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2章 切莫外傳

    

都吃不了兜著走。”挨訓的幾個暗衛也不敢頂嘴,隻是繼續忙忙碌碌地尋找著司徒瑾琰。房間.內。初棠把紙摺疊好,遞給了司徒瑾琰,“呐,你就先照著這藥方抓藥吧,一日兩次,間隔六個時辰以上。”司徒瑾琰隻覺得自己心口的疼痛在漸漸消減,因而不疑有他便將這張藥方收了起來。“時候不早了,快走吧你,這裡是你的地盤,想來怎麼走也不需要我告訴你。”初棠走了過去把門打開,抬了抬頭,“請吧。”司徒瑾琰緩慢地挪動到了門邊,想再說...--“可是,爹爹……那初棠與我們不對付,難不成,我們當真要眼睜睜地看著她的醫館發展壯大嗎?”

“這不可能。”

秦鴻下意識便否認了,“嗬,這京城的醫館可是老夫的地界,她初棠不過是一個黃毛丫頭,竟敢染指老夫的東西,還想來分一杯羹?這絕無可能。”

秦書瑤也跟著憤憤不平道,“就是啊,初棠憑什麼?但是爹爹,你今日也都當著所有人的麵說不會為難初棠和她的醫館,那我們日後出爾反爾,豈不是落下話柄?”

秦鴻冷笑一聲,“不能正大光明地為難,暗地裡的伎倆,誰又能知道呢?”

秦書瑤一愣,“是啊,這背地裡的東西,旁人又看不見,爹爹,女兒知道了。”

“你知道,你知道什麼啊?”

這時,一道溫柔的女聲響了起來,緊接著,一個容貌豔麗的婦人走了進來。

“你這麼凶做什麼?書瑤可是我們唯一的女兒,她今日受儘了這麼多的委屈,你不安慰安慰她,反倒凶她,有你這麼當爹的嗎?”

秦鴻一見到徐茵,氣勢弱了幾分,“罷了,都是你寵出來的好女兒,你自己看著辦吧。”

“娘。”秦書瑤走過去挽住了徐茵的胳膊,“娘,爹他今日打我。”

“什麼?”徐茵立時氣憤了起來,“你真是,不維護書瑤也就罷了,竟還動手打她。秦鴻,你能耐了啊?”

秦鴻本來心裡就煩躁,這樣一來,便更加氣憤了。

“比起操心這些,你更該操心的是她的婚姻大事,她都老大不小了,是該考慮選一門夫婿了。”

生怕自己的爹孃亂點鴛鴦譜,秦書瑤連忙說道,“女兒隻嫁嘉杭哥哥。”

“哼,你倒是想嫁給那藺家的三子,可他呢?他又何曾差過媒人上咱們家來?”

徐茵也無奈地歎息了一聲,“書瑤既然想嫁給那藺嘉杭,便由著她去吧,正好我的嫂嫂與那藺夫人有幾分交情,到時候,且先去說和說和再看吧。”

聞言,秦書瑤立馬就欣喜了起來,“對對對,先試試看,有這一層關係在,藺夫人應該不大會拒絕的。”

秦鴻也總算是鬆了口,“罷了,那就先試試吧。”

徐茵憂心忡忡道,“隻是,如今書瑤臉麵已失,此事,怕是有幾分棘手啊。”

秦書瑤憤憤地說道,“還不是都怪那個初棠,我一定不會放過她的。”

“你還想如何不放過她?還嫌不夠丟人嗎?”秦鴻嚴厲地問道。

“爹……”秦書瑤嘟囔著嘴,計上心來,“我有辦法對付她了。”

就連徐茵也不禁好奇起來,“什麼辦法?”

秦書瑤故作神秘地一笑,“現如今,她風頭正盛,那我們就姑且讓她再囂張幾天,過幾日,我們這樣……”

——

深夜,禦書房。

高德勝苦口婆心地勸說道,“皇上,已經夜深了,這些摺子留到明日再看也不遲啊。”

司徒瑾琰卻搖了搖頭,“快了,也隻剩下這一本了,朕看完再歇也不遲。”

見狀,高德勝也不好再勸。

待司徒瑾琰將最後一本摺子看完之後,他便隨口說道,“高德勝,今日京城之中可有發生什麼趣事?”

“這,皇上這般問的話,確實是有的。”

“哦?說來聽聽,正好給朕解解悶。”

“是,皇上。”

高德勝說著便將今日京城之中廣為流傳的事一股腦都說給了司徒瑾琰聽,說到末尾,他還不禁又多加了一些自己的想法。

“這說起來,若非是選秀那日太醫都曾親口證明初棠的臉並非人為,奴才都怕是要覺著是那初棠自己所為了。”

司徒瑾琰一時失笑,反倒說道,“還真是她自己所為。”

原本司徒瑾琰對初棠能解毒尚存有疑慮,可在經過此事以及之前她能夠壓製自己體..內噬心毒的事之後,他的疑慮便打消了七八分,心中竟隱隱升起了些許期待。

或許,這個滿身都是謎的女子,當真能給他帶來驚喜也說不定。

“什麼?”高德勝十分訝異,“皇上,那這般說來,她竟如此大膽,而且,皇上為何不治她的罪呢?”

“高德勝。”司徒瑾琰突然就嚴肅了起來。

“奴纔在。”

“此事你與朕知曉便是,切勿外傳,可知道了?”

高德勝點點頭,“是,奴才遵命。”

話雖如此,但高德勝到底還是覺得震驚,皇上什麼時候竟這般和顏悅色了?

司徒瑾琰指了指桌上的奏摺道,“稍後你幫朕收起來。”

“是,皇上。”高德勝見他起身準備離開,不禁又問了一句,“皇上,今日可還要宣妃嬪過來侍寢?”

司徒瑾琰一愣,搖了搖頭,“不必了,夜深了,朕乏了。”

高德勝立馬會意,就這樣目送著司徒瑾琰離開。

——

回春堂剛剛開張,一應事務都等著初棠親力親為,這幾日,她幾乎整日都待在回春堂之中,鮮少外出。

加之,前幾日的事早已傳遍了整個京城,就算是好奇的人,也不禁親自上門來一探究竟。

“你就是初棠?”

一個大娘插隊擠到了初棠的麵前,初棠眉頭微皺,心底有幾分不爽。

“是的大娘,隻不過,你若是要看病的話,可以先到後麵排著隊。”--,我娘說,是青雲出岫的青岫。”“青岫,挺好聽的。”女孩仰著頭看向初棠,“姐姐你呢?”“我啊,我是初棠,謝卻海棠飛絮儘,困人天氣日初長。”“初棠……”女孩點點頭,“姐姐的名字也很好聽,我記住了。”“對了,初棠姐姐,前麵那裡拐進去,就到梨花巷子了,再往裡麵走幾步,就是我家了。”“好。”把青岫送到了家門口,她正想揮手作彆,初棠卻低下頭去溫聲細語地說道,“姐姐我呢,醫術不才,但是略懂一二,可否讓我去看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