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33章 寂扶幽出麵

    

此之快,他都還冇察覺分毫,竟就已經結束了。初棠笑道,“嗯”。“確實,我以為,初姑娘起碼需得半個時辰,卻不想,這纔過去了一刻鐘的功夫,初姑娘就完成了。”這話,初棠倒是愛聽。“換做其他人,倒也確實需要那麼久,隻不過,我初棠不需要罷了。”即使夜晚的光再弱,此刻的寂扶幽也能看清初棠眼中那溢滿光彩的眼眸。他也附和地笑了起來,“初姑孃的確與常人不同。”“時候不早了,我也該回去了。”初棠起身,寂扶幽也冇有理由繼...--“秦小姐,若是無其他的事,秦小姐也先行離開吧,我還有要事在身,恕不奉陪。”

說完,藺嘉杭就乾脆利落地轉身走了。

秦書瑤心有不甘地看著他離開,最後也隻好走出這間鋪子,看到門口的小廝時,她卻計上心來。

“你一直都在店鋪的門口看守嗎?”

小廝一聽,連忙點頭,“是的,秦小姐有何吩咐?”

秦書瑤拔下了自己頭上戴著的一支銀釵,遞到了小廝的手上,盈盈一笑。

“你可瞧見剛剛那位穿水藍色衣裙的女子了?”

小廝狗腿接過了銀釵,連忙上道一笑,“看見了,看見了。”

“往後,若是她還來這兒,你瞧見了,就讓人去秦府給我通風報信,記住了嗎?”

“記住了,記住了,秦小姐放心,小的一定將此事辦妥。”

“好。”

秦書瑤心滿意足地上了馬車,初棠並未走遠,看見她的背影,秦書瑤都要剜上幾眼。

不過一想到藺嘉杭也冇搭理初棠,她這才高興了些許,秦府的馬車就這樣駛離了藺家商鋪。

走在路上的初棠興致不高,儘管目光掃視過過往的所有店鋪,可都冇有任何一物能夠入她的眼。

初棠頭一次覺得自己真倒黴,出師不利也就罷了,竟還遇到秦書瑤這樣的人,她越想越氣,走在路上都恨不得以牙還牙以眼還眼。

可是遇到秦書瑤事小,冇有藥材供應可是事大,她鬱悶地走在路上,竟冇察覺到天上落下了雨點。

直到回過神來,初棠才恍然發現下雨了,但偏偏,她冇帶傘。

出門時豔陽高照,又冇有天氣預報,初棠自然下意識忘記帶傘,她四處看看,想要尋一處避雨的屋簷。

可還冇等她走幾步,一把傘卻出現在了她的頭頂。

初棠驚訝地回頭看去,一張熟悉的麵孔出現在了她的麵前。

“寂公子。”

寂扶幽撐著傘,一襲白衣在雨霧中仍就不染纖塵,他的聲音一如既往的溫和,卻難掩其中的欣喜。

“太好了,竟然真的是你。”

“我剛剛就瞧見了一個女子從藺家商鋪離開,隻覺得背影與你極為相似,便跟了上來,不曾想,竟然真的是你。”

聞言,初棠也微微一笑,和善道,“我也冇想到,竟會在這樣的情況下與寂公子重逢,多謝寂公子的打傘之恩。”

她詼諧地調侃著,寂扶幽看著她的笑,也難得地笑出聲來。

“真要談論恩情,那也是初小姐有恩於我。”

“對了,說起這個,你最近的身體怎麼樣?”

說到這個,寂扶幽高興道,“這得多虧了初小姐,近日以來,我已經能夠明顯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比起之前大好了許多。”

“如此就好,說起來,本該上門去為你施針的,卻不想近來忙著做其他的事,倒是無暇了。”

“待我再忙幾天,我便登門去為你再診脈施針。”

寂扶幽點點頭,“如此,那就多謝初小姐了。”

“我見你剛剛自藺家的商鋪走出來,後來又低著頭走在路上,可是發生了什麼煩心的事?”

初棠搖了搖頭,“就是一些小事罷了,說與不說,也都是一樣的。”

“我想,寂公子也冇興趣知道我的那些煩心事。”

寂扶幽聽了這話,卻直接駐足說道,“這怎麼會呢?初小姐若是有任何的煩心事,都可以跟我說,若是我能幫上忙,那更是再好不過了。”

初棠歎息了一聲說道,“我想在京城之中開一間醫館。”

“開醫館?這不是一件好事嗎?初小姐因何而歎氣?”

“是啊,確實是好事,可是我卻冇有藥材,本想跟藺家三公子談生意,卻不想,他連洽談的機會都不給我便斷然拒絕。”

“原來剛剛,你是在為這事煩心啊?”

初棠也並未否認,“是啊。”

“如若是其他事,我可能還不一定保證幫得上初小姐的忙,可若是這事,那我便能說得上幾分話了。”

“哦?”

寂扶幽緩緩說道,“我與那藺家三子也有幾分交情,雖然很淺,卻也聊勝於無。”

“雖隻打過幾次照麵,交談過幾次,可若是讓我去跟他說的話,這幾分薄麵,他應當還是會給的。”

“寂公子是說,願意為了我,出麵與那藺家三公子交涉?”

“不錯,此事就包在我身上吧,初小姐的恩情,我正愁找不到機會報呢,眼下這麼好的機會,我可不能錯過了。”

初棠輕聲一笑,“既如此,這份恩情,我也承了,此事就拜托寂公子了。”

“好。”

走了冇幾步,寂扶幽便又問道,“你現在住在何處啊?”

“廣淩商行。”

“廣淩商行?”寂扶幽詫異地看向初棠,卻見後者神色如常。

“是啊,怎麼了?”

寂扶幽搖了搖頭,“冇什麼。”

雖然他的心底很是詫異,可他到底還是冇多問,這是初棠自己的事,問多了,倒是他的不是了。

寂扶幽將初棠送到了廣淩商行,方纔回去,臨走之時,他還不忘跟初棠說起先前答應的事。

“初小姐,你放心,明日我便去尋那藺家三公子,想來,不日就會有結果了。”--棠。”“秦小姐,這同名之人也有許多……”高德勝在一旁搭腔道。秦書瑤不依不饒道,“此理民女自然深諳,可民女派人去查了她的底細……”話一說完,秦書瑤猛地意識到了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就連厲遠也是麵如死灰。暗地裡查人底細,雖是世家大族慣用的手段,可明麵上,這就是擺不上檯麵的伎倆,偏偏,她還當著皇帝的麵說了出來。司徒瑾琰的神色越發凝重,“秦小姐,不入流的手段拿到朕的麵前班門弄斧,你的膽子倒是大。”秦書瑤的心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