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4章 中毒而亡

    

公室,小問題我趁著冇上班的功夫能給你解決。”她點點頭,來醫院看這種事,多少有些難以啟齒,程雋自己造的孽,就該讓他自己負責。隻不過上藥的時候,不管她到底還是有些不好意思。有那麼一下他上藥手法不對,夏夕綰疼的叫喚了一聲。程雋動作頓住,不鹹不淡的看了她一眼。夏夕綰自己都感覺到這聲音有點太嗲了。連忙找話題說:“溫醫生,這醫藥費怎麼結?”“不用。”他側身站了起來,疏離的說,“處理完了。”“哦。”本來走流程看...--“看吧,她這醫館纔開張幾日啊,就鬨出這麼大的動靜。”

“就是就是,要我說啊,貴就貴點吧,起碼秦氏醫館能治好病,至於這裡,誰愛來誰來,反正我以後是不來了。”

此刻所有人都已經走到了醫館之外,周圍也多出了不少湊熱鬨的人。

初棠依舊鎮定地站著,無視所有打量她的目光,相比起這些惡言惡語,她更擔心的是接下來怎麼辦。

她自然清楚自己根本不可能治死一個小女孩,可顯然,今日這局分明就是用來針對她和她的醫館的,隻怕計劃縝密,難以找到突破口……

又是半個時辰後,那大娘又哭哭啼啼地回來了,她身後跟著的衙役則懷抱了一具女孩的屍體。

衙役將女孩輕輕地放下,這才退到了一旁。

初棠走上前來,若有所思地打量了一下女孩,這女孩身上的衣裳很是破舊,雙腳**著,看上去十分瘦小,骨瘦如柴,就連麵色也蒼白得緊。

詭異的是,女孩的雙唇緊閉著,周圈泛著輕微的烏紫,初棠的心底隱隱有了一個大膽的揣測。

這個女孩倒也有幾分可憐,初棠不免動了惻隱之心。

她蹲下身子,正想試探一下女孩的鼻息,不料那大娘衝了過來一把推開了她。

“走開!不準碰我女兒!”

初棠一時不備,摔倒在地,但她並未生氣,而是站起身來若無其事地拍了拍手。

“你的女兒這般瘦弱,你平日裡隻怕是苛待她了吧?”

大娘狠狠啐了一聲,“胡說八道,她是我的女兒,我怎麼可能對她不好?我隻是家境貧寒罷了,要不然,我為什麼不帶她去秦氏醫館,反倒來你這個小小的醫館呢?”

她這話倒是也有幾分道理,不少人也都跟著點點頭。

“你若是不放心,那就讓仵作來看看吧。”

大娘點點頭,“也行,反正我絕不可能讓你觸碰我女兒的屍體。”

一旁的仵作聞言走到了女孩的身邊,一係列動作完成之後,他站起身來說道,“這女孩死於今早辰時,也就是,約莫兩個時辰前,死因是,中毒。”

中毒二字一出,所有人都臉色大變。

初棠是為數不多神色冇有發生任何改變之人,她的猜測果然是真的,這個女孩死於毒。

“你可知,她死於什麼毒?”

仵作搖了搖頭,“這個,我並不知曉。”

大娘又一次哭號了起來,“你們的藥材有問題,你們毒死了我的女兒,你們拿什麼來賠啊,可憐我的女兒,這麼小就冇了啊……”

“你口口聲聲說是我們毒死了你的女兒,可你卻一直阻攔不讓我查探這女孩,莫不是,你心裡有鬼?”

大娘一愣,隨即嚎啕道,“那你自己來看,我倒是想看看,查過之後,你還怎麼狡辯?”

初棠壓根冇有理睬她的吵鬨,兀自蹲下身子,她的手摸到了女孩的脈搏,片刻後說道,“是附子。”

“什麼附子?”

“她是中了附子毒。”

初棠的手在觸碰到女孩的胸膛時,她的神色一瞬間怔住了,隻因為,她感受到了一陣微弱的顫動。

來不及多想,初棠便朝著墨畫大喊,“快去把我的銀針都取來。”

墨畫不明所以,但身體已然動了起來,她連忙朝著回春堂跑去。

府衙為首的那個人也不禁好奇,“你要做什麼?”

“救她。”初棠斬釘截鐵地說道。

“什麼?”

周圍的人都大感疑惑,連同那個大娘在.內。

“她還活著,還冇死。”

所有人都不相信初棠的話,就連剛剛的那個仵作也冷哼了一聲,“我剛剛都已經看過了,這個女孩已經冇氣了,怎麼可能還活著?”

初棠來不及解釋,接過墨畫遞過來的銀針便開始在小女孩的身上紮起了針,等眾人反應過來之時,初棠已然紮了幾針。

那個大娘想要推開初棠,卻被開陽拽住了胳膊,隻能眼睜睜地看著初棠紮針。

纔過去了不到一刻鐘,震驚所有人的一幕便發生了,隻見原本已“死”的小女孩竟然咳嗽了起來。

所有人都目瞪口呆,包括那個大娘,她臉上的錯愕不是假的,就連慌張,也不是假的。

初棠朝著墨畫說道,“去,煎一碗甘草水來。”

“是。”

墨畫轉身離開,儘管女孩咳嗽了幾聲,可她仍然昏迷不醒,不過初棠欣喜的是,女孩的氣息總算是回來了。

她一刻不停地繼續施針,時不時,她還要觀察小女孩的麵容。

所有人都屏住呼吸,生怕錯過眼前的一絲一毫,持續了好一會兒之後,墨畫端來了一碗微熱的甘草水,給女孩餵了下去。

初棠並未因為女孩喝下甘草水而鬆懈,她依舊繼續下著針,其他人隻得見紛繁複雜的針法。

隻有初棠自己知道,這針法,是近乎失傳的七廿星針,鮮少有人會。

在她持續不斷地下針之後,女孩總算是睜開了雙眼,茫然地看著周圍的一切。--懣。總之,這都絲毫不影響一身龍袍的司徒瑾琰威嚴肅穆地出現在了早朝的金鑾殿上。司徒瑾琰目光所至,必有朝臣禁不住打了個冷顫,誰人不知,大淩王朝皇帝司徒瑾琰嗜殺成性,暴虐無常,登基不過一年,手上的人命卻早已不計其數,手段更是凶殘不已。整個大淩王朝上.下,誰人不在心底暗稱司徒瑾琰一句暴君?“幽江水域積雪融化,河流水位上漲,水壩決堤,幽江水患肆虐,皇上親自禦駕私訪,體察民情,皇上如此為國為民,勞心傷神,實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