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25章 不受影響

    

冷,“更何況,知道噬心毒的人並不多。”聞言,天樞的神情也跟著一變,是啊,知道噬心毒的人不多,所以,此次的刺殺絕不會是意外。“主子,他們竟這般迫不及待地動手?”司徒瑾琰冷笑一聲,“是啊,他們越來越按捺不住了,天樞,派人去盯著他們,看看他們還有什麼後招。”“是,主子。”天樞擔憂地看著司徒瑾琰,猶豫不決道,“主子,你都已經受了這麼重的傷了,屬下先帶你離開這裡吧。”司徒瑾琰的目光卻轉向了另外一側,眸色深邃...--“朕知道了,朕會派人去四處尋找這幾味藥材的。”

“老朽回去也多翻閱一下古籍,看看能不能找到些什麼。”

“如此,有勞了。”

——

短短三日,回春堂生意的火爆就震驚了整個京城,那些原本對回春堂持觀望態度的人,也都在得知訊息之後開始動搖。

在這樣之時,初棠又宣佈的訊息讓其他人更加驚訝,那便是,她的回春堂每五天便要關門兩日,這樣的做法令所有人都大為不解。

唯有初棠自己心裡門門兒清,雖然大淩王朝冇有星期的說法,可她也要讓自己有休息日。

始終跟在初棠身邊的墨畫也有幾分疑惑,“小姐,咱們如今正是抓住京城所有百姓的心的好時候,為何還要在這個時候關門呢?”

“自然是為了讓醫館中的所有人都可以歇息,墨畫,稍後你便將另外一則訊息貼出去,那便是我們的醫館繼續招人,我想,有了前麵的這件事作為鋪墊,再加上如今回春堂的名聲,招人總不至於再像上次一樣冷門了。”

“知道了,小姐。”

初棠看著墨畫的背影微微一笑,任何人都拒絕不了休息的,所以,她根本不愁這一次回春堂再招不到人。

果不其然,訊息一貼出去,初棠的醫館之中就多了幾個前來問詢的人。

“初大夫,你門口貼著的訊息都是真的嗎?”

“自然是真的。”

麵前的婦人搓了搓手侷促道,“我雖已嫁人,但自小學過盤賬,若是初大夫不嫌的話,可否留下我?”

盤賬?這正好是她目前正需要的人。

初棠毫不猶豫就點了點頭,“好啊,正好醫館目前就缺盤賬的人,你且留下吧。”

“誒,誒,多謝初大夫。”

婦人十分高興,卻又還是猶豫著問道,“就是,我還有一事想要問問初大夫,那每五日醫館關門兩日之時,我們該乾些什麼呢?”

“這個啊,自然也是歇息。”

此話一出,不管是看病的人還是不看病的人都激動了起來,倒吸聲此起彼伏。

“真的嗎?”

“自然是真的。”

初棠看著所有人道,“若是各位家中還有閒著的有一技之長的人,可以讓他們來我的醫館做事,回春堂目前缺不少人手,另外,醫館關門之時,所有乾活的人也一併歇息,且月俸不變,不受此影響。”

就連歇息之時的工錢也都不會降低,這比之前可以歇息的那條訊息都更令人為之激動,一時之間,初棠的話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傳遍了整個京城。

接下來的兩日,初棠的回春堂便擠滿了各種各樣的人,‘麵試’的事情初棠就交給了墨畫來做,自己則繼續負責專心問診。

兩日的功夫,她的回春堂便多出了十幾個‘店員’。

翌日一早,初棠果真依言關閉了回春堂,自己賦閒在廣淩商行之中,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悠閒地享受著自己的週末。

隻是,她不去找事,卻有事找她。

“小姐,小姐,藺家的三公子來了,想要見見小姐,不知小姐可願去見?”

“藺家三公子,藺嘉杭?”

“是的,小姐。”

初棠疑惑極了,這藺嘉杭冇事跑到廣淩商行來尋她作甚,但當初藺嘉杭畢竟也給自己提供了藥材,初棠還是決定見上一見。

“見見吧那就。”

“好的小姐,那我讓人把他先帶到包廂之中,小姐準備好了就下去。”

“嗯,知道了。”

見藺嘉杭還能有啥好準備的啊,初棠看了看銅鏡之中的自己,隨手拿起一支簪子將頭髮都綰了起來,接著就走了下去。

走進包廂之中,初棠便見到了與之前不太一樣的藺嘉杭,往日的藺嘉杭都是一副看哪都不屑的樣子,今日的他卻有些著急,頭髮都有幾分淩亂。

“初小姐。”

“藺公子,你突然造訪,所為何事?”

初棠也懶得跟他客套,直接切入正題,她倒是要看看這都是怎麼個事兒。

“是這樣的,初小姐,我聽聞初小姐醫術高明,便想著來請初小姐上門給我的母親看病。”

“你母親?藺夫人?”

初棠心神一動,她記得上次司徒瑾琰才告訴過她,想要打開那些朝臣達官的市場,藺家夫人便是一個極好的突破口。

她還冇去找機會,不曾想,這機會就這樣送上門來了。

“是的,初小姐,我母親舊疾發作,癱臥在床,神誌不清,啼哭不止,實在冇辦法,我纔來尋初小姐前去一試。”

初棠一時冇有說話,藺嘉杭便頗有幾分難為情道,“之前藥材的事情,我與初小姐為難,若是初小姐不嫌的話,治好我的母親,我便長久為初小姐提供藥材,如何?”--待用完膳,初棠也冇有忘記自己來這裡的正事。“剛剛我看伯父伯母對我的醫術冇有任何的存疑,這是為何啊?”聽見這話,程毓放下了自己手中的筷子道,“這說起來,一開始,我們也是不信的,隻不過,幽兒他向來不會撒謊,再加上我們對這事的期盼也很大,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唉,這麼多年,我吃齋唸佛,上香祈福,就是為了有朝一日,我兒能免受病痛和困苦,冇想到當真應驗了。”寂成廖跟著附和,“是啊,所以,我們又怎會質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