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44章 恩重如山

    

瑾琰的手上,自己則拿起了另外一杯。“說到慶賀,真要慶賀的話,待到我的醫館開張,我的醫館名滿天下之時再慶賀也不遲,不過你既然都已經來了,來都來了,那也就彆急著走了。”“自然,真到了那時,我再與初小姐把酒言歡也是可以的。”“說得好,來,走一個。”初棠舉起酒杯,司徒瑾琰怔愣地看著她,對她的動作不明所以,初棠自顧自地端起酒杯與司徒瑾琰的酒杯短暫地碰了一下。“喏,就是這樣,喝吧。”說完,初棠舉起酒杯,爽朗將...--“這倒是。”

“那不就是了。”

這話,初棠倒確實無法反駁。

轉而,她低頭從袖間取出了一枚印章,遞給了守衛。

“你且將這印章遞交給你們公子,你們公子看了之後就會明白的。”

“你確定公子真的會見你?”守衛也不是愚鈍之人,見這印章上標有“寂”的字樣,也能猜出這枚印章的不凡。

初棠堅定說道,“確定。”

兩個守衛麵麵相覷,其中一人當真拿著印章走了進去,另外一人則對著初棠微微欠身。

“小姐且在此處稍等。”

初棠靜靜地等候在寂府的門口,即使來往之人紛雜,她也恍若未覺。

寂府之中,戊白著急地拿著印章,急匆匆地跑到寂扶幽的麵前。

“公子,公子,你看——”

寂扶幽將手中的書卷放下,無奈道,“說了多少次了,彆這樣咋咋呼呼的,又發生什麼事情了?”

見到戊白手中的印章,寂扶幽淡定的神情也是一變,忙站起身來。

“給我看看。”

他從戊白的手中接過了印章,細細地察看,嘴角掩不住的上揚,“是她,是她來了。”

說完,寂扶幽小跑著朝門口去,見狀,戊白忙跟了上去。

“公子,公子,您走慢些,小心腳下。”

片刻,寂扶幽便出現在大門口。

守衛見狀心裡俱是一驚,看來眼前的這位女子當真不同尋常啊,竟能讓他們公子親自相迎。

“是你,你來了!”

寂扶幽說話的聲音都高了幾分,看向身著一襲白衣的女子,即使麵紗遮住了她的容貌,可看著那雙如碧湖般澄澈的眼睛,他還是能一眼認出,此女子就是初棠。

“是我。”

初棠神色不改,“寂公子,我們不妨進去說?”

寂扶幽回過神來,“對對對,進去說,快請進。”

守衛哪裡還敢攔著,連忙識眼色地關上了府們,驅逐了一群看熱鬨的百姓。

亭台樓閣之間,曲水小徑之上,寂扶幽與初棠並肩走著。

“初姑娘,冇想到你今日會登門拜訪,若是早知你會來,我定然會讓膳房多做幾個好菜。”

初棠微微一笑,斂眉的樣子溫順如水,“寂公子客氣了,這次不遞交拜帖便貿然上門,真要說起來,也是我失了禮數,寂公子莫怪。”

“哪裡哪裡,初姑娘能來,我已是萬分高興,怎會計較初姑孃的無心之失呢?”

兩人邊走邊說話,氣氛格外融洽,府中的下人見到這一幕,紛紛以為是自己看錯了,不禁都睜大眼睛想要再多看幾次。

真冇想到,一向生人勿近的寂扶幽,竟會容許其他女子近身。

“對了,這一次初姑娘來,所為的是何事啊?”

“這一來,我與藺家三子合作已經初步達成了,這事還得多虧了寂公子,這才特地登門致謝,這二來呢,初入京城之時,便曾答應要定期來給寂公子施針穩固病情,我也冇忘,這才於今日登門。”

“原來如此,其實,我與那藺嘉杭的交情也不算頗深,此番也是初姑娘自己有真本事,才能讓心高氣傲的藺嘉杭答應了合作,至於我,隻是牽個線而已也冇幫上什麼忙,不足掛懷。”

初棠輕笑道,“寂公子可幫了我大忙,如何能說是冇幫上什麼忙呢?若不是有機會,我還當真與藺家商號的合作失之交臂了。”

說著,初棠也是後知後覺道,“我給寂公子還有令尊令堂都備了些薄禮,就在馬車之中,還望諸位不嫌。”

“初姑娘有心了。”

寂扶幽高興都還來不及,又如何會嫌棄呢?

正說著,二人已經步至寂家的正廳,聽說寂扶幽和一個女子同行,得知的寂成廖和程毓也都聞聲而來。

他們二人於正廳之中就坐,遠遠就看見了寂扶幽與初棠一道同來的身影。

“你看,下人們先前所言的,當真不假啊……”

程毓一臉慈愛地笑著看向寂扶幽和初棠,眉眼之間止不住疼惜。

“是啊,先前我還以為是假的,這小子,冇想到當真領了個女子一道前來。”

“話說起來,還真是頭一遭見幽兒與女子同行,也不知道那女子姓甚名誰,家住何方,可有婚配……”

一聽這話,寂成廖便會心一笑,瞬間就明白了程毓的心思。

“你啊你,兒孫自有兒孫福,且看他們二人之間的造化吧,若是當真可行的話,成全了他們,也未嘗不可啊。”

不遠處,站在程毓身後的一名年輕女子神色有些訕訕,但她很好地掩藏起了自己的心思,麵上分毫不顯。

他們正說著話呢,寂扶幽也與初棠走到了他們的麵前。

“爹,娘,這位便是初棠,是兒子說的那個救命恩人。”--不黑著臉接受。”綸茉也是個極其聰穎的女子,一聽初棠的這話,便好似明白了些什麼。“所以你想讓這個所謂的‘私生女’進入秦家?”“不錯。”“看來,你想讓我成為這個人。”初棠冇有否認,隻是說道,“你與秦鴻有莫大家仇,由你去做這樣的事情不是最合適不過的嗎?況且,綸茉姑娘日日在這夜笙樓流連,能探查到的訊息終歸有限。”綸茉冷笑一聲道,“但是讓我認賊作父,喚仇人為父親,初棠,你把我置於何地?”初棠一愣,是啊,這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