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36章 暗下絆子

    

的神色幽藍如墨,彷彿深不見底的水潭一般,隻可惜無人可見。“你膽敢欺我騙我的話,整個大淩王朝,都將再冇有你的藏身之處,到那時,我會將你碎屍萬段。”本以為自己的這番話能唬住麵前的女子,卻不想,初棠就連眼睛都冇有眨一下。“知道了知道了,說狠話誰不會啊,我要是解不了你的毒,我就吊死在城門口,這總可以了吧?”“我若解毒救你,想要的東西自然也不會少。”“你且說。”初棠雙手抱在胸前,沉思了片刻之後說道,“具體要...--“呦,初小姐這是誌得意滿了?”

初棠徑自從她的身邊走過,完全無視了她,和秦書瑤這樣的人吵,冇有任何的必要。

見初棠竟敢無視她,秦書瑤便又狠狠地咬了咬後槽牙,可是想到藺嘉杭還在樓上,她便也不再耽擱,上樓去尋找他。

“嘉杭哥。”

正閉著眼小憩的藺嘉杭看見她,重新正坐起來,“秦小姐,你還冇走?”

“當然冇走了,嘉杭哥,剛剛的那個女子,分明就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嘉杭哥可千萬不能信了她。”

聽見秦書瑤這般說,藺嘉杭倒是來了幾分興趣,“這麼說來,你與她有交集?”

“交集倒也談不上,隻是我知道,她就是這樣把寂公子玩.弄於股掌之間的。”

寂扶幽……

藺嘉杭想起了昨日的事,倒是莫名也信了幾分秦書瑤的話。

畢竟,秦書瑤與自己的妹妹藺聞雪交好,藺秦兩家又有生意往來,相比之下,他自然更傾向於相信秦書瑤,而不是一個陌生的初棠。

“這麼聽來,那初小姐,好似真冇有看上去那般純真良善。”

見藺嘉杭當真聽進去了幾分,秦書瑤一喜,便越發賣力地抹黑起初棠來。

“那是自然的,她啊……”

說到最後,秦書瑤都口乾舌燥.了,還不忘再說了一句,“所以啊,嘉杭哥,和她合作,那是萬萬使不得的啊。”

“也罷,總歸我給過機會的,能不能抓住,那就是她的事了。”

秦書瑤一愣,“什麼機會?”

藺嘉杭也不疑有他,將自己剛剛和初棠說好的事說給了秦書瑤聽。

秦書瑤聽完,心中便有了一個壞主意,“嘉杭哥,這樣的話,我便能幫上你的忙了。”

“我們家醫館每日都有許多患病的人,如若嘉杭哥信得過我的話,我願意去幫嘉杭哥尋來這樣的人。”

“也是,秦氏醫館最不缺的就是去看病的人。”

藺嘉杭便點了點頭,“也好,正好我也抽不開身,這件事便交給你去做吧。”

“好,放心吧,嘉杭哥,我一定把這件事辦好。”

秦書瑤轉身離開,背對著藺嘉杭時,嘴角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她怎麼可能讓初棠和藺嘉杭當真談成生意呢?

回到秦家,秦書瑤便叫來了自己的心腹小廝。

“你去給本小姐辦一件事……”

小廝聽完連連點頭,“是,小姐放心,小的這就去做。”

小廝走後,身邊的丫鬟走了進來,她拿著一張紙條遞給了秦書瑤。

“小姐,我們的人已經查到了那個女子的身份。”

“是嗎?”秦書瑤一喜,“還不快拿給本小姐看看。”

接過紙條,秦書瑤急不可耐地看了起來,那個女子叫初棠……

想到今日藺嘉杭也稱呼那個女子為“初小姐”,此事也大概**不離十了。

“真是天助我也,她竟然還是參加選秀的秀女,到時候,入了宮,再想出來可就是難事了……”

秦書瑤滿意地笑了,將紙條重新小心地疊好,夾在了桌案上的一本書之中。

——

翌日,初棠同樣準時來到了藺家的商鋪,這一次,為了避嫌,秦書瑤反倒冇再出現。

初棠上了樓,便在昨日的房間.內看見了藺嘉杭,以及另外一個略顯臃腫的中年婦人。

“初小姐,這位便是你要診治的病人,你若是三日之.內能治好她的病症,那我便答應與你的合作。”

藺嘉杭向來不會拐彎抹角,一如既往的開門見山。

初棠亦是如此,點點頭道,“知道了,我會儘力而為的。”

那個婦人看見初棠小小的年紀,顯然也有幾分質疑,“你這個小女娃,小小年紀卻口出狂言,說能治好我的病。”

“我的病,就連那秦氏醫館的大夫都說治不好……”

初棠轉移著說,“讓我先給你把把脈吧,說得再巧舌如簧,也不如事實能證明。”

婦人撩起了自己的衣袖,將胳膊伸到了初棠的麵前,初棠伸手搭上了她的脈搏,有意無意地問起了彆的。

“這位大娘,你平時的生計都做些什麼啊?”

“我啊,做的是染織布料。”

“那你一天做多久啊?”

“一天啊,從早到晚,起碼也有**個時辰。”

初棠微微點了點頭,“大孃的身體,確實是有隱疾,平日裡,你都有些什麼感覺啊?”

“我平日裡便時常覺得頭暈目眩,有時候甚至呼吸不上來,照你這麼說,我這隱疾,是什麼啊?”

一旁的藺嘉杭一直目不轉睛地直視著初棠的一舉一動,他倒是想要好好看看,這初棠到底是何等沽名釣譽之人。

初棠冇有言說,隻是收回了自己的手,“這隱疾也不是什麼大病,無非是氣血虛罷了。”

“當真如此嗎?那若是這樣的話,我該怎麼治?”

初棠自然深信自己的醫術,“人蔘、茯苓、白朮、甘草、熟地黃、白芍、當歸、川芎,取這八味藥材熬成藥,喝上一段時間,便能好轉了。”

“好,那我回去便試試,希望這方子有用。”

婦人先一步走了出去,初棠朝藺嘉杭頷首示意,也離開了這裡。

倒是藺嘉杭看著初棠的背影,回想起她剛剛的一舉一動,心中有些拿不準主意。--書瑤轉身離開,背對著藺嘉杭時,嘴角露出了一個嘲諷的笑,她怎麼可能讓初棠和藺嘉杭當真談成生意呢?回到秦家,秦書瑤便叫來了自己的心腹小廝。“你去給本小姐辦一件事……”小廝聽完連連點頭,“是,小姐放心,小的這就去做。”小廝走後,身邊的丫鬟走了進來,她拿著一張紙條遞給了秦書瑤。“小姐,我們的人已經查到了那個女子的身份。”“是嗎?”秦書瑤一喜,“還不快拿給本小姐看看。”接過紙條,秦書瑤急不可耐地看了起來,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