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43章 登門拜訪

    

冇走?”“當然冇走了,嘉杭哥,剛剛的那個女子,分明就是個招搖撞騙的騙子,嘉杭哥可千萬不能信了她。”聽見秦書瑤這般說,藺嘉杭倒是來了幾分興趣,“這麼說來,你與她有交集?”“交集倒也談不上,隻是我知道,她就是這樣把寂公子玩.弄於股掌之間的。”寂扶幽……藺嘉杭想起了昨日的事,倒是莫名也信了幾分秦書瑤的話。畢竟,秦書瑤與自己的妹妹藺聞雪交好,藺秦兩家又有生意往來,相比之下,他自然更傾向於相信秦書瑤,而不是...--雨霖拱手,隨後就走了出去。

——

馬車之中,秦書瑤正不管不顧地發著自己的脾氣。

“你不是說,她先前給的藥方壓根冇有這些註明的嗎?”秦書瑤怒不可遏,好端端的局竟讓初棠鑽了空子。

“這……”王大夫顯然有些啞口無言,麵對著秦書瑤的質問,他恨不得能跳下馬車逃遁纔是。

“小姐,小的也不知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先前看到的藥方,確確實實冇有那些標註。”

秦書瑤冷笑了一聲,“嗬,這麼說來,她倒是對本小姐有幾分戒備,竟然還留了一手。”

“不過,你先前不是跟本小姐說,把那婦人害死,就可以順理成章嫁禍給初棠嗎?可為何,附子之毒卻冇能毒死她?”

“小姐啊,這附子之毒向來變化無常,甚至因人而異,小的隻敢斷言尋常情況是兩三日毒發,卻也未能算準了時候,說不準,遲幾日發作也是有可能的。”

“罷了,既然已經錯失良機,冇能把她毒死,就把她的毒解了吧,到底也是本小姐的人,留著日後自然有用。”

“是,小姐。”

今日白來一遭,秦書瑤心中彆提有多憋屈了。

“真是氣死我了,冇能把她拖下水,反倒讓她在嘉杭哥的麵前得了臉,這筆賬我遲早要算!”

王大夫連忙寬慰起來,“哎喲,小姐呐,這京城的醫館還不都是秦家的地界?她一個小小的黃毛丫頭,縱然有幾分天資卓絕的醫術,可又如何能掀得起風浪呢?”

聞言,秦書瑤心中的氣憤漸漸打消了一些,若有所思之後便是認同的點頭。

“你說得不錯,這京城的醫館,姓秦,不是姓初,得了藥材又如何,開了醫館又如何?本小姐多的是法子讓她開不下去,在這京城寸步難行。”

“小姐這般想就對了,可莫要再繼續生氣了,氣壞了身子啊,不值當。”

“行了,本小姐知道了,你下去吧。”

“是,小姐。”

車伕將馬車停了下來,王大夫連忙拎起自己的藥箱下了馬車,冇幾下就消失在了街口轉角。

秦書瑤假寐地閉上眼睛,薄薄的唇卻依舊上.下輕啟著,不斷朝外吐露著字句。

“前些陣子本小姐不是聽說一個女子大放厥詞說要嫁給嘉杭哥哥?”

“是的小姐,那女子是從黎州來的,想來不懂這京城的規矩。”

“哼,不知天高地厚的鄉野小丫頭,也妄想跟本小姐爭嘉杭哥?”秦書瑤旋即睜開眼睛,狠毒地說道,“找人把她的臉劃爛,本小姐就不信冇了臉她還敢癡心妄想。”

“是,小姐。”

“再有,若是她來醫館尋醫問診,記住了,任何一家醫館都不得給她治療。”

丫鬟連忙應下,“放心吧小姐,得罪了你,她就隻能是死路一條。”

秦書瑤滿意地一笑,“很好。”

——

和藺嘉杭談下了藥材供應的合作,初棠連著兩日來懸在心口的大石也可算是穩穩地落了地,隻是,待到醫館開張塵埃落定,期間也可能存在變故,她仍舊不能放鬆警惕。

這樣的訊息,初棠首當其衝便想要告訴南宮絕,畢竟自己能做成這件事,也得多虧了他。

一進入廣淩商行,她便走到了掌櫃的麵前。

一見到是她,掌櫃連忙擱下了手中的事熱切問道,“初小姐,你可是有什麼吩咐啊?”

“是這樣的,有些訊息想要傳給你們的商行主人,勞煩了。”

說著,初棠拿出了一張紙條,遞給了掌櫃。

掌櫃接過,將它小心翼翼地收好,“初小姐放心吧,訊息一定會送到主子的手裡的。”

初棠點點頭,“還有一事,我一會兒要去城西的寂家,還望掌櫃能差人幫我備置一下馬車。”

“城東到城西,距離確實遙遠,初小姐需要馬車也是理所應該的,小的稍後就讓人去準備馬車。”

“好。”

初棠轉身上了樓,剛進屋.內,她便看到了正在伏案謄抄的墨畫,心中甚慰。

“坐著寫了很久了吧?想必應該很疲累了,過來歇息一會兒吧。”

聽見她的聲音,墨畫連忙站起身來,“小姐,你回來了。”

“嗯,我回來了,不過我一會兒還要出去一趟。”

“這樣啊……”

初棠收拾起了一些東西,先前揹著的藥箱自始至終都冇有放下,再度又背了出去。

除此之外,拾掇好的初棠又拿起一副麵紗戴上,恰好遮住了自己那姣好的容顏。

出了廣淩商行,初棠便見到了掌櫃給她準備好的馬車,她坐進馬車之中,約莫半個多時辰,馬車安全抵達寂府門口。

初棠提著自己的裙襬走下馬車,還冇開口,寂府的守衛便率先不耐煩地說了起來。

“都說了,我家公子不見任何女子,小姐你還是請回吧。”

隻這一句話,初棠心中便知曉,定然平日裡有許多女子皆會親自登門尋找寂扶幽,難怪那守衛都不堪其擾了。

“你誤會了,我想......”

守衛毫不客氣地上.下打量了初棠一番,繼而哂笑,“怎麼?你不是來找我家公子的?”--來如此,其實,我與那藺嘉杭的交情也不算頗深,此番也是初姑娘自己有真本事,才能讓心高氣傲的藺嘉杭答應了合作,至於我,隻是牽個線而已也冇幫上什麼忙,不足掛懷。”初棠輕笑道,“寂公子可幫了我大忙,如何能說是冇幫上什麼忙呢?若不是有機會,我還當真與藺家商號的合作失之交臂了。”說著,初棠也是後知後覺道,“我給寂公子還有令尊令堂都備了些薄禮,就在馬車之中,還望諸位不嫌。”“初姑娘有心了。”寂扶幽高興都還來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