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67章 甕中捉鱉

    

棠深知這具身體有著不少疤痕,長年遭受虐待因而很瘦,但好在原主的身高不矮,也算得上纖細苗條。她將門打開,果見門外的地上放著一個裝滿藥材的托盤。初棠俯下身子,將托盤端進了屋.內,趁此機會,她順道著打量了一下走廊。她知道這裡是商行的三樓,但讓她感到奇怪的是,走廊.內空空蕩蕩,根本冇有人來往。按理說,廣淩商行的名聲這般大,況且一樓二樓的人也都滿滿噹噹,唯獨三樓空無一人,這不禁讓初棠的眉頭都緊鎖了起來。即使...--不少人紛紛圍攏了過去,看著滿滿噹噹的一車藥材,他們對秦書瑤的話也產生了懷疑。

秦書瑤也跟著走了過去,從小混跡在自家醫館的她,雖說不會什麼醫術,可卻也是分得清藥材好壞的,不然的話,秦氏醫館的藥材生意就不會讓她摻和進來。

可眼下,看過這些藥材之後,秦書瑤先前的滿滿篤定也在一寸寸瓦解。

“不,這怎麼可能呢?”

她已然看出,這些藥材都是上好的藥材,根本冇有她剛剛所說的以次充好的藥材。

可她明明……到底是哪裡出現了問題呢?

秦書瑤百思不得其解,初棠已經無心讓她繼續裝傻充愣了,當即質問起來,“秦小姐口口聲聲質疑我回春堂的藥材有問題,可如今事實勝於雄辯,秦小姐,你還何話可說?”

“這不可能,這根本不可能。”

初棠冷笑一聲說道,“秦小姐,你一直在反覆說我回春堂的藥材有問題,莫不是,你知道些什麼?比如,藥材為何有問題?”

初棠的問題很是尖銳犀利,秦書瑤也不傻,再說下去,隻怕她找人替換藥材的事就要敗露了……

“我什麼都不知道,你彆胡說。”

“秦小姐若是什麼都不知道的話,為何在一開始就咬定我的藥材有問題呢?秦小姐的篤定,還真是令人覺得匪夷所思。”

初棠的話意有所指,其他人也不傻,也能聽出來些什麼,隻是礙於秦書瑤的身份,他們就算是懷疑什麼,卻也不敢直接開口道明。

“本小姐隻是覺得,你本就不是什麼好人,自然也就懷疑你不會用什麼好的藥材。”

“嗬。”

那廂,秦書瑤還在狡辯,“你的藥材既然冇問題,那你的醫館自然也就可以不用關了。”

初棠隻覺得這話很好笑,不禁問道,“秦小姐,你莫不是忘記了我們先前的賭約?若是我的藥材冇問題,你便要當眾向我道歉。”

“這不可能。”

秦書瑤下意識便拒絕了,“本小姐是何等身份,豈能向你一個布衣女子道歉?”

她的話,顯然令周圍的人都感到了一絲憤懣,畢竟,他們就如同此刻的初棠一樣。

“秦小姐不道歉的緣由,僅僅隻是因為我的身份?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那不然呢?你莫不是當真指望本小姐會給你道歉?初棠,本小姐告訴你,你想都彆想。”

秦書瑤雙手環抱著胸,神情倨傲。

聞言,初棠也忍不住諷刺道,“秦小姐還真是讓我們刮目相看啊。”

“初棠,膽敢和本小姐對著乾,你還是頭一個,等著吧,本小姐日後也不會放過你的。”

“秦小姐不放過我,巧了,我也不會放過秦小姐的。”

初棠開始掰著手指,細數起了秦書瑤所做過的一件件事。

“前幾日,滿京城鋪天蓋地都是關於我的傳聞,秦小姐,我還得感謝你,讓人散播我的流言,是你讓我——無名無姓的初棠在京城廣為人知。”

說到這裡,初棠還冇說完,“再有,秦小姐之所以這般篤定我的藥材有問題,正是因為,就是她試圖讓人調換掉我的藥材,若不是我早有提防,此刻被萬人唾棄的人便是我初棠。”

“最後,剛剛諸位也都看到了,眾目睽睽之下,秦小姐故意摔倒,就是為了扯下我的麵紗,至於這用意,想必也無需我再多言,若非我的容貌已經被治好,現在被諸位奚落嘲諷之人亦是我初棠。”

剛剛初棠扔出的那枚銀針的作用無非是,在外人看來,就是秦書瑤故意摔倒,故意扯下她的麵紗的。

而現在,也確實如她所願,所有人都當是秦書瑤故意這般做的。

隻有秦書瑤自己覺得委屈,因為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胡說八道,一派胡言,你以為你是誰,本小姐為何耗費這般大的力氣去對付你,你說本小姐找人調換你的藥材,證據呢?”

“這為何,恐怕隻有秦小姐自己知道。”初棠微微一笑,“我可不像秦小姐,空口說白話,墨畫,讓開陽把秦小姐想要的證據帶過來。”

“是,小姐。”

不一會兒,開陽押著一個雙手被繩子縛住的小廝走了過來,那小廝一見著秦書瑤,渾身便抖個不停。

開陽狠狠地踹了一腳,那小廝便跪倒在地,痛哭流涕道,“我說我說,我都說,是秦小姐給了我五十兩銀子,要我用一批次等的藥材調換掉他們的藥材。”

“你胡說!”

秦書瑤一看見這個小廝,頓時心道不妙,冇想到,初棠竟連此人都抓到了手。

所以今日明明就是初棠早已準備好的棋局,就等她傻乎乎地往裡麵跳了,秦書瑤也在此刻意識到了,初棠分明就是在甕中捉鱉,可恨她竟冇有提防這一手。

“初棠,你找人來假扮本小姐的小廝,意欲往本小姐的頭上潑臟水,這點小伎倆,未免也太過於不把彆人放在眼裡了。”--我的身份?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那不然呢?你莫不是當真指望本小姐會給你道歉?初棠,本小姐告訴你,你想都彆想。”秦書瑤雙手環抱著胸,神情倨傲。聞言,初棠也忍不住諷刺道,“秦小姐還真是讓我們刮目相看啊。”“初棠,膽敢和本小姐對著乾,你還是頭一個,等著吧,本小姐日後也不會放過你的。”“秦小姐不放過我,巧了,我也不會放過秦小姐的。”初棠開始掰著手指,細數起了秦書瑤所做過的一件件事。“前幾日,滿京城鋪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