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79章 夜笙樓

    

浪來,這纔沒有時刻看管著她。不然,初棠還真不確定自己能不能離開這馬車。“活該,仗勢欺人的狗奴才,本小姐就先替初棠收些利息好了。”她嫌惡地看了一眼車伕的屍體,接著就快步下了馬車,她朝著馬車駛來的方向看了一眼,眼中冷光乍現。“初家,冇有一個人是無辜的,逼死初棠,你們都有份,你們且等著,來日,本小姐定要幫她討回公道。”說完,初棠就急匆匆地離開了這裡,她不清楚那幾個護送的家丁什麼時候會過來,自然不敢再在原...--“是啊,也許日後回春堂能與秦氏醫館一道相提並論也說不準呢。”

——

一大早,司徒清鈺便急匆匆地來到了江以貞的宮中,見她這般慌慌張張,江以貞便低聲斥責起來。

“怎麼這般慌慌張張,一點兒都冇有公主該有的禮數。”

“母妃,這都什麼時候了,你還惦記兒臣這若有若無的禮數,兒臣無禮也不是一天兩天了。”

“你……”江以貞頗有幾分頭疼,“都是你父皇把你寵壞了,冇大冇小的,說吧,這麼早來找哀家,又是有何原因?”

司徒清鈺拉住江以貞的胳膊說道,“母妃,你聽說了嗎?前兩日在回春堂發生的事情。”

“什麼事情?”

看江以貞一臉茫然的樣子,司徒清鈺隻好從頭到尾給她說了一遍。

“想不到,這初棠竟當真有幾分能耐。”

“是啊,所以,母妃,這寂扶幽的病看來傳聞不假,你到底何時纔去幫兒臣啊?”

江以貞搖搖頭道,“此事不急,哀家現在在思慮的,便是這初棠可否為我們所用。”

“母妃的意思是,讓她成為我們的人?”

“不錯,要不是秦鴻那個老匹夫油鹽不進,現如今,慕涯又哪裡會缺錢呢?”

司徒清鈺也附和道,“就是啊,看來,把初棠拉入麾下確實是件好事,她若是識趣也就罷了,若是和那秦鴻一樣不知天高地厚,兒臣也不介意讓她吃點苦頭,憑她一個無權無勢的丫頭,還能反了天不成?”

“說得不錯,鈺兒,這件事便由你來做吧。”

“是,兒臣必會將此事辦妥的,母妃放心。”

——

此刻的初棠還不知自己早已被人惦記上了,仍在心無旁騖地給人看病。

現如今,來回春堂看病的人絡繹不絕,初棠心想,看來自己也是時候再招些人進來了。

時候一到,初棠便讓人關了醫館,自己則和開陽一道換上了男裝。

“小姐,你當真要去那個夜笙樓啊……”

“是啊,夜笙樓,我非去不可。”

墨畫撇了撇嘴,“那小姐都不帶我去,隻帶開陽一個人去。”

初棠回頭一笑,安慰道,“我去呢,是有正事在身的,下次再帶你一起去。”

墨畫無奈地看著初棠換上了男裝,“那好吧。”

初棠一邊拿著摺扇,一邊問道,“我現在的模樣,可像是個男子了?”

墨畫跟著點點頭,“確實像了,單是看容貌的話,若我不知.內情,隻怕也要以為小姐是哪家的俊俏公子。”

“這樣就好。”

得到了滿意的答案,初棠招呼著開陽一道走了。

晚膳之後的時間,纔是夜笙樓最熱鬨的時刻。

初棠身穿著白色蜀繡織錦衣袍,頭髮束冠,手上搖著摺扇,神情漫不經心又帶著幾分玩世不恭,看著活脫脫是一位富家的公子。

夜笙樓難怪是京城最大的銷金窟,剛一入門,初棠便被眼前的一幕給驚訝住了。

隻見雲頂檀木作梁,琉璃為燈,紅綢錦緞作為裝飾,牽出了雲蘿煙夢。

燈光掩映下,數不清的姑娘顧盼流連,她們的身姿搖曳婀娜,麵容姣好,聲音更是清脆動人。

在門口駐足了片刻,初棠便被夜笙樓的老.鴇看到,她雖微微有些詫異,不過還是吐掉了嘴中的瓜子,搖晃著身形走上前來。

“呦,這位公子,怎的如此麵生啊?以前冇來過夜笙樓吧……”

老.鴇用意味深長的眼神上.下打量了初棠一番,見她身上穿著的衣袍也是難得一見的好料子,暗自揣測她非富即貴。

一陣脂粉味進入初棠的鼻腔,她微皺了眉頭,卻不動聲色地忍耐了下去,轉頭用肆意的態度侃侃而談起來,

“是啊,小爺走南闖北,好不快活,先前早有聽聞京城的夜笙樓乃是一絕,花魁綸茉姑娘更是難得一見的絕美佳人,小爺今日便來領略一遭。”

老.鴇咧開嘴笑道,“原來如此,公子怎麼稱呼?”

“唐。”

老.鴇立馬會意,“唐公子,這綸茉姑娘今日會登台獻舞,最好的觀賞地啊,是在二樓的

包廂,唐公子你看你是否需要啊?”

“是嗎?那就來一間吧。”

“好嘞。”老鴇朝身後招了招手,一個花枝招展的姑娘便走了過來,“你來帶唐公子去二樓的包廂。”

那姑娘微微點頭,示意初棠跟著她走,初棠跟著她來到了二樓的一間包廂。

剛走進去,初棠就見到了一扇巨大的屏風,而在屏風之後卻傳來了一陣悅耳的琵琶聲。

初棠繞過屏風,見到一個身姿綽約的女子蒙著麵紗彈著琵琶,看見她,女子站起身來盈盈地福了一下身子。

“見過公子。”

初棠擺擺手,“坐下吧坐下吧,繼續奏你的琵琶。”

女子重新坐下,初棠也跟著坐下,開陽站在了她的身後。

女子伸手彈琵琶,悠揚的琵琶聲傳入初棠的耳中,一曲終了,她還有幾分意猶未儘。--傲。“白小姐……”小廝還來不及阻攔,白雨歆便已經朝著自己的丫鬟使了眼色,“你,去把門打開,讓裡麵的人出來。”見到有人進來,初棠有幾分詫異,但緊接著,丫鬟趾高氣揚的模樣讓她心生厭煩。“我家小姐說了,請這位小姐出去。”“不去。”丫鬟驚詫一瞬,很快又說道,“我家小姐是工部尚書府的嫡小姐,這位小姐,你當真一點兒情麵都不給我家小姐嗎?”“你家小姐的臉很大嗎?需要那麼多情麵?是不是跟一張大餅一樣?”初棠心情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