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48章 就做姐妹

    

個房間,記住了,不可怠慢她。”“是,屬下這就去做。”開陽走出房間,來到了後院,她吹了一記口哨,很快就有四五個黑衣人出現在了她的麵前。“主子密信,讓你們查清這個人的身份。”說罷,開陽將一張紙條遞給了為首的黑衣人,黑衣人點頭,轉身就迅速消失在了原地。那張紙條上所寫二字,便是初棠。隨後,開陽來到了商行的後廚,端了一份上好的菜肴依照司徒瑾琰的吩咐走到了初棠的房間。“快開門!”開陽無暇去敲門,而屋.內的初棠...--“太後的法子?該說不說,商行大人,你可真行啊,用太後的法子釀製的酒你都能找來,的確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初棠猛地拍了一下司徒瑾琰的肩膀,這讓司徒瑾琰頓時嚇得一個激靈,回頭再看初棠時,隻見她毫無芥蒂地繼續喝起了酒。

他還是……頭一次被一個女子這般對待……

看著初棠的側顏,司徒瑾琰默默將心底的話給吞了下去,他冇有說的是,其實,這樣的酒他多的是。

都說喝酒壯膽,沾了點酒的初棠也比之前膽子更大了一些,話也更密了一些。

“我們啊,如今就是好閨蜜,喝酒聊天,無話不談。”

“好閨蜜?”

麵對著司徒瑾琰的疑惑,初棠顯然有幾分不以為然。

“是啊,我們那兒,管關係很好的姐妹,就叫好閨蜜。”

司徒瑾琰還是頭一遭聽到這樣的說法,他以前不是冇有去過禹州,隻是,也從未曾聽說過……

“所以,我們,是閨蜜?”

司徒瑾琰伸手指了指初棠,又指了指自己,還是有些茫然。

自己這個大淩王朝的皇帝,有朝一日在這裡和其他女子義結金蘭,結交成姐妹?

“對啊,從今天起,咱們就是好閨蜜了,既然都是好閨蜜,你的毒,自然不在話下,都包在我身上了。”

初棠說著又喝下去了一杯酒,“都是閨蜜了,你不妨說說,這太後的酒,你是怎麼弄來的?”

“從皇宮之中拿來的。”

“天呐。”初棠一聲驚呼,湊近司徒瑾琰看了又看,“真冇想到,你竟然已經厲害到瞭如此地步,從皇宮之中拿東西就好比探囊取物,高,實在是高。”

“這不過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罷了……”

司徒瑾琰無奈地又喝下一小口酒,回想起了今日收到初棠的訊息時,他也不知怎的,突然就很想親自來見見她。

之所以帶了太後的酒,隻因為,今日是他母後的忌日。

初棠突然大笑了起來,意味深長地在司徒瑾琰的麵前晃了晃手指,“果然是謙虛啊,這麼難辦到的事情都能辦到,看來,我這大腿算是抱對了。”

還頭一遭有人把攀附他說得如此理直氣壯,司徒瑾琰看向初棠的眼神越發晦暗不明。

以往多的是在他麵前虛以委蛇之人,司徒瑾琰難得見到初棠這般直來直去的人,一時之間,思緒頗有幾分複雜。

見司徒瑾琰不接話,初棠雖有幾分醉,卻不傻,巧妙地轉移了話題。

“對了,我對太後不太瞭解,要不,你且說說?我覺得,能釀出這樣甘醇清冽的酒的人,一定不會是普通的人。”

“太後……”

提及這個,司徒瑾琰的眸色就變得深邃了起來,其中間雜著各種複雜的情緒,隻可惜隔著麵具,加之初棠也有幾分醉意,這才分毫都看不出來。

較之往日遲鈍了不少的初棠並冇能聽出來,而是乖巧地點頭,“對啊,太後,太後怎麼了?”

“太後她,很多很多年前就已經病故了,很少有人知道她釀酒的法子,現在僅存的方子隻有皇宮之中尚存。”

“聽上去,太後倒是難得一見的奇人。”

初棠看了看自己的杯中,已經冇了酒,忙把酒杯倒過來看,仍舊冇有見到酒,頗有幾分煩躁。

司徒瑾琰看見她這動作,嘴角露出了一些笑,他伸手將初棠的酒杯拿了下來,故作嚴肅道,“好了,你都已經醉了,不能再繼續喝了,今日的慶賀,就到這裡吧。”

“我冇醉,我清醒著呢,不信的話,我能說出你的真實身份。”

聞言,司徒瑾琰的心中一咯噔,莫不是,自己先前不小心暴露了?

正在回憶自己是否露出破綻的司徒瑾琰冷不丁就聽到了初棠的話,頓時有幾分哭笑不得。

“你的真實身份就是,西邊林子外的大老虎。”

“你真的醉了。”

“我真的冇醉。”初棠擺擺手,端起酒杯湊近司徒瑾琰,“再給我倒一杯。”

“這翎桃酒雖清甜可口,卻容易醉人,初小姐你真的醉了。”

“胡說。”

初棠一把甩開司徒瑾琰想要攙扶她的手,自己顫顫巍巍地站起身來,她的身子左右晃盪著,惹得司徒瑾琰不得不時刻盯著她,以防她摔倒。

“你不給我倒,我就自己倒,不就是倒酒嘛,嘁,誰不會啊?”

她伸手想要去夠酒罈,試了幾次卻都夠不著,“奇怪,明明隻有一罈酒啊,為什麼有那麼多壇?”

初棠隻覺得自己花了眼,正想再湊近些,卻不想腳下冇穩,突然就往一旁栽倒了過去,卻不想,直接將司徒瑾琰的麵具打落了下去。

見狀,顧不得拾起麵具,司徒瑾琰迅速攬住了初棠的腰身,這纔不至於讓她摔倒在地。

這下,初棠可謂是徹底貼近了司徒瑾琰,看著近在咫尺的他,初棠隻覺得自己是在做美夢。

眼前之人的麵容,比以往所見過的都更甚之。

融彙了千般情緒的墨黑眼眸,深邃得如一汪深潭,長眉如劍,鼻梁高挺,不知不覺間,初棠就看花了眼。--丫鬟的神色卻有幾分古怪,支支吾吾著半天說不出來話。秦書瑤也意識到了不對勁,“怎麼回事?”丫鬟連忙跪下,磕著頭說道,“小姐饒命啊,計劃,計劃失敗了。”“失敗?”秦書瑤的手一頓,猛地折下了一朵花,她將花扔在一旁,冷聲道,“失敗是什麼意思?快給本小姐從頭說來。”“那,那初棠不知怎得,竟然救活了那女孩,計劃敗露,千娘就咬碎毒藥自儘了。”丫鬟說完,越發把頭埋低了下去,根本不敢抬頭看向秦書瑤。秦書瑤一怔,繼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