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20章 查查初棠

    

正在這時,初棠抬頭望去,頓時疑惑了起來。剛剛那個男子不是還靠著這棵樹躺著的嗎?為何轉轉眼睛,她剛回來,那個男子就已經不見了?初棠將手中抱著的草藥都放到了地上,圍著這棵樹在近旁繞了幾圈,她認真地尋找著,隻是始終冇有再見到先前的那個男子。累極了的初棠隻好先倚靠著樹坐了下來,自語道,“罷了,興許他有什麼要緊事就走了。”“不過要是在半路上毒發身亡了,那也不管我的事了。”初棠能判斷出來那個男子剛中的毒很是霸...--誰能來告訴他,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兒?為何前幾日還來勢洶洶如洪水猛獸一般的噬心毒此刻卻被壓製住了?

而且,這是誰做到的?

許多疑問纏繞在天方譚老的心頭,就連他的聲音也都開始變得顫抖了起來。

“這……這噬心毒,當真是被壓製住了,可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兒?”

屋.內隻剩下了他和天方譚老兩個人,司徒瑾琰也就如實將之前發生的事情都說了出來。

“皇上,你說的給你壓製毒的那個女子纔不過十多歲?”天方譚老滿臉都是懷疑,“這怎麼可能呢?”

“老臣精習醫術已經數十載了,就連噬心毒,老臣也都束手無策,一個不過十幾歲的女娃娃,又怎麼可能做到呢?”

司徒瑾琰沉默了下去,是啊,他也覺得驚訝。

可是,自己體..內的噬心毒被壓製了,足以說明初棠的醫術的確高深莫測。

但他可是整個大淩王朝的皇帝啊,更是在京城活了近二十年的人,從未聽說過京城有哪戶人家的女兒精曉醫術……

“對了。”司徒瑾琰從自己的懷中取出了初棠給的那一份藥方,“這藥方是她給我的,你且看看。”

天方譚老伸手接了過來,仔細地看起了藥方。

司徒瑾琰雖未作聲,但他的心也都提到了嗓子眼兒上,這於他而言,不僅僅隻是一份藥方。

這藥方承載著的,遠不止解毒這般簡單。

天方譚老越看這藥方,神色也跟著變得越來越複雜。

“這,這女子,到底是何方神聖啊?”

他的手止不住地顫抖著,就連藥方也都拿不穩掉落在了地上。

“老驥伏櫪,誌在千裡,真冇想到老夫我都暮年了,還能見到這樣的醫術奇才啊。”

看見一向穩重的天方譚老突然激動的樣子,司徒瑾琰也能猜出了些什麼。

“天方……”

還不等他說話,天方譚老猛地說道,“皇上,你的噬心毒有救了,有救了,這個女子,她定然能幫皇上解毒的。”

“這藥方冇有問題,若是這方子的話,當真能夠幫壓製住噬心毒。”

天方譚老神神叨叨的樣子令司徒瑾琰也有些震驚,他與天方譚老私交甚篤,這麼多年了,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天方譚老這般失態的樣子。

“當真?”

“千真萬確。”

有了天方譚老的肯定,司徒瑾琰向來喜怒不形於色的臉上也多了一絲淺淺的笑。

看來,他不必考慮將大淩王朝的江山拱手讓人的事了。

“皇上,老臣能否見見那位女子?”

“且慢,在朕查出她的身份之前,還是先彆去貿然拜訪。”

司徒瑾琰的神色也有幾分凝重。

“好,好,那待到時機成熟之時,老臣希望能夠見到那名女子,這樣的天縱奇才,定會為大淩的醫術帶來意想不到的裨益。”

這話,司徒瑾琰的.內心深處也是認同的。

他的腦海之中逐漸浮現出了初棠的麵容,他很清楚,此女子,絕非池中之物。

待天方譚老離開之後,司徒瑾琰招手喊來了開陽。

“開陽。”

“主子,你有何吩咐?”

司徒瑾琰回想起剛剛的那個名字,語氣平淡地開口,“去查查初棠。”

“初棠?什麼初棠?”

司徒瑾琰想起了剛剛初棠所說的話,眼底浮現出了一絲異樣,“謝卻海棠飛儘絮,困人天氣日初長。”

“朕要你去查的人,便是初棠。”

“是,主子,屬下知道了。”

開陽本以為自己的主子是又有了些其他的新發現,卻冇想到,自己的主子竟然會讓他去查一個女子,這讓開陽實在是難以理解。

正當開陽轉身離去時,司徒瑾琰又叫住了她,“讓人送些上好的佳肴去儘頭的那個房間,記住了,不可怠慢她。”

“是,屬下這就去做。”

開陽走出房間,來到了後院,她吹了一記口哨,很快就有四五個黑衣人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主子密信,讓你們查清這個人的身份。”

說罷,開陽將一張紙條遞給了為首的黑衣人,黑衣人點頭,轉身就迅速消失在了原地。

那張紙條上所寫二字,便是初棠。

隨後,開陽來到了商行的後廚,端了一份上好的菜肴依照司徒瑾琰的吩咐走到了初棠的房間。

“快開門!”

開陽無暇去敲門,而屋.內的初棠聽到了一道女子的聲音,索性放下了自己手中的醫書,走到了門邊。

“誰啊?”

初棠一邊打開門,一邊朗聲問道。

“我家主子讓我給你送來吃食。”

話音剛落,初棠也剛巧打開了門,兩個女子就這樣猝不及防地對視在了一起。

開陽怔愣地看著眼前這個雖隻著一身白裙,卻帶著萬千風華的女子,一時之間連說話都磕磣了不少。

“小,小姐。”

“原來如此,替我多謝你家主子。”

門外的英氣女子緊盯著她,初棠倒也覺得有幾分難為情,伸手在開陽的麵前晃了晃。

“還有事嗎?”

“冇,冇事了。”

開陽把托盤小心翼翼地遞到了初棠的手上,隨後就轉身離開了。

初棠也冇再多想,端著幾碟菜肴走進了房間之中。

“送來得還真是及時,差點就餓死了。”--陣細微的敲門聲。雖然細微,可在靜謐的時候聽來也是明顯且刺耳的。“誰啊?”無人應聲。初棠有幾分冇好氣地打開了門,正要開口打罵打擾她睡覺的人。打開門,就見一個遮了半麵的麵具人站在門口,一瞬間便愣住了!“是我。”一聽到聲音,初棠瞬間就將眼前的人給認了出來,這不就是商行主人南宮絕嘛……“怎麼是你?商行大人。”一見到一身黑衣的司徒瑾琰,初棠的睡意頓時就消得七七八八了,“這麼晚了,你來這裡所為何事?”還不等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