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91章 接回秦府

    

瑾琰放在膝蓋上的手指微微動了一動,他不說話,其他朝臣便連大氣都不敢喘,金鑾殿上一時之間噤若寒蟬。“此次微服私訪,朕已查明,此次幽江水患一事,實是因為幽城上遊修築的水壩發生決堤。”“更讓朕膽寒的是,幽城城主私扣朝廷下發的用於修繕水壩的銀兩。”此話一出,眾位朝臣開始議論紛紛,他們自然清楚此話的意思便是那幽城城主私自貪了朝臣的撥款,這可是重罪啊。“穆王,在你管轄的地方發生了這樣的事?你有何話要說?”被點...--“秦老兄,既然她是你的女兒,就把人帶回去吧,小小年紀流落風塵之地,實屬不應該啊……”

“看來日後便再無什麼夜笙樓花魁了,該改口叫秦家大小姐了。”

這些話雖有幾分譏誚,可卻也是實話,今日的秦家當真是讓人看足了所有笑話。

秦書瑤轉頭怒吼道,“閉嘴,都閉嘴,什麼秦家大小姐,本小姐纔是正兒八經的秦家小姐,她一個私生女,憑什麼還越了本小姐去。”

秦書瑤的肚裡也積滿了火氣,任誰稀裡糊塗得知自己還有個私生姐姐時想必也都冷靜不到哪裡去。

隻是她的憤怒在旁人的眼中也無足輕重,秦書瑤簡直快被氣瘋了,但轉念一想到藺嘉杭還在這裡,她又隻能咬牙默不作聲。

徐茵不管不顧地喊道,“總之,你彆想把這個來路不明的私生女接回秦家,否則我就跟你和離。”

當著眾人的麵讓人看了笑話,秦鴻彆提有多惱怒了,再聽到徐茵的話,他更是覺得自己臉上無光。

若是不妥善處理這件事的話,隻怕今日過後,他必將淪為全京城的笑柄。

“夠了,這些家事等我們回到家再處理,現在我騎虎難下,茵兒,你就給我一些麵子吧?”

徐茵甩開秦鴻伸來的手,她知道秦鴻的意思,可她就是不願意。

“想讓我同意接她回府,冇門。”

一旁看了半天熱鬨的綸茉估摸著時候差不多了,便又裝作楚楚可憐的樣子,“冇事的,若是我不能回到秦家,繼續待在夜笙樓也無妨。”

秦鴻衝著徐茵說道,“你聽聽,讓我的親生骨肉繼續留在夜笙樓,傳出去這像話嗎?茵兒,彆再任性了,好嗎?”

徐茵就像是第一次認識秦鴻一般,此刻她隻覺得眼前的男人陌生無比,她憤懣地走出了廣淩商行,臨走之前還撂下了一句話。

“隨便你吧,我不管了。”

眼看著自己的母親奪門而出,秦書瑤也憤憤地看了一眼秦鴻,“爹,你要是讓她進府的話,我和娘便都不會再原諒你了。”

誰知秦書瑤這話卻惹得秦鴻更加煩躁了,他加大聲音喊道,“你娘阻攔我還情有可原,你可是我的女兒,有什麼資格阻攔我?”

秦書瑤驚訝地說不出任何話來,再加上旁人緊盯著她的視線,回過神來,她隻覺得委屈。

她何曾受過這樣的委屈?

秦書瑤羞憤地跑了出去,追上了自己母親的腳步。

商行.內的秦鴻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妻女先後離開,無奈但又不得不回頭對著所有人說道,“今日讓諸位見笑了,是秦某的不是。”

他的視線落在了綸茉的身上,虛偽地笑著,“走吧,跟爹回府。”

綸茉心中一陣作嘔,麵上卻不顯,乖巧地應下,“好。”

秦鴻帶著綸茉離開,這齣戲也就到此為止了。

隻要綸茉能去到秦府,接下來的事情,便容易許多了,初棠暗自思忖。

拍賣會結束,其他人都離開了商行,即使走在路上,也有不少人在津津有味地談論著秦家的事,之後的很長一段時日,秦家的事情都讓京城的人津津樂道。

——

“小姐,拍賣會結束了,我們還不下去嗎?”

初棠搖搖頭道,“再等等。”

話這般說著,初棠卻走出了包廂來到無人的角落,她隨手揭下了自己的麵紗,隨後走了下去。

此刻藺嘉杭正要同藺聞雪一道離開,初棠卻先一步走到了他們的麵前,攔下了他們。

見到是她,藺嘉杭也停住了腳步,疑惑起來,“初棠?你攔下我們作甚?”

初棠這個名字可一點兒都不讓人覺得陌生,這段時日在京城之中瘋傳的正是這個名字,藺聞雪也不禁抬頭看向初棠。

可這一看,藺聞雪便愣在了原地,眼前這女子不正是上次有過一麵之緣的人嗎?

“藺公子,既都已經遇到了,若你不急的話,可否借一步說幾句話?”

藺嘉杭微微猶豫了片刻,就點頭了,“好。”

跟著初棠離開前,他還不忘叮囑下人照顧好藺聞雪。

初棠與藺嘉杭一道來到包廂之中,一進門,她便開口道,“想來藺公子近日也聽說了不少關於我的傳聞吧……”

“什麼傳聞?”

藺嘉杭成日裡忙著生意往來的事,倒的確不知任何傳聞。

初棠一愣,卻也連忙換一種方式道,“如今我的回春堂已然開了起來,也有不少百姓樂於造訪,所以今日正好湊巧遇到藺公子,便想要談另外一筆生意。”

“什麼生意?”

藺嘉杭漫不經心地敲了敲桌麵,對初棠的話也冇有太聽進去,滿臉都是不耐煩。

“我想要增加每月的藥材供應。”

藺嘉杭聽完,神色卻有些晦暗不明,“我的商號每月自丹鳳州運來的藥材都是有限的,若是增加你的藥材供應,那意味著我得減少對秦家的藥材供應,此事事關重大,初小姐不妨讓我先想想?”--徒清鈺也不意外。更何況,江語霜越得寵,司徒清鈺也就越高興,這意味著,他們的計劃就又成了一部分。江語霜朝著初棠點頭,“走吧。”雖然江語霜不一定是什麼好人,但司徒清鈺更不是好人,相比之下,初棠寧願跟著江語霜。她隨著江語霜一道離開了司徒清鈺的宮殿,一路上,初棠默不作聲,倒是江語霜時不時會問幾句。“初小姐,冇想到當日選秀時站在同一處,這再相見便又大不相同了啊……”“是啊。”初棠隨口附和道。見初棠冇什麼興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