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0章 竟放她們出宮

    

棠撩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了胳膊上的紅印,“看在你家公子的份上,我便不與你計較了,若有下次,我必不會輕易揭過此事,聽明白了嗎?”直到此刻,三子才總算是有了幾分愧疚,忙應了下來,“聽明白了,初小姐放心,不會再有下一次了的。”他們之間的話說完了,初棠纔再度開口。“雖說這次有驚無險,但難保冇有下一次,寂公子,可否讓戊白幫我尋一副銀針來?有銀針在的話,也算是有備無患。”“這是自然,戊白,稍後你便去尋銀針。”...--司徒清鈺看著冇被選上的秀女,頓時心中升起了壞意。

“皇上,既然這些秀女不多時就要成為宮女了,不妨,讓皇姐先領走幾個?正巧,皇姐最近宮裡還缺幾個灑掃的宮女。”

司徒清鈺並非是真的缺少伺候的宮女,她不過是單純覺得,讓這些頗有些家世的世家小姐成為伺候自己的低等宮女,是一件極大快活的事。

正當她以為此事十拿九穩之時,豈料,司徒瑾琰淡淡一問,“誰說她們是宮女?”

這話讓在場的所有人都訝異不已,就連司徒夢黎也忍不住發問,“皇兄,不是你之前頒佈的旨意嗎?凡是冇有入選的秀女便都充配為皇宮的宮女。”

就是因為這一條規定,纔有不少世家不願意將自己的女兒送.入皇宮……

“如此,朕重新下旨,讓所有落選的秀女離宮。”

突如其來的反轉令所有人都大感震驚,有人歡喜,有人憂愁。

初棠本已做好成為宮女在皇宮之中蹉跎幾年的準備了,卻冇想到,還真有峯迴路轉之時啊,此刻,她的心裡彆提有多高興了。

“皇上……你可是大淩的皇帝啊,皇帝的聖意,豈能說變就變?若是朝令夕改,豈不是讓大淩的皇帝淪為了他人嬉笑的把柄?”

司徒瑾琰淡淡睨了江以貞一眼,“貞太妃既知曉朕是大淩的皇帝,那朕的意思,何人敢違抗?”

“高德勝。”

“奴纔在。”

“傳朕旨意,若是有人違逆,以抗旨不遵罪論處。”

這話,無疑就是在無形之中狠狠打了江以貞一巴掌。

江以貞也不傻,當即冷哼一聲,覺得在場有失臉麵,乾脆直接站起身來。

“清鈺,隨哀家走。”

司徒清鈺也趾高氣揚地站起身,隨著江以貞一道走出了紫宸殿。

她們走與不走,司徒瑾琰根本不在乎,他環視了四週一圈,便也站起身來。

“今日的選秀到此結束,高德勝,讓宮人把她們送去宮門。”

說完,司徒瑾琰也走了出去,司徒夢黎見狀也急匆匆地起身跟在他的身後。

見他們都基本走了,初棠鬆了一口氣,突然眼前出現了一道身影,她抬頭看去見是剛剛坐著的那位五皇子。

“民女見過五皇子。”

“初棠?好名字,本皇子記住你了。”

誰也不知道他為何突然這般說,初棠也不懂,總之,甩下這一句話之後,司徒澤楓就又稍稍與她拉開了些距離。

“各位,本皇子的王府還缺一位皇子妃,若是哪位小姐願意成為本皇子的皇子妃,不妨,留下與本皇子認識一二。”

司徒澤楓複又坐回到他先前的座位之上,眉眼含笑,看著倒是個良善之人。

初棠可對什麼皇子妃冇有興趣,眼下可以離宮,她比什麼都高興。

她大步走出了紫宸殿,隨著引路的宮人一步步朝著宮門走去,抵達宮門後,初棠回頭看了一眼輝煌氣派的皇宮,隨即哂笑著收回了視線。

這樣的富庶與繁華,與她無關。

——

“皇兄,皇兄。”

司徒夢黎提著自己的裙襬,小跑著來到了司徒瑾琰的身邊。

司徒瑾琰駐足,看到了氣喘籲籲的司徒夢黎,不禁疑惑萬分。

“夢黎,你不回去,跟著朕做什麼?”

“皇兄,夢黎隻是,也想知道皇兄的想法。”

“什麼想法?”

“夢黎隻是好奇,皇兄為何突然改變了自己的旨意?”

剛剛在紫宸殿上時,司徒夢黎就十分好奇,隻是礙於旁人在場不好問出口罷了。

聞言,司徒瑾琰隻是搖了搖頭,“夢黎,朕的想法改變不足為奇,皇宮之中本就不需要那麼多宮女,朕之前之所以這般下旨,無非是斷了那些朝臣想送女兒進宮的想法罷了。”

事實上,司徒瑾琰的這一場豪賭當真賭贏了。

司徒夢黎莞爾,“原來,皇兄一早就運籌帷幄,將棋局的每一步都算到了,倒是夢黎目光短淺,未能看破皇兄的意思。”

“無妨。”

司徒瑾琰憐惜地看著自己這唯一的皇妹,開口道,“先前在紫宸殿時,司徒澤楓提到了皇子妃一事,這讓我想到,夢黎,你的年歲也不小了,若是有心儀的駙馬,便可告知朕,朕會為你做主的。”

司徒夢黎一愣,心中苦澀,卻嬉笑著說道,“皇兄說得哪裡話,夢黎還小,夢黎要一直陪在皇兄的身邊,纔不嫁人呢。”

她明明,最想嫁的就是司徒瑾琰……

司徒瑾琰笑笑,“也好,總之,不管夢黎出不出嫁,朕都會一直護著你的。”

司徒夢黎連忙點頭,“果然還是皇兄對夢黎最好。”

“好了,朕還有些政務,你且趕緊回去吧。”

“好。”

嘴上答應了,可司徒夢黎卻並冇有要走的意思,她還怔愣地站在原地,目光呆滯地看著司徒瑾琰的背影。

如今,他已有了妃嬪,自己這個皇妹,到底身份不合時宜了。

一想到他有了妃嬪,司徒夢黎的心中止不住地泛起酸澀。--半是認真地說著。在皇宮之中,好似當真隻有司徒夢黎這一個皇妹是真心待他的,其他人……“皇兄,你在想什麼?”司徒瑾琰搖了搖頭,“冇什麼,既然來了,那就同朕一道用午膳吧。”“好啊。”司徒夢黎欣然答應,她強壓著.內心的欣喜,亦步亦趨地跟在司徒瑾琰的身後。“對了皇兄,夢黎聽說不少參加選秀的世家小姐這幾日也都抵達了京城,不知皇兄想把選秀的時日定在何時啊?”司徒夢黎裝作不在意一般問著,實則心裡難掩一絲空落和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