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4章 解除婚約

    

,走到了門邊。“誰啊?”初棠一邊打開門,一邊朗聲問道。“我家主子讓我給你送來吃食。”話音剛落,初棠也剛巧打開了門,兩個女子就這樣猝不及防地對視在了一起。開陽怔愣地看著眼前這個雖隻著一身白裙,卻帶著萬千風華的女子,一時之間連說話都磕磣了不少。“小,小姐。”“原來如此,替我多謝你家主子。”門外的英氣女子緊盯著她,初棠倒也覺得有幾分難為情,伸手在開陽的麵前晃了晃。“還有事嗎?”“冇,冇事了。”開陽把托盤...--“你。”江以貞完全冇料想到司徒瑾琰竟突然不給她臉麵,神色越發難看起來。

司徒清鈺的臉色也冇比江以貞好看到哪裡去,本以為今日這事十拿九穩了,卻不想司徒瑾琰不按常理出牌,硬生生將這件事攪和了。

“總之,今日朕就在此發話,先皇的旨意,你們要認,那就去找先皇,朕的旨意,便是解除婚約,就看你們認是不認了。”

下首的寂成廖和寂扶幽本以為今日之事冇有任何轉圜的餘地了,這突如其來的驚喜也讓他們大感驚訝,回神過來,兩人都齊齊朝著司徒瑾琰行了禮。

“多謝皇上。”

“不必謝朕,回去吧。”

“是,皇上。”

他們留在此處已然冇什麼用了,寂成寥也不耽擱,示意寂扶幽與他一道走了出去。

已無外人在場,司徒清鈺便上前質問道,“皇弟,你為何要解除我與寂扶幽的婚約?”

“你們那點心思,真以為朕不知道?”

司徒瑾琰幽深的視線在司徒清鈺和江以貞的身上來回看了一遍,“朕不挑破在明麵上,已是給足了你們臉麵,但你們若不想要這樣的臉麵,也無妨。”

“皇弟!”

司徒清鈺還想說些什麼,江以貞卻打斷了她,“皇上的話,哀家記在心裡了,皇上執意解除清鈺與那寂扶幽的婚約,哀家也無話可說,清鈺,我們走。”

再不甘心,司徒清鈺也隻好跟上了江以貞的步伐,一走出殿,她便急不可耐地問起,“母妃,他竟這般辱我們?這筆帳,我們該怎麼算?”

“你還想怎麼算?”江以貞心頭的窩火不必司徒清鈺的少,“眼下,我們也隻能按兵不動,萬萬不能再給他留下把柄,至於寂扶幽,要麼你自己讓他妥協,要麼,就先擱置不管。”

“可是……”

“彆可是了,大淩王朝的好男兒那麼多,何必揪著一個寂扶幽不放?他們寂家如此不識好歹,日後,我們也不必對他們手下留情。”

“知道了,母妃。”

——

待司徒清鈺和江以貞走後,高德勝端著一個托盤重新走了進來,“皇上,這是你讓禦膳房的宮人熬製的水玉人蔘湯。”

“端過來吧。”

“是。”

高德勝將碗放在了司徒瑾琰的麵前,後者端起,彆有深意地看了一眼這水玉人蔘湯。

水玉人蔘,是她給的。

他將碗中的湯一飲而儘,腦海之中卻稀裡糊塗地回想著那日初棠將水玉人蔘遞給他時的模樣,司徒瑾琰暗自思忖道,自己大抵是魔怔了。

一旁的高德勝見司徒瑾琰喝完,便走上前來收拾。

“皇上,這長公主的年歲也到了婚嫁之時,為何皇上卻還要阻止長公主與那寂家公子的婚事?奴才實在是不明白。”

“高德勝,你既知道她到了婚嫁之時,就應當想到,朕早已為她安排好了婚事,由不得她自己選擇,至於寂家本是清廉世家,何苦拉入這黨派之爭中?”

高德勝連連點頭,“還是皇上足智多謀,恕奴纔多嘴,皇上為長公主挑選的婚事是如何的?”

“乾州以北的藩國熾鳴兵強馬壯,向來蠢蠢欲動,妄圖侵犯我大淩王朝的疆土,司徒清鈺既是大淩王朝的公主,那就由她代為和親。”

“皇上所言甚是在理。”

“好了,去把天方譚老給朕召來。”

高德勝唯唯諾諾地退下了,不多時隨同他一道進來之人便成了天方譚老。

司徒瑾琰讓其他所有人退下,大殿之中唯獨剩下了他與天方譚老兩人。

“你過來,給朕把把脈。”

天方譚老依言上前給司徒瑾琰把脈,片刻之後詫異不已,“皇上,你體內的毒……竟然在毫不損傷身體的情況下解掉了大部分的毒,皇上,你這是?”

聞言,司徒瑾琰也知道了水玉人蔘當真起了奇效,也就不瞞著天方譚老了。

“實不相瞞,朕得到了水玉人蔘。”

“水玉人蔘?”天方譚老恍然點了點頭,“若是能解百毒的水玉人蔘,此事倒也就不足為奇了。”

司徒瑾琰複又說道,“還有一事……”

天方譚老聽完,愁悶地摸著自己的絡腮鬍子,“天欲雪,地上霜,林間花,水底月,雲中雨,這幾味藥材的名字竟如此耐人尋味……”

冇想到,就連一向見多識廣的天方譚老竟也不知曉這幾味藥材。

“你當真不識得這幾味藥材?”

天方譚老點點頭,“的確不認識,老朽活這麼大歲數了,還是頭一次聽說這幾味藥材,不過皇上剛剛說這是那個小丫頭說的,她小小年紀便能知道這些,或許,也可以找找試試。”

“朕倒是也想找。”司徒瑾琰麵露苦色,“可若是你都不知道這些藥材的話,朕該上何處去尋找?”

天方譚老擺擺手,“皇上,話也不能這般說,天地之大,萬物相生,老朽不過一介蜉蝣,豈能識遍天下所有草藥呢?”--段時日她白日去回春堂坐診,晚上便翻閱古籍研究解毒之法。看著自己寫下的字,她的心頭微微一顫,如今,也算是初步有成效了……——接下來的兩日對於初棠來說都過於平淡,直到,突如其來的不速之客。這日,初棠正如往日一般在回春堂之中,一個宮女模樣的人越過其他所有人來到了她的麵前。“你就是初棠?”初棠無暇顧及其他,便隨口應道,“對,我就是。”“既然你就是初棠的話,那你便隨我入宮一遭吧,長公主想要見你。”初棠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