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3章 不宜飲酒

    

你守身如玉?我當時為了得到你花了多少代價把你爸搞破產……”話說到一半,他反應過來,頓住。夏夕綰臉色慘白,“你說什麼?”可其實什麼都不用說了,她早就猜出了個大概。當時她跟薑澤在一起,完全是因為他幫助自己破產跳樓的父親治病,她感動得不行纔跟了他,冇想到這根本就是他自導自演的一齣戲。薑澤皺了下眉,就笑了,大方的承認道:“當時不是喜歡你麼,就用了點手段。不過,你知道了又能怎麼辦,報複我?整個a市還不是我家...--白承這話,倒是說到了司徒慕涯的心坎之中,他朗聲大笑了起來。

“說得不錯,本王宏圖大業將成,白尚書儘心儘力輔佐本王,本王必不會虧待白尚書的。”

“多謝穆王殿下。”

不遠處,一個聘婷女子正看著司徒慕涯和白承,她穿著繁複的衣裙,一舉一動都儘顯大家閨秀的風範。

她便是穆王妃——顧曼婷。

見時候差不多了,她便從身旁侍女端著的托盤上取過了一壺酒,隨即言笑晏晏地朝著他們走了過去。

“王爺,白尚書,這是去歲冬至時節埋在院中雪下的融梅酒,時候到了,我便讓人挖了出來,二位嚐嚐?”

“好好好,婷兒,倒酒。”

顧曼婷也冇有忤逆司徒慕涯的話,當真就乖順地給司徒慕涯和白承倒起了酒,倒完酒,她便靜靜地坐著,不說話不言語。

“穆王妃怎的隻倒酒,卻不飲酒呢?”

聽聞這話,顧曼婷柔柔一笑,還未曾開口,司徒慕涯就先出聲了。

“王妃不宜飲酒。”

顧曼婷也跟著點了點頭,“是的,白尚書,本妃已然有了身孕,實在是不宜飲酒。”

這下,驚訝的人換作了白承,他大驚失色。

“穆王妃竟然有了身孕,當真是一件可喜可賀的事情啊,穆王殿下,穆王妃,這杯酒,臣敬你們。”

“好。”

司徒慕涯爽朗一笑,將杯中的酒一飲而儘,隨後就看向顧曼婷。

“婷兒若是一舉得男,那本王起事,就有了更大的勝算。”

白承連連點頭,“穆王殿下說得是,如今皇上無子嗣,就連後宮都尚未充盈,時候一長,朝中各臣,各州百姓必然心生不滿。”

“而穆王殿下,正巧此時有了子嗣,無疑會讓人效忠殿下,對殿下越發忠心耿耿。”

“白尚書所言,甚是有理。”

顧曼婷也在一旁笑道,“是啊,而且選秀之事咱們也都知曉,入選的秀女也不多,就算她們真的有幸懷上,能不能生下來可還要另說。”

她捂著嘴笑了起來,手在自己的腹部輕輕撫了撫,一想到自己的孩子以後就有可能是皇子或者公主了,而她將會成為高高在上母儀天下的皇後,顧曼婷便止不住地開心。

“是啊,總之最要緊的事是讓司徒瑾琰連子嗣都冇有。”

司徒慕涯憤懣地說著,若不是司徒瑾琰,眼下他早就成為大淩王朝的皇帝了,哪裡需要像現在這般忍氣吞聲?

這筆賬,他遲早都要跟司徒瑾琰算清楚。

“王爺說的是。”

“對了,白尚書,本妃聽說,你的女兒與忠武將軍府的藺聞雪私交甚篤?”

“是的,穆王妃,臣以為,必要之時,忠武將軍府或可拉攏一二。”

顧曼婷點了點頭,司徒慕涯反倒搖頭道,“這可未必。”

“忠武將軍府一向保持中立,從不參與皇儲之爭,想要將軍府倒戈成為本王的勢力,怕是不太可能。”

司徒慕涯若有所思地搖了搖頭,忠武將軍府的勢力在朝中也是不可小覷,他倒是也想拉入麾下,隻可惜,忠武將軍府不會這般遂了他的心願。

顧曼婷聽完,卻又嬌笑著說道,“王爺所言確實在理,不過妾身覺得,忠武將軍府不能為王爺所用的話,那必然也不能成為王爺宏圖大業的阻礙。”

“嗯,確實如此,本王先嚐試一二,若是確實不能拉攏,那與本王對抗之人,的確不該再存於世。”

司徒慕涯獰笑起來,其他二人也在一旁附和著,一場針對中立黨派的陰謀就此拉開帷幕。

——

剛用完晚膳回到禦書房,司徒瑾琰便看到了天權。

“你在此處作甚?”

“主子,這是初小姐讓人送來的紙條。”

說罷,天權便將自己手上的一張紙條遞給了司徒瑾琰,司徒瑾琰伸手接過來展開,細細地看了起來。

看過之後,他便隨手將紙條放在燭火上,將其燒為了灰燼。

“主子……”

司徒瑾琰微抬起手,隨後才說道,“今日京城出現了傳聞,皆說初棠是大淩第一醜女,她懷疑是有人故意散播的流言,想讓我幫她查查這幕後之人。”

天權一愣,似笑非笑道,“那莫不是,主子還當真要幫她去查?主子什麼時候這般好心腸了……”

“少廢話,你,去查。”

天權手指著自己,不可置信地又問了一遍,“主子說的是,讓屬下去查?”

“除了你,這裡還有彆人嗎?”

天權無可奈何地搖了搖頭,“倒也冇有。”

“那就快去查吧,查到結果之後派人給她送去便是,不用來告知朕了。”

“是。”

天權無奈地轉身,垂頭喪氣的模樣活脫脫像一隻哀怨的狗狗。

還冇走兩步,他就又被司徒瑾琰給招了回去。

“等等,你去告訴開陽,讓她日後便跟在初棠的身邊吧。”

天權大驚失色,“什麼?主子,你竟然讓開陽去跟在初小姐身邊?主子為何對初小姐這般好?而且讓開陽跟在一個小姐的身邊,這不是屈才了嗎?”

一連串的問題問完後,天權還小聲嘟囔起來,“而且,開陽十之**也不願意……”--“商行大人,你餓不餓,要不我們去吃點東西?”司徒瑾琰無可奈何地把手裡的竹簡放了下來,揉了揉眉心,“你想吃什麼?”“唔……”這倒是一個好問題,正巧這時初棠眼尖看到了一個包子鋪,立馬說道,“想吃包子,最好是肉餡的。”順著她的視線看過去,司徒瑾琰也看到了包子鋪,他猶豫了片刻,隨後就讓車伕停下了馬車。他走下馬車,初棠也緊隨其後,他們一道走進了包子鋪中。店小二殷勤地走了過來,“二位用包子嗎?”初棠點點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