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7章 陰陽怪氣

    

,那些故意為難她的人,她也全記住了。早已被眾人拋之腦後的陸希菱隻好自己主動說道,“皇上,民女是陸希菱……”司徒瑾琰擺了擺手道,“行了,朕知道了,下一個。”高德勝也頗有眼色,“陸希菱,落選。”聞言,陸希菱麵色煞白,被衣裙掩藏起的手也暗自收緊了幾分。縱然心中有千般不甘,她也隻得走回隊列之中,恰巧,她便站在初棠的身後。選秀的過程實在是太過漫長,初棠站得腿都要酸乏了,偏偏,她還一動也不敢動。好不容易捱到選...--司徒瑾琰冷哼一聲,嘴上卻也絲毫不留情。

“若不是我親自登門,真不知道初小姐什麼時候才能記起來,也是,如今初小姐可是個大忙人了,記不起來也實屬正常。”

這話,初棠聽上去總覺得有幾分陰陽怪氣。

可一想到商行主人總該不會是這樣的人,初棠便又搖了搖頭甩掉了自己的想法。

“嗯……忙倒是還好,隻不過最近來回春堂的人的確多了不少。”

初棠一邊說著,一邊準備起了銀針,回頭見司徒瑾琰仍站在原地,她不禁催促道,“我說商行大人,都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你怎麼還站在原地不動呢?”

司徒瑾琰一愣,隨後便明白了初棠的意思,他動手解下了自己身上的衣袍,雖已不是第一次了,可不知怎的,麵對著初棠,他還是會覺得有幾分不自在。

初棠準備好了銀針,便徑直走到了司徒瑾琰的旁邊,動作迅速地下了針。

一邊紮針,初棠還一邊頗有閒情逸緻地跟司徒瑾琰聊起了天,雖然多數時候都是她自己在說。

“說起來,我最近在京城也算是大出了風頭,商行大人可知道?”

“自然是知道的,我若想不知,都難。”

“也是,你的訊息可比常人都還要靈通。”

說著,初棠靈光乍現,與其等開陽去查,麵前不就有一個知道所有情報的主嗎?

“是這樣的,廣淩商行既四處遍佈,想必訊息也是十分靈通的。”

司徒瑾琰也一聽便知道了初棠心中的小九九,“確實如此,你想知道什麼?”

“我想知道,有關秦鴻的一切。”

初棠還真的一點兒都不跟他客氣,司徒瑾琰暗想。

“你想知道的,隻怕是秦鴻那些醃臢事吧……”

初棠忙點點頭,冇有一點兒猶豫便承認了,“對啊對啊,你怎麼知道?”

司徒瑾琰不瞞著她,“因為最近的事都是出自秦家的手筆,你想報複回去,也實屬正常。”

“果然是他們。”

原先初棠還隻是揣測十之**是秦家的手筆,有司徒瑾琰的這句話在,她已經完全堅信了此事就是秦家人所為。

“商行大人,你都知道些什麼?”

“秦鴻,自幼便習醫術,隻不過,一心圖功成名就,倒也在背地裡做了不少喪儘天良的事。”

“比如?”

司徒瑾琰的眸子變得深邃起來,都說樹大招風,秦氏醫館的宏大免不了引來旁人的猜忌,至於他,也在私底下讓人查過秦鴻。

想要對付秦鴻……司徒瑾琰看了看眼前的初棠,心裡暗道,也許,初棠便是一枚不錯的棋子。

既然如此,他送上些秦鴻的把柄又何妨呢?

“秦鴻早年間還未聲名鵲起時,曾在臨州與一位叫柳瑩的女子有過一段露水情緣,那女子生下了一個女兒,不過卻遭到了秦鴻的背棄,走投無路之下,她便帶著女兒投河自儘了。”

初棠倒吸了一口氣,“嘶,果然是個無情無義之人,我若是猜得不錯,隻怕他背棄了那柳瑩,隻是為了迎娶如今的秦夫人吧。”

“你猜的確實不錯,秦鴻如今的夫人乃是通政使徐錚的女兒徐茵,他的確是在拋棄柳瑩之後便立馬迎娶了徐茵。”

初棠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她冷笑著說道,“這樣薄情寡義的人都能在京城占有一席之地,我初棠更冇有理由無出頭之日。”

司徒瑾琰狐疑地看了一眼初棠,心想這女子變臉怎的如此之快,還來不及繼續想下去,初棠的聲音又再度想起。

“所以……你的意思是,我若想對秦家下手,可以從秦鴻的私生女入手?”

司徒瑾琰見她這般聰慧,一點就通,毫不吝嗇地點頭,“不錯。”

“可是她不是已經死了嗎?難道說……”

初棠的心中已經有了一個大膽的想法,緊接著,司徒瑾琰的輕微點頭也認同了她的想法。

“找一個人頂替便是。”

“可誰會願意做這樣的事呢?”

司徒瑾琰輕咳了一聲道,“這便是我接下來要說的,你可知京城最大的勾欄之地——夜笙樓?”

“不知。”初棠誠實地搖了搖頭,卻又意味深長道,“夜夜笙歌,夜笙樓……這名字還真是耐人尋味啊。”

司徒瑾琰繼續說了下去,“夜笙樓的花魁綸茉,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她或許甘願頂替。”

本著打破砂鍋問到底的原則,初棠忙問,“這是為何?”

“她是臨州人,家境雖不富庶,但至少不該是如今家破人亡的現狀。”

初棠下針的手一頓,“你的意思是,她家破人亡,與秦鴻有關?”

司徒瑾琰點點頭,“她家世代從醫,曾有一祖傳藥方可治十幾種病症,秦鴻得知之後,為了得到這藥方便夥同臨州鹽運使一道謀害了她全家,使得她的家人無辜枉死,幾十口人隻有當時才幾歲的她活了下來。”--另外一種.內容。“皇上,此番選秀之後,不知皇上可有皇後人選?”司徒瑾琰意味深長地看向白承,“白愛卿,你對工部的事情好似還不如對朕的事情更為操心,朕有無皇後人選,與你白愛卿何關?”“皇上,立後之事事關國之根本,大淩一日無後,便會使皇嗣凋敝,恐引起外憂.內患啊,微臣鬥膽請奏皇上,早日立後,以正國綱。”又是一個官員站了出來,“皇上,白尚書所言極是啊。”“行了,此事朕心中自然有數,眾位愛卿還是應以國事為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