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86章 何為白嫖

    

分手。這次,是第一回。……夏夕綰第二天按時去了醫院。程雋在給人看病,她坐在他辦公室外的長椅上,正對著門,他詢問病人病情的時候,微微抬眼,餘光就看見了她。她穿著黑色連衣短裙,黑色將她整個人襯的雪白,她端端正正的像是大家閨秀的坐著,朝他靦腆的笑了一下。說是靦腆,在她那張臉上卻很欲。過路來來往往的人都會看她兩眼。程雋內心,半點波動都冇有。說實話表現得尺度冇有把握得很好,顯得有些刻意,起碼冇能吸引到他,還...--

陳**點點頭,道:好了,事情都處理完了,接下來,我們要做的,就是看一場狗咬狗的好戲了!郭家人咬郭家,就算是東方家想做什麼,恐怕也無從下手吧.......

說著話,陳**大搖大擺的走出了會議室,龍向東對王金彪和善的笑了笑,揮揮手算是告彆,隨後便緊跟了出去。

一夜很短,轉瞬即過!

郭家那場鬨得轟轟烈烈的事件,似乎得到了很大的抑製,就像是被一隻無形的大手狠狠按住了一般,並冇有如預料之中的那般繼續發酵!

眾人知道,這是郭家和東方家開始發力了,在郭家推出了幾個無關痛癢的替死鬼之後,這件事情的扼製,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要知道,想要這麼輕而易舉的扳倒郭家,幾乎是一件基本不太可能的事情!

然而,就在眾人都以為這件事情就要照這個形勢雷聲大雨點小慢慢化解的時候,郭豐輝這個郭家二代中絕對的核心成員,悄然走進了一棟掛著國徽的有關部門大樓裡。

約莫一個多小時後,郭家那些本該已經冇事的核心成員,一個個都被有關部門的執法人員從不同的場合緝拿抓捕。

一個驚人的訊息,也在於此同時,散步了開來!

郭家郭豐輝,親自出麵作證,證實著郭家一項項不為人知的罪名.......

這個訊息一出,所有人都是瞠目結舌,無一不是難以置信,感覺這一切太離奇了!

郭家本該就要冇事了,可誰能想得到,郭豐輝這個郭家絕對的核心人物,會突然跳出來狠狠咬了郭家一口?

這一擊的力量,對整個郭家來說,難以想象的沉痛和凶猛!

要知道,郭豐輝可是郭雨亭最小的兒子,也是郭家實打實的嫡親,他所說的證詞和指認,要比任何人來的都要有力度!

因為,誰都不能否認,郭豐輝知道太多太多郭家的事情了,郭家人指正郭家人,這是明擺著,要讓郭家遭受滅頂之災了,並且足以讓郭雨亭百口莫辯!

這一天,所有在關注郭家事件的人,都是心驚膽顫的,他們根本就想不明白,郭豐輝為什麼要這麼做,莫不是瘋了不成?

誰又能想到,郭家人,最終會成為壓死郭家的最後一根稻草?

有聰明人把目光注意在了陳**的身上,暗中無數人都在倒抽著涼氣!

如果不出意外的話,這一切的始作俑者,一定就是陳**!

這個陳**,實在太過神通廣大了,竟然會走出這麼一步驚人刁鑽的棋來,讓得所有人都始料未及,讓得郭家連防範的餘地都冇有!

即便是再過神通廣大的東方家,在麵對這個局麵的時候,恐怕也隻能束手無策吧......

一天的時間,的確給郭家帶去了災難性的打擊,事件再次升溫,郭家的二代三代們,基本上都難逃這次衝擊,被抓的被抓,逃走的逃走!

本來人丁興旺的郭家,轉頭就變得冷冷清清,隻有郭雨亭這麼一個行將就木的老人,愁白了頭,四處奔波求助,想要力挽狂瀾!

可在這種災難性的打擊下,他再做什麼努力,似乎都已然要變成徒勞了.......

因為,在郭豐輝的極力證明下,陳**所丟出去的那些黑資料,都成了能夠被證實的罪證,就像是一把鋒利的大劍一般,狠狠的斬在了郭家的腦袋上.......

天色漸漸變暗,一天的時間,轉瞬過去,郭家崩塌的事件,似乎已經要成為定局!

這一天,發生了太多的事情,整個京城,都為之顫動了幾下.......

吃過晚飯,陳**跟沈清舞正坐在院子裡乘涼!

下午幫沈清舞施針,鬼穀已經有些疲倦,早早就回房歇息去了。

能看的出來,陳**的心情很不錯,躺在藤椅上,翹著二郎腿,手掌很有節奏的在膝蓋上輕輕拍打著,嘴中還在哼著某個京劇曲目,有模有樣。

哥,你可不要高興的太早!指不定郭家還能險死還生呢。沈清舞輕聲說道。

陳**輕笑一聲,歪頭看了沈清舞一眼,說道:我可不認為郭家有那麼大的本事,除非東方家不惜代價的幫助他們!但饒是那樣,也不見得管用,一隻已經煮熟了的鴨子,我還不信能從火架上飛走。

郭豐輝的證詞與指正,是絕對有力的!他足以把整個郭家送進萬丈深淵。陳**道。

哥走的這一步棋,既卑鄙,也高明。沈清舞嘴角緩緩翹起了一個輕微的弧度。

陳**聳聳肩,說道:無所謂卑鄙,也不在乎高明!隻要能最有效的擊潰敵人,就是最好的辦法!要怪,隻能怪郭家壞事做了太多,如果真的正大光明,誰又能把他如何呢?

拋開其他不說,憑郭家的行事作風,氣數早就該儘了。沈清舞點點頭說道。

就在兄妹兩閒聊的檔口,忽然,陳**感覺到了什麼,目光看向了院門之外。

恰巧,就看到一個身形單薄的人影,悄然走到了大門前方,站在外麵.......

這道身形很消瘦,好像被風一吹,就會歪倒一般!

他也冇有進來,就站在門檻外,與陳**跟沈清舞對視著,那張滿是皺紋的老臉上,儘顯一股悲涼與疲態,那雙本該矍鑠的老眼中,不再有往昔光芒,盛滿了灰敗與失意。

當陳**看到這個不速之客的時候,臉上的笑容發生了微妙的變化,雖然還在笑著,可笑的卻是那般的譏諷和嘲弄!

沈清舞也是微微蹙了蹙眉頭,但很快,就變得古井無波了起來。

消瘦老人在門檻外沉凝了足足有十幾秒鐘的時間,終於,他鼓起勇氣,邁起了步伐,跨進了沈家這道他本以為一輩子都不屑再垮進來的門檻!

然而就在他腳板剛剛落地的那一瞬間,陳**豁然從騰起上站了起來!

這一刻,陳**身上猛的迸發出一股及其迫人的強大氣場,他目露凶光的喝道:郭雨亭,誰允許你跨進我們沈家的大門!你冇有這個資格!!!美女小說

"xinwu799"

微信公眾號,看更多好看的小說!--過我突然想到晚上還要去侍寢,該早點回去準備纔是,清鈺,我過兩日再來尋你。”把侍寢的名頭搬出來,司徒清鈺也不再懷疑,自從江語霜入宮以來,她便頗受榮寵,說去侍寢,司徒清鈺也不意外。更何況,江語霜越得寵,司徒清鈺也就越高興,這意味著,他們的計劃就又成了一部分。江語霜朝著初棠點頭,“走吧。”雖然江語霜不一定是什麼好人,但司徒清鈺更不是好人,相比之下,初棠寧願跟著江語霜。她隨著江語霜一道離開了司徒清鈺的宮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