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2章 不缺普信男

    

多來府上走動走動。”“承蒙寂夫人的喜歡,日後我定多來府上,還望夫人屆時莫要覺得我叨擾了纔是。”“那肯定不會的。”見到自己的父母都圍在初棠的身邊,寂扶幽的心裡五味雜陳,複雜得很。“你這小子,還愣在那裡乾嘛?還不快去吩咐灶上多做幾個好菜,初姑娘初來乍到,可不能讓人覺得我們招待不週啊。”聽了寂成廖的話,寂扶幽連忙應聲而去。今日的寂府,自是比往日裡熱鬨許多,用膳時,初棠成了所有人關注的焦點,菜剛上齊,她的...--聽到這,初棠的嘴角略微一抽,大淩第一醜女,這噱頭,還真是讓她欲哭無淚。

“這個初棠,到底有多醜啊?”

“我聽說啊,她滿臉都是疙瘩,太醫甚至說她的臉永遠也無法恢複了,這可不就是醜女嗎?”

一男子狠狠地啐了一口,“世間竟還有這般醜的女子?這醜女,嫁給我我都不要。”

初棠一愣,看向那個男子,卻發現那男子滿臉長滿麻子,相貌醜陋不堪,身材矮小。

這……她也不嫁給這樣的人啊!

初棠心中暗自覺得好笑,果然,哪裡都不缺普信男。

初棠繼續走著,讓她意外的是,每逢見到的人,她能聽到的言論竟都出奇的一致,全是在談論她的,準確地說,是在談論醜女初棠的。

漸漸的,初棠也察覺到了其中的蹊蹺。

若說她相貌醜陋倒也無妨,可營銷大淩第一醜女,這勢必有人先開了這個口子,也就是說,有熟知昨日選秀之事的人在暗地裡造謠生事。

初棠的眸色變得深邃了幾許,看來,她又得麻煩南宮絕了……

——

今日上朝,凝重的氣氛較之往日更甚了幾許。

諸多朝臣麵色帶著凝重,唯有司徒瑾琰恍若不察一般兀自坐著,心情難得爽朗。

下麵的朝臣互相對視了一眼,終究,工部尚書白承第一個站了出來。

“皇上,你下旨選秀之前便說,落選的秀女將充數成皇宮的宮女,可如今選秀大事剛剛落下,皇上為何朝令夕改,又撤除了這一條旨意?”

司徒瑾琰笑而說道,“朕這些日子又看了先前眾位愛卿遞送給朕的摺子,朕也意識到了這條嚴苛的規矩不合時宜,故,便又廢止了,如今眾位愛卿,怎麼好似又不滿了?”

“這……”

朝臣交頭接耳,愣是也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先前勸說皇帝廢止這規定,自然是因為他們也想送自家的女兒成為皇宮中的妃嬪,可現在他們猶豫不決著冇能把女兒送.入皇宮,皇帝又突然這般做,這讓他們有口難言。

“既然眾位愛卿對此事並無不滿,旨意也已下,此事便按下不必再提。”

司徒瑾琰大手一揮,其他群臣見狀,雖心有歎息卻到底也不敢再度表現出來。

隻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見先前提出的話並未奏效,白承故技重施,隻是換了另外一種.內容。

“皇上,此番選秀之後,不知皇上可有皇後人選?”

司徒瑾琰意味深長地看向白承,“白愛卿,你對工部的事情好似還不如對朕的事情更為操心,朕有無皇後人選,與你白愛卿何關?”

“皇上,立後之事事關國之根本,大淩一日無後,便會使皇嗣凋敝,恐引起外憂.內患啊,微臣鬥膽請奏皇上,早日立後,以正國綱。”

又是一個官員站了出來,“皇上,白尚書所言極是啊。”

“行了,此事朕心中自然有數,眾位愛卿還是應以國事為主,若無他事,眾愛卿便散去吧。”

“至於朕先前下的旨意,再有異議者,以抗旨不尊罪論處。”

司徒瑾琰的話平淡至極,可在場的所有人卻誰都不敢小覷,一個個如同悶聲葫蘆一般退了出去。

走在最後的司徒慕涯不知在想些什麼,回頭若有所思地看了司徒瑾琰一眼,那眼神中不失的便是狠辣。

司徒瑾琰自然也注意到了司徒慕涯的眼神,隻不過,他卻全然冇有放在眼裡,

司徒慕涯的不臣之心,他早有提防,這大淩的皇帝,永遠輪不到司徒慕涯。

司徒慕涯走出金鑾殿,便快步走到了白承的身邊,白承一見到是他,立馬恭恭敬敬。

“穆王殿下。”

“白尚書,今夜可有何打算啊?”

白承頓時就聽出了司徒慕涯的話中之意,連忙俯首道,“臣今夜尚未有其他安排,不知穆王殿下打算……”

“今夜申時,穆王府,本王備下好酒好菜,靜候白尚書與本王一同賞月。”

白承連忙作揖,“既是穆王相邀,臣,定準時赴約。”

司徒慕涯滿意地點了點頭,“如此甚好。”

——

“有月,有酒,有肉,今夜當真是儘興啊……”

司徒慕涯舉起了自己手中的酒杯,對麵坐著的白承也忙舉起了自己的酒杯以示應和。

“穆王殿下說得是,今日臣與穆王殿下相談甚歡,此情此景,實在是不可多得。”

“工部尚書還真是客氣。”司徒慕涯一口將杯中的酒飲儘,隨手就將酒杯扔到了一旁。

“前不久失去張義,本王又失一翼,司徒瑾琰他,還真是可恨。”

司徒慕涯捏緊了自己的拳頭,神色猙獰,帶著幾分不甘。

“穆王殿下,成事也非一朝一夕之事,殿下稍安勿躁,如今朝堂仍有我們這一派的人,皇上他也不可能一下子將所有人都驅逐出去。”

停頓了片刻,白承又道,“再者,皇上他為君不仁,若是我們打著誅伐暴君的名號起事,到那時,各州有我們的.內應,必然會應和支援,待時機成熟,一舉拿下京城,指日可待。”--蛇靈有點毛骨悚然。這一句話含義太大了!對方這麼說,證明他早有預謀!這難道是一個陷阱?淩宇雖然感情遲鈍,但絕對是個戰鬥天才。蛇靈一直不現真身,他知道自己殺多少條蛇都冇用,所以從頭到尾,他都在防著蛇靈。剛剛用內力注入軍刀,畫地一圈,確實是為大戰群蛇做準備,但同時也是在防蛇靈隱藏在地下啊!畢竟無論蛇靈怎麼隱藏,放蛇無效後,最終要敗敵也必須正麵攻擊。排除了地下,最有可能就是從天而降了。魔高一尺,道高一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