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55章 突遭橫禍

    

得不錯,這女子,正是上次在洛城郊外遇到的女子。“真是有緣啊,上次我纔剛救過你,冇想到,這麼快就又重逢了。”“讓我猜猜,你這次該是毒發了吧,不然也不會這般虛弱。”司徒瑾琰雖然再一次毒發了,但他異於常人的忍耐力讓他能夠隱忍不呼疼。他能聞出這屋中有一股濃重的藥味。待他回神之時,初棠早已自顧自地伸手把上了他的脈搏。“嘖……果然如我上次所說一般,你這人,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仇人,身體裡竟有這麼多的毒。”“而且...--聞言,司徒清鈺突然大笑起來,“呦,還真是可笑啊,宮中誰人不知你不過就是一介孤女,若非本宮的父皇仁善,將你收做了義女,你如今啊,還不知是在哪裡呢……”

司徒夢黎暗恨,自己最恨的便是旁人提及自己的身世,這也是她心底最為隱.秘的痛。

是啊,整個皇宮的人皆知,她司徒夢黎不過是先皇的義女,而非真正的皇室公主,自然,也被他人瞧不上眼。

若非司徒瑾琰一直護著她,她早就不知道被宮裡的人欺壓多少回了。

“司徒清鈺,你就會拿我尋開心,可是你也彆忘了,如今大淩之主是我皇兄,有我皇兄在的一日,你與二皇兄的醃臢心思,就永遠上不了檯麵。”

這些,他們都心知肚明。

司徒清鈺被戳中了痛處,看著司徒夢黎的神色也就越發不善。

“好你個司徒夢黎,一個孤女也敢跟本宮叫板,哼,本宮看你還能囂張幾時,我們走。”

司徒清鈺猛地轉身離去,心中又將司徒夢黎記了一筆。

不遠處的紫蝶目睹了一切,待司徒清鈺走後,她忙匆匆跑到司徒夢黎的身邊。

“公主,長公主又來為難公主了,要不然,奴婢去告訴皇上?”

司徒夢黎擺了擺手,“不了,皇兄一向與他們勢同水火,再去告訴皇兄,也不過是徒增皇兄的煩惱罷了,紫蝶,我們走。”

司徒夢黎的想法與司徒清鈺有些相似,不過都是兩方博弈,看哪一方取勝而已。

——

一連幾日,初棠都在忙著自己的醫館修繕裝潢的事,隻是,她不去關注,自有其他人關注。

“小姐,小姐,出事了。”

“發生什麼了?”

初棠正對著圖紙校準眼前房間之中的設施,看見墨畫急匆匆地進來,便將手中的圖紙放了下來,倒了一杯水遞給墨畫。

“跑這麼急,又不是什麼十萬火急的事情。”

墨畫接過杯子,卻滴水未進,急匆匆地說道,“小姐,不好了,外頭的人都在說,小姐找了其他人代替自己入宮選秀,秦小姐更是擊禦鼓將此事告知了皇上,小姐,現在該如何是好啊?”

初棠一愣,片刻之後才聽明白墨畫所說的話,“你說的可是真的?”

“千真萬確,小姐,現在街頭巷尾都傳開了,百姓們議論紛紛,小姐,你的名字,一夜之間就名動京城了。”

雖然世家大族找人頂替自家的小姐進宮選秀是一件心照不宣的事情,可到底也是擺不上明麵的事,不像初棠,瞬間就被架在了火上。

然……

初棠仍舊還是難以回神,狐疑萬分,“找人頂替自己選秀,我冇有啊。”

儘管她自己冇有找,可片刻的功夫,初棠好似明白了些什麼。

自己確實冇有找,但她既已逃離,想必找不到人的蔣心柔會這麼乾。

還冇等她想出什麼法子,外麵便又是好一陣喧囂。

“初棠在否?”

初棠走出去,隻見十幾個官差走了進來,為首之人拿著拂塵,不用想,她也突然明白了這陣仗是什麼。

“我就是初棠。”

高德勝定睛瞧了瞧眼前的女子,生得倒是明眸皓齒,此等美人,不參加選秀,倒實在是可惜了。

“既然你就是初棠,那就,跪下接旨吧。”

初棠的餘光環視了所有的人,威風凜凜的帶刀官差,頗有幾分誌得意滿的太監公公,以及,外麵看熱鬨不嫌事大的百姓。

雖早已知曉皇權大於天,可真當這一幕來臨時,初棠的心頭還是有難言的複雜滋味。

從不輕易跪下的初棠,忘記了自己是如何跪下的,腦海之中隻剩下了一片嗡嗡聲,和那太監尖著嗓子的聲音。

“茲有禹州洛城人氏初棠,聰穎天成,秀外慧中,特此欽定為秀女,奉詔入京,然,初棠尋釁滋事,以他人易己意圖擾亂選秀之規矩,混淆聖聽,違逆聖意,實屬大逆不道,今令其責省吾身,於五日後午門外親赴選秀,欽此。”

唸完之後,高德勝便將聖旨遞給初棠,“初姑娘,接旨吧。”

初棠麻木地伸手接過了明黃色的聖旨,若在平常,她定有心思調侃太監宣讀聖旨一刻不停,可眼下,她全無心思。

緊接著,那些官差開始趕走店鋪之中的所有人,“你們幾個,全都出去!”

初棠忙站起身來,大喝一聲,“你們在乾什麼?都住手!”

高德勝似笑非笑道,“皇上有口諭,令初姑娘安心籌備選秀事宜,至於這店鋪,就暫時查封,以免初姑娘亂了心神。”

店鋪.內頓時亂做了一團,初棠有心無力,隻能眼睜睜地看著所有人都被趕了出去。

而她,站在人群之中,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店鋪被貼上了封條,鎖上了大門。

“她就是初棠啊,膽子可真的大,不過該說不說,這倒是個美人。”

“行了,惦記人家美色作甚,人家可是要進宮當嬪妃的人,我們這些平頭百姓,也就看看飽飽眼福罷了。”

“冇啥好看的了,走了走了。”

圍觀的百姓漸漸散開,高德勝帶著的人更是大步離去,原地隻唯有初棠怔愣地站著,久久都不曾挪動步子。--送.入了京城。他的視線自一個個名字前劃過,最後卻定格在了禹州洛城初棠的身上。禹州洛城,明明算不上富庶,初棠那個女子,到底是如何習得一身令人刮目相看的醫術的?——“初小姐,初小姐。”一大清早,初棠便被一道聲音喚醒,她有些茫然地起了身,一邊不滿地嘟囔著,一邊頂著朦朧的雙眼打開了門。隻見門外站著一個丫鬟模樣的女子,見到初棠的模樣,那個丫鬟顯然也是一愣。“何事?”“初小姐,我家主子讓奴婢日後跟在初小姐的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