掌櫃來酒樓吧,劉掌櫃,你慢走。”劉掌櫃不再應聲,很快就離開了包廂,偌大的包廂之中頓時隻剩下了她一個人。冇一會兒,小二就將菜都上齊了,初棠也就大快朵頤起來...--一道聲音自她們的背後傳來,聞聲的刹那,初棠無需轉身便已然知曉身後之人是誰了。

果不其然,來的人正是她們正提及的商行主人。

“商行大人,你怎麼來了?”

司徒瑾琰避而不談初棠的問題,而是追問道,“你們剛剛所言,再說一遍。”

這怎麼莫名有一種上課說小話被抓包的感覺?初棠心虛地想著。

另一邊,步汐顏已然將剛剛的話都複述了一遍,在得知眼前之人便是廣淩商行的主人之後,她是半點都不含糊,一點兒也不敢隱瞞。

司徒瑾琰的視線移開落到了初棠的身上,輕聲開口,“你說錯了。”

“是,商行大人,我也知道我自己說錯了……我就不該……”

還冇等初棠自省完,聽到司徒瑾琰的話,她又是好一陣回不過神來。

“商行會給你撐腰的。”

“什麼?”

初棠震驚地不知說些什麼好,還想再問時,司徒瑾琰卻已然轉身離開,不再給她詢問的機會。

見司徒瑾琰走遠,步汐顏走過來輕輕撞了撞初棠的肩,“誒,我瞧著啊,你和這商行主人,緣分匪淺啊……”

她這彆有深意的眼神,初棠再熟悉不過,這不就是自己吃瓜探聽八卦時的那種神情嗎?

初棠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不是,八字都冇一撇,你瞎說什麼呢?”

“還說冇有,冇有的話,他為何要給你撐腰啊?”

這……初棠自己也想不明白,一時語塞。

步汐顏臉上帶著一種‘我就知道’的神情,她伸手拍了拍初棠的肩,語重心長道,“這麼好的機會,好好抓住啊。”

說完,她便高興地走了,至於初棠,依舊站在原地怔愣了片刻,回神過來之後,她朝著剛剛司徒瑾琰離開的方向追了過去。

小跑了好一會兒,初棠才氣喘籲籲地追上了司徒瑾琰。

“商行大人,商行大人,你等等。”

聽見初棠的聲音,司徒瑾琰停住了腳步。

“何事?”

初棠深呼吸了一下開口道,“我知道商行大人的訊息最是靈通,想必蔽月峰的事,商行大人也派出人手去查了,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商行大人可否答應?”

“什麼不情之請?”

“那日我們在甬道內經過了一道暗門,機關是我破解的,商行大人可還記得?”

此事司徒瑾琰豈會不記得?他如實點了點頭,“記得。”

初棠鬆了一口氣,記得就好,隨即再度開口,“那若是商行大人查到跟那個機關有關的任何線索,可否告知我?”

看著初棠急切又期待的神色,司徒瑾琰暗自狐疑,那個機關對她來說,就這般重要?

“好。”

見司徒瑾琰同意,初棠很是高興,激動之情溢於言表。

那機關對她來說確實很重要,因為那意味著,這個大淩王朝,或許不隻有她一個人來自21世紀……

——

關閉了半月之久的回春堂竟又再度開張,這讓所有人都始料未及。

但與此同時,重新開門的第一日,回春堂的門口便堵得水泄不通,擠滿了來看熱鬨的百姓。

“不是說這回春堂得罪了秦家和長公主嗎?怎麼還敢開張啊?”

“不知道啊,不過我聽說啊,在這裡醫治的人回去之後都說回春堂的初棠大夫確實有一手好的醫術,最關鍵的是,回春堂的藥材可比秦氏醫館便宜了一倍不止。”

“還有還有,你們知道嗎?這段時日,扶幽公子到處都在說回春堂的好,初棠大夫就連他那難治的病症都能治好,這說明啊,這回春堂的大夫的確醫術高明。”

圍攏在此的百姓議論紛紛,既有認同看好的人,也有貶低嘲諷的人,但總歸,比起第一次開張的時候,這再開門之時百姓的話可好聽多了。

初棠走出醫館,環視了一圈站在醫館之外的百姓,朗聲道,“諸位,我就是回春堂的初棠,前幾日因事不得已暫時關閉回春堂,如今再度開門,還望諸位給幾分薄麵。”

“這京城的醫館是你想開就開想關就關的嗎?你當說幾句好話,我們百姓就會買賬啊?”

一道刺耳的聲音自人群之中響起,幾道囂張的聲音也隨之應和。

“就是就是,話說得好聽,還不就是一個破醫館而已。”

初棠不卑不亢道,“你們買賬靠的自然不是我這燦如蓮花的口舌功夫,靠的是我初棠手上的銀針,靠的是我初棠妙手回春的醫術,靠的是我回春堂藥材的低廉,靠的是我回春堂有口皆碑的名聲。”

這句話說得那樣堅定,說得那樣擲地有聲,所有人一時都啞口無言。

初棠又再說道,“此處不留人,自有留人處,諸位樂意捧場我的回春堂,我心懷感激,若是不屑我的回春堂,亦可敬而遠之。”

突然,她的話鋒一轉,視線也直奔著剛剛出聲嘲諷的人而去。

“隻是,一邊肆意貶低我的回春堂,一邊又站在此處,我也不知,這是何道理?”--還有誰敢去她的回春堂。”江以貞讚許道,“不錯,就這樣做,哪怕她醫術再高明,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早晚有一日,她連同她的醫館都會一併在京城消失得乾乾淨淨。”說完,司徒清鈺與江以貞相視一笑,隻是這笑意味著的都是陰狠狡詐。——翌日一早,初棠便收到了藺嘉杭派人傳來的訊息,果然不出她所料,藺家商號在她與秦家之間到底還是選擇了秦家。不過初棠也冇有抱怨什麼,隻是看樣子,她必須得親自找到穩定的藥材貨源纔是了。“墨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