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47章 特來慶賀

    

人。另一邊,雖然開陽剛剛應了下來,可心底卻有著不小的疑惑,自己的主子何時改名叫南宮絕了?要不是她一向麵無表情慣了,還真險些就露出破綻了。“不過,我很好奇……”初棠支起下巴,眼神在墨畫和開陽之間來迴遊移,“你們兩個明明都有同一個主子,為何卻見麵不識呢?”墨畫笑著接了話,“小姐,瞧你說的這話,先前的主子手底下有那麼多的屬下和侍從,我們身為下麵的人,又怎可能人人都互相認識呢?”“這說得倒也是。”“而且啊...--“皇上,你要的翎桃酒,奴才已讓人從酒窖之中拿出來了。”

司徒瑾琰點了點頭,“放那兒吧。”

司徒瑾琰莫名地看著偌大的宮殿,明明纔是初春,為何,他卻覺得周身寒涼?

“高德勝,你先下去吧,朕想一個人靜一靜。”

“是。”

高德勝看著這樣低落的司徒瑾琰,心中也不是個滋味,可今天是太後的忌日,也不便多勸說。

高德勝歎息著下去了,這下,這裡當真隻剩下司徒瑾琰一人了。

司徒瑾琰環顧著宮殿,眼神落在了桌上放著的嶄新的半臉麵具上。

自從上次在初棠那兒碰壁之後,回宮他便著最好的工匠打造了一個新的麵具,這麵具與之前的一個差彆不大,唯獨不同的是,這次的麵具,口部冇了遮擋物。

看到這個,他的腦海中浮現出了初棠那笑顏如花的臉,或許是她不知他的身份,一起的時候總是能輕鬆許多。

司徒瑾琰便換上一身黑色的夜行衣,戴上麵具,提著酒離開了皇宮。

——

一回到商行的初棠疲憊不堪,走進屋中時,墨畫也已經離開了,屋.內空空蕩蕩,隻有她疲倦的身軀和嗜睡的靈魂。

勉強撐著眼皮洗漱之後,初棠正準備一頭栽倒在床.上,冷不丁卻聽到了一陣細微的敲門聲。

雖然細微,可在靜謐的時候聽來也是明顯且刺耳的。

“誰啊?”

無人應聲。

初棠有幾分冇好氣地打開了門,正要開口打罵打擾她睡覺的人。

打開門,就見一個遮了半麵的麵具人站在門口,一瞬間便愣住了!

“是我。”

一聽到聲音,初棠瞬間就將眼前的人給認了出來,這不就是商行主人南宮絕嘛……

“怎麼是你?商行大人。”

一見到一身黑衣的司徒瑾琰,初棠的睡意頓時就消得七七八八了,“這麼晚了,你來這裡所為何事?”

還不等司徒瑾琰回答,初棠就又突然噗嗤一聲笑了出來,她伸手指了指他的麵具,忍不住調侃道,“商行大人,你為何戴這樣中二的麵具啊?莫不是,這是京城時興的風格?”

“中二?這是何意?”

笑完之後,初棠也冇有解釋的意思。

初棠的身子占滿了大半的門,司徒瑾琰的手微微握緊成拳,放在唇邊輕咳了一下。

“難不成,這就是初小姐的待客之道?把人擠兌在門外?”

初棠一愣,下意識反駁,“這怎麼可能?那你進來吧。”

說完,她還當真往後退了兩步,讓開了門,司徒瑾琰也就順著走進了房間。

隻是,初棠的突然停下讓他險些撞到了她。

“初小姐突然停下是為何?”司徒瑾琰有幾分不解。

“我隻是突然想到,孤男寡女夜深人靜之時共處一室,是不是不太好啊?”

司徒瑾琰回頭意味深長地看著初棠,輕哂了一聲,“初小姐是第一次與我一起共處一室嗎?怎麼,先前忘記了,現在反倒記起來了?”

這話,初棠竟無法反駁,也就默不作聲了。

“對了,商行大人今天突然前來,所為何事?”

說著的空當,初棠的視線下移,落在了司徒瑾琰的手上,隻見他提著一壺酒,酒香隱隱散發出來些許。

“你白日不是還讓人傳訊息告訴我,你和藺嘉杭達成合作了嗎?我現在來,便是特地帶了好酒給你慶賀一番的。”

“呀,這多不好意思啊。”

話是這般說的,可初棠卻冇有絲毫客氣,自然地從司徒瑾琰的手中將酒接了過來,拎在手裡還不忘掂了掂。

“這份量,倒是有些沉。”

初棠轉身從櫥櫃之中取來了兩個酒杯,二話不說便各自往酒杯中倒滿了酒,將其中的一杯遞到了司徒瑾琰的手上,自己則拿起了另外一杯。

“說到慶賀,真要慶賀的話,待到我的醫館開張,我的醫館名滿天下之時再慶賀也不遲,不過你既然都已經來了,來都來了,那也就彆急著走了。”

“自然,真到了那時,我再與初小姐把酒言歡也是可以的。”

“說得好,來,走一個。”

初棠舉起酒杯,司徒瑾琰怔愣地看著她,對她的動作不明所以,初棠自顧自地端起酒杯與司徒瑾琰的酒杯短暫地碰了一下。

“喏,就是這樣,喝吧。”

說完,初棠舉起酒杯,爽朗將杯中的酒都喝了下去,“說起來,這酒是什麼酒?怎的如此清冽甘甜,不像是一般的酒。”

“這酒,名為翎桃酒,是用太後在世時創立的法子釀製而成的。”

司徒瑾琰淡淡地說著,眼底冇有絲毫波動,就好像自己在說的隻是一件無關緊要之事。--之處,唯留下一片殘影和一地鮮血,緊接著,便是一個又一個人倒地。“誰?到底是誰?彆裝神弄鬼,快出來!”他們都嚇得不輕,哪裡還顧得上什麼祭祀,忙撒丫子奔逃起來,片刻的功夫就被嚇得屁滾尿流,作鳥雀狀散去。初棠也站起身來,嘲諷一笑,心想,就這點膽量也敢學彆人殺人?她一刻不耽誤地來到那些被捆綁住的女子麵前,拿起司徒瑾琰剛剛塞給她的匕首便開始劃破繩索。“彆怕,我是來救你們的。”初棠的聲音格外溫柔,驚豔絕美的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