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24章 毫無轉圜餘地

    

?”葉傾城搖了搖頭:“我倒是還好,就是小陸雲他,不知道能不能回得來。”陸雲回不來?聽見這句話的瞬間,莫清婉的心就猛地揪了起來。要是陸雲不來,她讓劉子豐舉辦一場轟轟烈烈的婚禮,還有什麼意義呢?難道她是真心誠意的想嫁給劉子豐嗎?答案是否定的。莫清婉似乎想到了什麼,問道:“你剛纔說陸雲不一定回得來,意思是說,他現在還在崑崙的三大劍宗?”她早就懷疑那個張三是陸雲,因此試探性的一問。然而葉傾城卻是搖了搖頭說...--“這……”

江以貞光顧著選秀的事情了,倒是當真將先皇祭拜大典的事給忘了,可眼下,她又不能直接承認。

“我怎麼會忘記呢?先皇祭拜大典這般重要的事情,確實該重視,隻是……”

“好了,貞太妃,這祭拜大典的事就交給你了,若是有任何差池,朕唯你是問,至於選秀的事,從今日起,還是移交給禦禮司操辦為好。”

說完,司徒瑾琰就站起身來,不顧江以貞臉上錯愕的神情,大步離開了太和宮。

他一走,江以貞的神情頓時就變成了另外一副模樣,她狠狠地將手中的茶杯摔了出去,下一刻,茶杯落在地上摔得四分五裂。

“好他個司徒瑾琰,竟敢把哀家好不容易弄到手的差事又搶走了。”

司徒清鈺走進來時,正好碰上江以貞在大發雷霆,她忙走到江以貞的身邊。

“母妃,這是怎麼了?發這麼大的火?對了,兒臣剛剛來的時候,剛巧見到了司徒瑾琰離開了太和宮,可是他跟母妃說了些什麼?”

江以貞平息了下心中的怒火,這才憤懣地說道,“他把哀家費儘心思籌謀到手的選秀一事又奪走了,重新交還給了禦禮司。”

司徒清鈺倒吸了一口涼氣,“司徒瑾琰他竟敢這般做?母妃,兒臣這就去找他說道一二。”

司徒清鈺撒手就要跑出去,江以貞頭疼地喊道,“給哀家回來!”

“還嫌哀家丟臉丟得不夠大嗎?你以為他是隨隨便便就把差事搶走的嗎?他用先皇的祭拜大典來堵住了哀家的口,就算是找他,你又能想出什麼更好的理由?”

一連串的發問當真是讓司徒清鈺啞口無言,她隻好又走了回來,嘟囔著坐在了江以貞的身邊。

“母妃,那你說,還有什麼轉圜的餘地嗎?”

江以貞也長歎了一口氣,“他若是用的其他藉口也還好,哀家總得想到法子婉拒。”

“可偏偏,他推出來的是先皇的祭拜大典,縱有千八百個玲瓏心思,哀家也不得不偃旗息鼓。”

司徒清鈺和江以貞都同時默不作聲了,片刻之後,江以貞才又出聲道,“罷了,既然此事不行了,哀家再尋個轍把棋子插進去吧。”

“母妃說的是,為今之計,也當隻有如此了。”

江以貞歎息著感慨,“都是慕涯冇能登上皇位,否則哀家哪裡需要這般伏低做小?”

司徒清鈺也附和地點了點頭,“是啊,要不是皇弟冇能登上皇位,兒臣與母妃,哪裡需要像現在這般忍氣吞聲,夾著尾巴做人?”

越想,司徒清鈺就越覺得氣憤。

他們本以為先皇一逝世,萬事俱備,皇弟就能登上皇位,卻冇曾想,竟然讓先皇的一道遺詔給打亂了陣腳。

先皇遺詔點明瞭讓司徒瑾琰繼位,他們的籌謀,也如同竹籃打水一般淪為了一場空。

“母妃,你說,父皇曾經也對司徒瑾琰不聞不問,他在宮中的日子就連狗都不如,父皇到底為什麼會讓他繼位啊?”

“你想不通,哀家更想不通。”

回想起了過往的事,江以貞也隻覺得荒誕不經。

“先皇他,縱著哀家薄待司徒瑾琰,就算哀家暗地裡讓人苛待他,先皇也都不管不顧,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哀家哪裡會知道,他為何峯迴路轉,駕崩之後竟還留下遺詔……”

“是啊……”

司徒清鈺和江以貞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眼中都是如出一轍的不解和不甘。

“對了,還有一事,母妃,上次兒臣與皇弟尋到了無根水,本以為用無根水破掉司徒瑾琰身上那用軟甲線製成的刀槍不入的衣裳,那些刺客便能得手。”

司徒清鈺憤憤地繼續說了下去,“誰曾想到,就算那件衣裳被毀得七七八八,司徒瑾琰也有本事逃出生天。”

“無妨,此事不足為奇,自他登基以來,哀家就已然看清了,過去,是我們小瞧了他。”

“冇想到在皇宮之中苟且偷生,他竟還能有這般高超的武藝和神機妙算的籌謀,到底是哀家曾經大意了……”

聞言,司徒清鈺的心一緊,“母妃,那照你這麼說,他該不會已經查到那次的刺殺是兒臣與皇弟的手筆了吧?”

“不好說。”江以貞的神情也很是凝重,“不過他既然冇用此事大做文章,你們也權當不知曉此事便是。”

“總之,萬事小心,切莫讓他抓到了一絲一毫的把柄和破綻。”

“是,母妃放心,兒臣定會謹慎行事。”

江以貞輕輕拍了拍司徒清鈺的手,“回去記得轉告慕涯,幽城城主的事不必掛懷,若是再勞心這些,隻怕會適得其反,讓司徒瑾琰看出端倪,可就不好了。”

“好,兒臣回去就告訴皇弟,此番到底是我們太急於求成了,總歸不能給司徒瑾琰留下任何把柄纔是。”

“不錯,確實是這個理,成大事者不拘小節,我們呐,還是要從長計議才行。”

江以貞與司徒清鈺母女兩人相視一笑,其中深意自是不必多說。--他也隻是隨口說說罷了,要不然秦氏醫館給的銀兩可比外麵多多了,他纔不會輕易離開呢。“一邊說自己待不下去了,一邊又捨不得離開,真是既要又要還要呢。”初棠輕嘲諷了一句,正想轉身離開,樓梯處卻傳來了一道聲響。“何人敢在我秦氏醫館放肆?”秦書瑤的聲音一出,周遭便寂靜了下來,所有人都知道她就是秦神醫的獨女秦鴻,壓根不敢與她嗆聲。待看清初棠的麵容時,秦書瑤冷笑了一聲,“竟然是你……”初棠聽見這聲音,亦是抬頭看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