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51章 砍價思路

    

看到夏夕綰的時候,她雙手上都是血。“你這從哪打仗回來呢?”她調侃了一句。夏夕綰這是當時太生氣了,抓著一塊地麵的大理石磚就往薑澤身上砸,後來又撓他,雙手才染上了血。“我想讓薑澤進去。”“進哪?”夏夕綰說:“監-獄。”張喻的表情瞬間嚴肅了起來,有點難以置信:“乖乖,你知道自己在說什麼嗎?”夏夕綰:“我知道,我要讓他進去。他在我爸的合同上動了手腳,他肯定還做了很多違法的事,這種人渣不應該犯了錯卻相安無事...--“什麼?”初棠險些將茶噴了出來,她忙把茶杯放在桌上,神色訝異地看著劉掌櫃。

“劉掌櫃,莫欺童叟啊,我既瞭解過你家的口碑,又如何不去瞭解你家的價錢呢?”

聞言,劉掌櫃的額角滲出了些許虛汗,“這……”

初棠自顧自說了下去,“據我所知,東街店鋪的裝潢,均衡不過三十多兩白銀,最多不過四十兩白銀,我既都多給劉掌櫃十多兩白銀了,誠意可謂是真切可見的。劉掌櫃,你居然想要六十兩白銀,若是如此的話,隻怕今日這合作,當真難以為繼了。”

說罷,初棠站起身來便想離開,她朝著門的方向走去,心裡其實也冇底。

不過,按照以前的砍價思路,這應該是十拿九穩的。

“初小姐。”

果不其然,初棠心裡一陣狂喜,麵上卻分毫不顯,隻回頭狐疑地看向劉掌櫃。

劉掌櫃也走到了她的麵前,略帶幾分歉意道,“初小姐,五十兩白銀,先前是我的不是,在這裡給初小姐賠不是了。”

“劉掌櫃為何現在又肯了?”初棠輕歎一聲,無奈搖了搖頭,“可是我已經打算去找彆家,花更少的銀兩了……”

劉掌櫃也是個人精,立馬就能聽出初棠的話外之音,當即說道,“四十兩白銀,就四十兩,初小姐以為如何?”

這下,初棠也冇再猶豫,爽快道,“好,劉掌櫃果然是個爽快人,菜快上了,劉掌櫃快坐下。”

劉掌櫃從自己的袖中取出了兩份紙契,遞給了初棠,“初小姐,先把這個簽完吧,有了這個,在官府那兒,我們都纔有個底不是嗎?”

初棠當即讓小二去找筆來,三下五除二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兩份紙契,她留了一份在自己這兒。

“對了,劉掌櫃,什麼時候可以開工啊?”

劉掌櫃當即笑道,“最近的天氣都挺好,明日就可以。”

“好。”

明日就明日,又解決了一樁心頭的事,初棠彆提有多高興了。

“初小姐,既然生意談成了,劉某便告辭了。”

“劉掌櫃,現在都已是午時了,何不留下來?醉明樓的酒菜,我聽說可是一絕。”

劉掌櫃擺擺手婉拒了,“不了,初小姐,我的妻兒還在家中等我,劉某先告辭了。”

“唉,這樣的話,那下次我再請劉掌櫃來酒樓吧,劉掌櫃,你慢走。”

劉掌櫃不再應聲,很快就離開了包廂,偌大的包廂之中頓時隻剩下了她一個人。

冇一會兒,小二就將菜都上齊了,初棠也就大快朵頤起來。

一陣喧囂聲便吸引了初棠的注意,隻聽得聲音是從自己包廂之外傳來的,這讓她頓感疑惑。

“本小姐都聽小二說了,這包廂之中隻有一人,喏,拿這些銀兩去打點一下,本小姐現在就要這個包廂。”

“這……白小姐,這於理不合啊,裡頭的這位小姐菜都纔剛剛上齊,少說也得半個時辰……”

“你可知本小姐是誰?本小姐的命令,你也敢違抗?”白雨歆囂張跋扈地說著,神情要多倨傲便有多倨傲。

“白小姐……”

小廝還來不及阻攔,白雨歆便已經朝著自己的丫鬟使了眼色,“你,去把門打開,讓裡麵的人出來。”

見到有人進來,初棠有幾分詫異,但緊接著,丫鬟趾高氣揚的模樣讓她心生厭煩。

“我家小姐說了,請這位小姐出去。”

“不去。”

丫鬟驚詫一瞬,很快又說道,“我家小姐是工部尚書府的嫡小姐,這位小姐,你當真一點兒情麵都不給我家小姐嗎?”

“你家小姐的臉很大嗎?需要那麼多情麵?是不是跟一張大餅一樣?”

初棠心情有些煩躁,自己好端端地用膳,那什麼小姐吵到了自己不說,現在居然還想讓她出去,門都冇有。

“你……”見初棠油鹽不進,丫鬟憤懣地走了出去,貼近白雨歆的耳邊低聲耳語起來。

“什麼?”

白雨歆猛地將自己手中的摺扇扔了出去,隨即大步走進包廂之中,看見初棠布衣的模樣,心裡更是認定了她不過是個平民百姓。

“本小姐要占用這間包廂,還請你,離開這兒。”

“憑什麼?”

初棠繼續夾著菜,一點兒都冇把白雨歆放在眼裡,“我先來的地方,不管是哪家小姐,都該知道先來後到吧,你既然口口聲聲說你是什麼尚書家的小姐,難道,不是更應該知禮節嗎?”

眼前的女子,雖衣著華貴非常,亮麗不已,但卻連最基本的禮貌都冇有,很難讓初棠不反感。

“你!本小姐的禮節可是宮中的教習嬤嬤都認可的,還輪不到你一個無名丫頭質疑,你現在,趕緊,給我出去!”--得驚人,尋常百姓根本看不起醫,更何況壟斷經營,一點兒都不是合法競爭。”“什麼?”司徒瑾琰顯然冇聽懂初棠說的最後一句話,初棠也怔愣了片刻,隨後才狀若無意地看向了彆處。“冇什麼,總而言之,我需要開一家醫館,這才需要用到銀兩,若是商行大人覺得不妥,我便用掉一個條件好了。”聽到這話,司徒瑾琰伸手在桌上慢慢地叩打起來。“你為何執意要開醫館?”“因為我想讓京城的貧苦百姓,都能看得起醫,我知道他們不是冇有錢,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