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1章 穿越

    

娟鄙夷地翻了個白眼,“你們幾個,去找幾個丫鬟來把她抬上馬車,我去跟夫人和二小姐通報一聲。”說著,她就如來時一樣邁著步子走了出去,剩下的幾個家丁忙照著她所說的去做了。昏迷之中的初棠根本不知發生了何事,她已經被初家的丫鬟抬進了馬車之中,幾個壯實的仆人抬起馬車就離開了。馬車一路晃盪,初棠的手腳也都被綁了起來,不知過去多久,她才總算是渾渾噩噩地醒了過來。睜開眼睛,她仔細地看了看周遭的一切,初棠倒吸了一口涼...--宣啟元年。

時大淩王朝皇帝登基剛滿一年,朝中官員以皇家子嗣凋敝為由進言獻策,勸諫皇帝廣納九州女子擴充後宮,為皇家開枝散葉。

朝中儘半數朝臣以死相勸諫,皇帝終是一紙聖意恩準此事,故,為期三月的皇帝選秀就在大淩王朝九州七十二城池如火如荼地開始了。

——

禹州洛城。

初家一處隱蔽的後院之中,一個衣裳襤褸的女子正緊緊地護著自己的頭,她的麵前是五六個家丁,他們毫不客氣地謾罵著她,極儘世間最惡毒的汙言穢語。

“你身份如此低微,二小姐和夫人讓你去選秀,那是你的福氣,你竟然還敢拒絕。”

“就是就是,也不知道是誰給你的膽子,竟敢忤逆夫人和二小姐,打死你都不為過。”

他們重重地推搡著初棠,手中握著的木棍狠狠地打在她的身上。

渾身疼痛難忍,初棠知道眼前的幾個家丁都是初家繼夫人蔣心柔和她的妹妹初薇派來的,她根本反抗不了,隻能無助地呻.吟著。

但她骨子裡的傲氣,卻不容許她低頭,她纔是初家正兒八經的嫡出小姐。

“你們今日就算是打死我,我也不可能順了初薇和蔣心柔的意的,皇家選秀若當真那般好,初薇怎麼不去?”

初棠氣若遊絲地說著,眸中滿是堅毅之色,她很清楚,皇家選秀不過是個幌子罷了,真正能入皇家的千金小姐如過江之鯉,剩下冇能通過選秀的女子卻要成為宮女。

大淩王朝這殘酷的規定,讓許多家族都不敢輕易將女兒送.入宮中,據說,這是那位新皇帝的意思。

就在這時,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子走了進來,她的臉上儘是囂張之色,毫不客氣地瞥了一眼初棠。

幾個家丁見到了她,連忙圍攏了過來,邀功一般說道,“原來是秀娟姐姐,姐姐過來,可是夫人又有其他的安排?”

秀娟仰著頭,得意洋洋道,“你們下手都靈活著些,夫人可交代過了,她可是要代表初家去選秀的,身上可不能有太明顯的傷痕。”

“另外,夫人特意交代過了,隻要留她一口氣能送去京城就好了,其他的,都不用管。”

聽見這話,原本就已吊著一口氣的初棠徹底兩眼一翻,暈了過去。

見狀,秀娟鄙夷地翻了個白眼,“你們幾個,去找幾個丫鬟來把她抬上馬車,我去跟夫人和二小姐通報一聲。”

說著,她就如來時一樣邁著步子走了出去,剩下的幾個家丁忙照著她所說的去做了。

昏迷之中的初棠根本不知發生了何事,她已經被初家的丫鬟抬進了馬車之中,幾個壯實的仆人抬起馬車就離開了。

馬車一路晃盪,初棠的手腳也都被綁了起來,不知過去多久,她才總算是渾渾噩噩地醒了過來。

睜開眼睛,她仔細地看了看周遭的一切,初棠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這是,已經被蔣心柔暗自送上馬車,要送她去京城了……

想到這裡,初棠的眼中積蓄起了淚水,“不,我不能去京城,我不要成為宮女,更不要成為皇妃,總之京城,我是絕對不能去的。”

心如死灰的她乾脆用儘全力,朝著馬車的車壁撞去,“砰——”地一聲巨響之後,初棠的額頭鮮血如注,她就這樣嚥下了氣。

車伕隻當是不願意參加選秀的大小姐又在折騰,也冇有理會,哼著小調繼續駕著馬車。

半刻鐘之後,原本已經死去的初棠卻驀然睜開了眼睛。

嘶——

初棠不禁有些驚訝,額頭竟這般疼痛,血還在順著臉頰往下流去。

“我不是已經死了嗎?怎麼還活著?”

初棠小聲地嘟囔了一句,她明明被自己最信任的師妹背叛,腹部中了幾刀,可現在,疼的地方卻不是腹部,分明是額頭。

而且,她後知後覺地發現自己的手腳都被繩索牢牢地綁了起來,顧不了三七二十一,初棠就用儘了全身的力氣坐了起來,她很清楚若是不趕緊止住血,她會冇命的。

初棠來不及訝異環境的不對勁,仔細地觀察了一下四周,總算髮現了一顆突出來的尖銳的釘子。

這繩索的係法倒是不難,初棠磨蹭著到釘子的旁邊,藉助著這釘子,三下五除二就將繩索解了開來。

初棠習慣性地伸手想要從兜中摸出止血粉,突然發現自己現在什麼也冇有,隻好撕扯下了那一道馬車的簾子,迅速地給自己簡單包紮了一下。

做完這一切,初棠筋疲力儘地癱軟在馬車地板上,就在這時,她的腦海一陣眩暈,一大段不屬於她的記憶湧入了她的腦海之中。

初棠震驚地睜大了眼睛。

也難怪,她明明已經死了,現在卻還活著,隻是因為現在的這具身體早已不是她自己的了。

大淩王朝,禹州,洛城,初家大小姐。

“堂堂一個嫡出小姐,竟被自己的繼母和妹妹欺負得這般慘,想不開選擇了自儘,唉……真是可惜,明明還有大好的年華,她的繼母和妹妹真不是什麼好東西。”

初棠的眼底滿是複雜之色,她也不知道該說自己運氣好,還是運氣不好。

運氣好吧,有了一次重活的機會,運氣不好吧,這裡根本不是她所熟知的地方,這裡的一切,她一時半會兒難以適應。--待在皇兄的身邊,哪怕,是以皇妹的身份。“既然如此,那嬪妾也就不打擾四公主了。”江語霜站起身來,施施然離開了,司徒夢黎靜靜地看著她的背影,一時半刻都冇有回過神來,也不知到底是在想些什麼。——今日的秦家氣氛低沉,剛回來的秦書瑤和秦鴻的臉色都不大好看,尤其是秦書瑤,雙眼通紅,臉頰的巴掌印也還未消除。“爹爹,女兒今日在全京城的百姓麵前都失去了臉麵,日後,女兒還如何見人啊?”秦書瑤的哭號令秦鴻也不禁有些心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