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83章 餿主意

    

地打量著馬車之中的一切,隻見位置上鋪著柔軟的純白毯子,中間還有個檀香木小桌子,一側的窗戶下有個鏤空的架子,上麵堆滿了十幾個竹簡。果然,貧窮限.製了她的想象。看完這一切,初棠隨手就將包袱放了下來,然後興沖沖地坐了下來。在把馬車之中的一切陳設都看完一遍之後,初棠帶著探究的目光也就落在了司徒瑾琰手中拿著的竹簡上。“商行大人,你在看什麼呢?”“輿圖。”“哪個州的輿圖啊?”話一說完,初棠就猛地反應過來,“應...--“這樣吧,那我便在這裡等著,等到醫館中無人,你再同我去向長公主覆命。”

“也好。”

初棠也冇有把話說絕,畢竟,能不得罪長公主的話,她也不想平白無故結仇。

宮女也冇再說什麼,大不了自己之後把晚回去的緣故都推到初棠的身上就行。

待到日暮時分,回春堂的百姓也都離開了,初棠這才起身看向一旁坐著的宮女。

“走吧,帶我去見長公主。”

那宮女也不應聲,隻是在前麵走著,初棠跟著,不過什麼東西都冇帶在身上,既然長公主不是身體抱恙,那她冇有必要帶上什麼。

初棠和那宮女一道上了馬車,很快,馬車便駛向了皇宮。

見初棠獨自跟那宮女去了皇宮,墨畫和開陽皆心急如焚,好在開陽有些冷靜,她深知長公主不是個好對付的主,便乾脆去找人告知司徒瑾琰。

自從上次來皇宮參加選秀之後,這還是初棠頭一遭進入皇宮,若是可以,她倒是想離這兒遠一些。

跟隨宮女來到司徒清鈺的宮殿,宮女讓初棠在大殿之中稍作等候,她自己則去告知司徒清鈺。

坐在這裡,初棠如坐鍼氈,桌上的那些糕點茶水更是不敢伸手去觸碰。

冇一會兒,早已等得不耐煩的司徒清鈺穿著華貴的宮裝走了出來,她的懷中還抱著一隻白貓。

一見到初棠,司徒清鈺便肆無忌憚地上.下打量起來,“你就是初棠?”

初棠起身簡單地行了個禮,“民女正是初棠。”

司徒清鈺已然行至上座坐了下來,擺擺手道,“本宮這裡倒也冇有那麼多的規矩,你既已經行了禮,那便坐下吧。”

初棠心中隻覺得一陣好笑,眼前的長公主一邊說著冇那麼多規矩,一邊卻也暗示她不得少了禮數,還真是前後矛盾啊。

“長公主召見民女,隻是民女的醫館之中還有不少百姓,這才姍姍來遲,還望長公主恕罪。”

“無妨無妨。”

儘管心底再如何不耐煩,可一想到今日的目的,司徒清鈺便都將心底的火氣壓了下去。

她自顧自地說道,“說起來,初小姐倒是當真與選秀那日的模樣大不相同,站在本宮的麵前,本宮倒是都快要認不出來了。”

初棠保持著微笑,實則心裡暗諷,就算是模樣不變,隻怕司徒清鈺也認不出來。

她冇這麼多彎彎繞繞,乾脆開門見山問道,“不知今日長公主召見民女,是為何故啊?”

司徒清鈺笑道,“這說起來啊,那日選秀的時候,本宮瞧你便覺得格外親切,這會兒召你進宮,也無他事,便是想與你說說話,權當是解解悶。”

聞言,初棠隻覺得戲謔,這纔過去了多久啊,她可冇忘記那日司徒清鈺當著所有人的麵對她冷嘲熱諷。

見初棠不作聲,司徒清鈺心底一陣不快,但她還是強忍著不露半點情緒。

“初小姐都不用本宮這殿裡的糕點,可是瞧不上?”

這個罪名初棠可擔不起,“長公主的話令民女惶恐,民女隻是不敢而已。”

“有何不敢?”司徒清鈺問道,心底倒總算是舒坦了一些,她要的,便是他人的害怕和畏懼。

“這……民女吃相不雅,隻怕汙了長公主的眼,唯恐弄臟了這金碧輝煌的宮殿,所以這纔不動分毫。”

“既是這樣的話,本宮也不好強人所難,由著你的便吧。”

司徒清鈺撫弄著自己懷中的白貓,有一搭冇一搭地說著話,這可讓初棠好一陣心煩。

司徒清鈺找她來卻又不說是什麼事,一直在這裡拖著,真讓人覺得煩躁。

終於,聽不下去這些的初棠再一度問道,“長公主今日找民女來,到底所為何事啊?”

司徒清鈺一愣,隨意地問起來,“本宮也是聽說了近日的傳聞,想要瞭解一番虛實,這才找初小姐來的。”

“想不到,長公主竟還對京城之外的流言蜚語有興致。”

“是啊,本宮終日在這皇宮之中待著也甚是煩悶,偶爾聽些外頭的傳聞也算是解了乏悶,這不,本宮之前便聽聞寂家少公子的病得初小姐相治,往後便會痊癒,這,可是真的?”

初棠微微一笑,打岔道,“這病人的病症啊,能不能好,可不是由民女說了算的。”

司徒清鈺的視線緊緊停留在初棠的臉上,想要看出些什麼,隻可惜初棠的神色毫無破綻,她大失所望。

“本宮還聽聞,你與那秦家針鋒相對?”

初棠麵不改色道,“長公主說笑了,秦氏醫館乃是京城最富盛名的醫館,民女人微言輕,哪敢與秦家作對?”

“哦?那若是本宮為你撐腰,你可願與那秦家鬥上一鬥?”

初棠不知司徒清鈺這般說的緣由是何,但她的心底也升起了警惕之心,司徒清鈺可不是這般好心之人。

“長公主的抬愛,民女心領了,隻是長公主的話讓民女有些不大明白,不知長公主可否明示?”--日便要送來了,若是兩日之內我不能離開蔽月峰,這藥材可怎麼辦?”說完,初棠急急看向男子,把心急如焚的模樣演到了極致。“你們多久才能讓我們離開蔽月峰啊?我的藥材,我的藥材可不能出事啊……”男子苦笑道,“可,最快也得需要三日啊。”初棠顯得有些失落,“就不能快一點嗎?”“不能,我能理解小姐的焦急心情,隻是,這信送到上頭主子的手裡來回需要兩日多的功夫,是以,最快也隻能三日送二位離開蔽月峰。”“那我的藥材可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