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3章 仍不死心

    

黎,一個孤女也敢跟本宮叫板,哼,本宮看你還能囂張幾時,我們走。”司徒清鈺猛地轉身離去,心中又將司徒夢黎記了一筆。不遠處的紫蝶目睹了一切,待司徒清鈺走後,她忙匆匆跑到司徒夢黎的身邊。“公主,長公主又來為難公主了,要不然,奴婢去告訴皇上?”司徒夢黎擺了擺手,“不了,皇兄一向與他們勢同水火,再去告訴皇兄,也不過是徒增皇兄的煩惱罷了,紫蝶,我們走。”司徒夢黎的想法與司徒清鈺有些相似,不過都是兩方博弈,看哪...--——

一大清早,司徒瑾琰便看見了不速之客,他的眉頭狠狠地擰緊,似乎不太待見麵前站著的江以貞。

“貞太妃一大早不抄經送佛,反倒來找朕,所為何事?”

“是這樣的,哀家常年居於宮中,確實也唯有禮佛一事,隻是,除此之外,哀家所掛唸的便是自己的一雙兒女,如今慕楓已有子嗣,就是這清鈺的婚事還未曾有著落……”

刹那間,司徒瑾琰就明白了江以貞的葫蘆裡賣的都是什麼藥了。

“貞太妃,不是朕不給清鈺指定婚配,清鈺乃是大淩王朝的長公主,身份非同一般,這婚事自然也需多番斟酌,這不,到現在也都尚未定奪下來。”

江以貞也知道司徒瑾琰什麼意思,“這般說來,清鈺的婚事還要多謝皇上看重了。”

“這是自然的,朕啊,也是想著為她擇一門良緣婚事,隻是如今這駙馬的人選難以確定,不知貞太妃心中可有人選?”

這恰好問到了江以貞的心坎之上,她忙點點頭,“回皇上,哀家心中正好便有人選,今日,也正是為了此事而來。”

“哦?貞太妃且說來聽聽。”

“那主簿司掌司膝下獨子正好合適。”

“貞太妃說的是,寂愛卿的獨子寂扶幽?”

“正是正是。”

看著江以貞連忙點頭的模樣,司徒瑾琰的眉頭卻越發緊鎖起來,冇想到,司徒清鈺竟然相中了寂扶幽,這可難辦……

“皇上,先皇在世時便給清鈺和寂家獨子定下了婚約,如今二位佳偶天成,理應按照先皇的意思照辦纔是,不知皇上意下如何?”

“朕冇記錯的話,那寂家獨子自幼體弱多病,這一紙婚約早已被皇室擱置,現今再度提起,若無其他深意,隻怕是難以服眾。”

“皇上,清鈺的婚事不是國家大事,為何考慮服眾?”

“貞太妃此言差矣,她既是大淩王朝的長公主,滿朝文武都看著,她的婚事,豈可兒戲?”

江以貞就知道司徒瑾琰極為難纏,“皇上,這並非兒戲,寂家獨子與清鈺情投意合,且又有婚約在身,實乃是天賜良緣,皇上為何橫加阻攔?”

“是不是情投意合,還得他們二位親口所言纔算。”

說完,司徒瑾琰看向一旁的高德勝,“去傳寂扶幽和長公主。”

“是,皇上。”

江以貞冇想到司徒瑾琰竟當真讓人去傳寂扶幽和司徒清鈺,想要阻攔卻也來不及,隻得如坐鍼氈地繼續等候著。

冇一會兒,司徒清鈺倒是率先來到了這裡,她略有幾分不情不願地給司徒瑾琰行了禮。

不多時,寂家父子也一道來到了大殿之上。

“皇上召見,臣攜犬子姍姍來遲,還望皇上恕罪。”

“無妨,寂愛卿,請起。”

寂扶幽在看到司徒清鈺的一刹那就明白了今日到底為了何事而來,袖中的手都緊緊握成了拳,他已然把話說得很清楚了,卻不想司徒清鈺仍不死心。

“朕之所以召見你們,實則是為了商談寂扶幽與長公主之間的婚事的,寂愛卿,此事你如何看?”

寂成廖瞥了一眼身邊的寂扶幽那蒼白的臉色,頓時就明白了他的心思,當即朗聲道,“犬子的婚事勞煩皇上操勞,實在是不該,皇上,犬子自幼體弱多病,恐配不上金枝玉葉的公主,所以,微臣鬥膽懇請皇上解除犬子與長公主之間的婚約。”

江以貞和司徒清鈺俱是一愣,二人都冇想到寂家父子竟這般不屈,麵上的臉色都難看了幾分。

“是嗎?”司徒瑾琰意味深長地瞥了江以貞一眼,“可朕方纔聽聞貞太妃所言,寂家公子與長公主情投意合,兩情相悅?”

這一次,寂扶幽自己鬥膽站了出來,“回皇上,絕無此事,臣一向體弱多病,就連長公主的麵都未曾見過幾次,談何與長公主兩情相悅?更何況,臣的身體不知能撐到何時,並非長公主的良配,豈敢耽誤長公主的婚事?”

聽了聽各自的說辭,司徒瑾琰的心裡已然如明鏡一般,他微微點頭道,“好了,朕已知曉。”

他轉頭看向了江以貞和司徒清鈺,“既然情投意合之事算不得數,這婚約一事,朕瞧著,應當也算不得數。”

“皇上……這可是先皇的意思,你怎能違背先皇的旨意?”

司徒瑾琰冷冷一笑,“貞太妃,記住你的身份,你不是朕的生母,彆對朕頤指氣使,再有,先皇都已長眠皇陵,違背不違揹他的意思,他又豈能知道?或者說,貞太妃想要親自到九泉之下去告訴先皇?”

聞言,江以貞被氣得半天都說不出話,司徒瑾琰的意思,分明就是咒她死。

“皇上,你身為一國之君,竟這般說話?”

司徒瑾琰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看著江以貞和司徒清鈺麵露不善,“朕就這般說,你能奈朕如何?”--來,擲地有聲道,“既是難得的福分,民女不敢高攀,回春堂是民女的醫館,無關權勢,無關派彆,還望長公主不予為難。”“你的意思是,不願意?”司徒清鈺的臉色瞬間一變,看向初棠的視線也越發不善起來。初棠果斷拒絕,“不願意。”“什麼?”司徒清鈺驚訝地瞪大了雙眼,她好似壓根冇想到初棠會直截了當地拒絕她。初棠無奈地重複了一遍,“民女不願意。”司徒清鈺把那白貓隨手往地上一放,說道,““初棠,本宮奉勸你還是想清楚再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