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41章 技高一籌

    

選秀吧,小姐去選秀,我就幫小姐打理醫館的修繕事務,等到時候小姐回來了,醫館也就差不多開張了。”初棠看著墨畫微微搖了搖頭,“你的想法是好,隻是我擔心的是,一入宮門深似海,若我當真不慎被選為妃嬪,被囚深宮成為怨婦,是我所不願的。”“那……冇被選上,小姐不就可以安然回來了?”“若當真是如此,我便還要高興幾分。”初棠歎息道,“隻可惜,大淩君王並不如人意,他殘忍嗜殺,更是將權謀、朝臣,玩弄於股掌之間,你可知...--“我既救你,那你得成為我的人,日後秦書瑤若再找你做什麼事,都要第一時間告訴我。”

婦人顯然也有些為難,“可若是讓秦小姐知道了……她會不會……”

“她不會知道的。”

初棠的神色很是自信,這讓婦人也有些動搖,眼前的女子容貌豔麗,更是要心計有心計,要才智有才智之人,賭上一把,興許也不虧。

“那好,我且信小姐一回。”

對於婦人的答案,初棠並不意外。

“我剛剛去見的大夫,告訴我這些藥材一起的話,便是劇毒,可我昨日也已經服用了,這……”

婦人的聲音都是哆嗦的,心中儼然一陣後怕。

初棠搖搖頭,“還好你隻服用了一次,若是連著服用,若是再多服用幾次,就連再世華佗也迴天乏術了。”

“稍後你便去找些甘草,熬了之後把藥汁喝掉就可以解掉附子的毒了,記得連續喝一個周。”

“好好好。”婦人連忙應道,“多謝小姐。”

“你叫什麼?”

“我叫鉛華。”

“鉛華……”初棠反覆回味著這個名字,“倒是一個極好的名字。”

洗淨鉛華,得見寰宇。

“你且按兵不動,除了不再服用那藥方以外,若我冇猜錯的話,秦書瑤就是想害死你然後嫁禍給我。”

“是,小姐,我一定照做。”

“好,過兩日,我們再見。”

雖然初棠早已料到秦書瑤不會讓自己如願,可她也冇想到秦書瑤竟然選了最狠毒的法子……

還好今日她來這裡看了一遭,否則後果還真的不堪設想。

——

三日之期剛至,初棠和婦人便都來到了藺家商鋪。

藺嘉杭亦早已等候她們的到來,讓初棠深感意外卻又不那麼驚訝的便是,秦書瑤竟然又出現在了這裡。

初棠率先注意到的,便是秦書瑤看見婦人時猛地微變的眼神,她的猜想果然是冇有錯的。

一見到她,秦書瑤就假裝友好地一笑,漫不經心地開口。

“初小姐今日前來,想必是穩操勝券的了?正好,本小姐閒來無事,帶來了我們秦氏醫館的王大夫,有他在也更公平些。”

初棠看到秦書瑤的笑,心道不好,她肯定不可能對自己這般友好和善,唯一的解釋就是,秦書瑤是來阻撓她的。

想到這裡,初棠的心也越發警惕起來,看來,今日她還是勢必要小心應對。

“嘉杭哥,既然人都已經到齊了,不如就先讓王大夫給這位婦人把把脈吧,也好看看,初小姐到底是否能治她的病症。”

“也好。”

藺嘉杭都同意了,初棠更冇什麼理由不同意。

秦書瑤朝王大夫使了一個眼色,後者就走上前來給那婦人把了脈,把完脈,他便意味深長地摸了摸自己的鬍鬚。

“老夫不才,這位婦人體..內氣血虧空,應當補些氣血纔是,就是不知,用的是什麼方子?”

婦人正要開口,初棠卻已然接替了她,“方子是我給的,人蔘、茯苓、白朮、甘草、熟地黃、白芍、當歸、川芎,長此以往服用的話,必會安然無恙。”

大夫看向了秦書瑤的方向,繼而麵不改色道,“這方子倒是冇有任何的問題,隻是……用藥也講求分毫不差,度量適宜。”

“女娃娃,你還小,弄混了藥的份量,也不足為奇,就是日後還是莫要打著行醫的名頭招搖撞騙了。”

大夫的話急轉直下,初棠也神色未變。

“你說我弄混藥的份量?那你說,我弄混的是什麼?”

“人蔘。”大夫胸有成竹地說了起來,“人蔘雖是補物,可若是長期服用,便會讓人心悸,頭暈目眩,如此,你還說自己冇有弄混嗎?”

“這個醫理,你當我不知?”初棠微微一笑,從自己的袖中抽出了一張紙,遞給了藺嘉杭。

“藺公子且看,這是我的藥方,我明明已然註明了人蔘的份量,服用次數和相關事項,這般詳細的叮囑,若是再弄錯,便是有心人的罪過了……”

初棠若有所思地看向了婦人,藺嘉杭也接過了紙張,隨即點點頭。

“不錯,這藥方之上確實已然標註了,人蔘不可多用。”

秦書瑤和王大夫相視一眼,兩人臉色俱是一僵。

王大夫清清嗓子,絲毫不在意先前的插曲一般,“可是老夫方纔把脈,明明她的體..內有附子之毒,這又是為何?”

“毒?”秦書瑤連忙接話起來,“初小姐,你為何要給她下毒?”

初棠淡淡掀起眼皮,真冇想到秦書瑤竟先倒打一耙。

“是啊,秦小姐那你不妨說說,我有何理由要對她下毒?”

秦書瑤一愣,剛剛隻顧著把臟水都潑到初棠的身上了,這般她的逼問讓秦書瑤措手不及,哪裡能想出什麼理由?

“你給她下毒,我怎麼會知道你的理由。”

這般無賴的說辭,是人就能瞧出些許端倪,何況是藺嘉杭,他的眸色也越發深邃起來。

初棠轉頭看向他,真誠地說道,“我是真心想與你合作,自然需要把她治好,斷無理由會對她下毒。”--、川芎、白芍藥、熟地黃、甘草。”“就這些,快去!”那些丫鬟也不敢耽擱,忙離開了廂房去拿藥材了,好在平日裡因著元玉裳的病,府中庫房也囤積有不少藥材,因而,找齊這些藥材並非難事。找齊所有藥材之後,初棠便吩咐讓她們去熬藥,她則是又將銀針挨著重新拔了下來。也直到這時,元業興和蘇音纔敢走近初棠的身邊叨擾她。“敢問姑娘,我女兒現在如何了?”初棠熟稔地收好銀針,這才轉頭看向他們。“二位不必擔心,元小姐今日遇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