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52章 狀告初棠

    

北梔哪裡像是母女呢?“孩子還小,我們能喝的藥她喝不了。”婦人也點頭道,“正是如此呢,我就是擔心這個。”初棠一邊給下一個診脈,一邊麵不改色地跟婦人說道,“稍後我開一個溫和的方子就是了,隻怕她吃不得苦,你多備些蜜餞和甜食。”“知道了,初大夫。”初棠看了看麵前臉色蒼白的男子說道,“你的脾胃有些虛弱,平日裡多吃些清淡之食,忌口辛辣之物,如此養上些時日,便無事了。”男子一愣,“初大夫,不用喝藥嗎?”初棠搖了...--初棠隻覺得用膳的好心情都被敗光了,但,白雨歆越是想要她趕緊出去,她偏就放慢速度,越發慢條斯理地吃著。

醉明樓的掌櫃也都走了進來,一看見這場麵隻覺得頭大,他小心翼翼地走到初棠的麵前。

“這位小姐,這樣,今日的酒菜,醉明樓不收你的錢,你要不,就把包廂讓出來?”

初棠挑了挑眉,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環視了一圈周圍的人,正當旁人以為她打算讓出包廂時,卻見她雙手抱著胸,不屑地冷笑一聲。

“真是好笑,就算我讓出包廂,這些菜不也得撤走了嗎?這不就可惜了?再者說了,不讓人用完膳,傳出去,也打了醉明樓的招牌不是?”

初棠看向白雨歆,“至於這誰家的小姐,事情宣揚出去,你的好名聲隻怕從此蕩然無存了吧……”

幾人被初棠的話堵得啞口無言,恰在這時,藺聞雪走了進來。

一看見初棠的模樣,她隻覺得心中有一陣奇怪的感受,總覺得,這模樣,似曾相識……

但她很快就移開了眼,走到了白雨歆的旁邊。

“雨歆,我剛瞧著那邊一間包廂的人走了,我們過去吧,犯不著與這位小姐為難。”

白雨歆一聽,喜笑顏開,也就挽住藺聞雪的胳膊走了出去。

“聞雪姐姐說的是,哼,剛剛那個見識淺薄的丫頭,肯定還不知道自己到底得罪了什麼人呢。”

“雨歆,莫與旁人計較。”

兩人的身影漸漸走遠,聲音也小了許多,見她們都走了,掌櫃也就不好再為難初棠了。

“小姐,今日的事,是醉明樓不對,這單,我們給小姐免了。”

“行了,我知道了,你先走吧,我想安安靜靜地用膳。”

“好的,小姐。”

掌櫃說著就走了出去,初棠這才繼續吃了起來,雖然心情被攪毀了,但是能夠免單,她的心情就又冇那麼糟了,更何況,她今日又解決了一樁心頭的事。

——

一大早,刑部府衙的門口,不少人便被一陣鼓聲吸引了注意力。

待到衙役出門察看時,卻發現擊鼓的人是秦書瑤,原本還不以為然的他們頓時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秦小姐,這上達皇上的耳目,可不僅僅是擊禦鼓便能達成的,還需秦小姐準備相應的文書,蓋上印章,這些,秦小姐可做完了?”

秦書瑤點點頭,示意自己的身後的丫鬟將文書拿了出來,遞給了衙役,衙役更加不敢輕慢於她。

“本小姐要見刑部尚書,有件要緊之事,我要親自麵聖說之。”

圍看著的百姓不明所以,但看見是秦書瑤,他們也都紛紛來了些興趣,畢竟,秦書瑤可是遠近聞名的不好惹啊。

雖說是要當著皇帝的麵說,但秦書瑤卻有意無意地說了出來,“本小姐要狀告一位名叫初棠的女子,她本是秀女,卻找人假冒自己進宮選秀,試圖欺君罔上,此等大事,連同本小姐手中的證據,本小姐定要一五一十地上稟給皇上。”

聽完這,圍觀的百姓頓時炸開了鍋,紛紛議論了起來,一傳十,十傳百,這訊息,很快就不脛而走。

“秦小姐且慢,請隨我們進來。”

衙役收起文書,恭恭敬敬地將秦書瑤請進刑部之中,再備上了好茶。

“秦小姐,你且先坐,厲尚書稍後就來。”

秦書瑤從不與人客氣,點點頭就坐了下來,自在的模樣好似這裡不是刑部,而是她的家一樣。

冇一會兒,厲遠就急匆匆地過來了,一見到秦書瑤,他的神色也鬆緩了許多。

“原來是書瑤啊,我與你父親可多有交情啊,此番既是書瑤想要麵聖,你放心,你厲叔叔定然幫你達成此事。”

秦書瑤也不起身,隻隨意地點了點頭,“有勞了,厲叔叔。”

也不是什麼人都能稱得上她一句叔叔的,秦書瑤在心底兀自腹誹著,若不是此刻當真有求於厲遠,這聲叔叔,她也不屑於叫出口。

京城之中,多的是與她攀親道戚之人,而她,也向來不屑於此。

厲遠並未耽擱,知道她是秦鴻的女兒,便無論如何也不能怠慢於她,當即讓人抓緊將秦書瑤的麵聖文書轉送去皇宮之中。

“書瑤,這裡雖然是刑部,但你也莫要拘謹,待稍後皇宮中的意思傳來,你便隨我一道入宮。”

說完,厲遠便又招呼起了下人,“都還愣著乾什麼,還不快給秦小姐上些點心。”

“多謝厲叔叔。”

等候的時間說長也不長,說短,卻也不短,但冇多久,皇宮之中的傳信竟當真到達了刑部府衙。

“書瑤,快,隨我一道入宮麵聖。”--原本坐在包廂之中不聞拍賣會之事的秦鴻和秦書瑤都驚訝起來,他們齊齊走到了欄杆處。秦書瑤更是一言不合直接怒罵,“你一個花魁,竟敢攀咬我爹?你哪來的膽子?”綸茉抬頭看去,視線直接越過秦書瑤,落到了秦鴻的身上。“二十年前,你在臨州與我娘相愛,與她珠胎暗結,你欺騙她自己要去京城買大宗藥材,實則隻是為了迎娶通政使的女兒為妻。”說著說著,綸茉哽咽起來,“可憐我娘久等你無歸期,寒冬之月投河自儘……”“你胡說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