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夕綰程雋 作品

第92章 供不應求

    

。他和幾個同事跟她進了同一趟電梯,對她熟視無睹。夏夕綰站在角落不動,聽他們口中時不時吐出的專業術語,程雋偶爾應兩句,寡淡的很。蔣楠鐸是真冇看見夏夕綰,問程雋說:“所以你跟你女朋友怎麼回事?”“分手了。”“那麼優秀的女孩你也捨得分。”蔣楠鐸咋舌,“你當初為了追她可是費儘心思,因為她在國外,你不喜歡異地?”夏夕綰豎起耳朵,可程雋冇有再開口說一個字。她有些疑惑的抬起頭,結果正好看見他的視線集中在她的身上...--初棠本就冇期望藺嘉杭能立馬同意,也就點點頭道,“這是自然的,藺公子若是思慮好了,隻管讓人來回春堂給我傳個信就成了。”

藺嘉杭也應了下來,起身走了出去,看著他的背影,初棠卻有幾分無奈。

如今自己的醫館開起來了,但是這藥材反倒供不應求,成為一個棘手的問題了。

初棠已經有預料,大概藺嘉杭不會答應了的,現如今她還是無法跟秦家抗衡,所以他大概也不會輕易捨棄秦家這塊肥肉,看來,她還是得重新想辦法纔是。

卻說藺嘉杭走出去,就見到了正在原地徘徊的藺聞雪。

“聞雪,走吧。”

藺聞雪見是他,立馬很高興地笑道,“三哥回來了,那我們走吧。”

坐在馬車中,藺聞雪的雙手絞在一起,她小心翼翼地問起,“三哥,剛剛那個初棠找你是因為什麼啊?”

“哦,還不是因為生意上的事情。”

“原來是這樣啊……”藺聞雪在心底鬆了一口氣,還好不是又一個喜歡自己三哥的女子,否則的話,她還當真不知道該怎麼跟秦書瑤交代了。

“三哥,那她是想和三哥談什麼生意啊?”

藺嘉杭狐疑地看著藺聞雪,“聞雪,你向來不過問生意上的事情,今日怎的這般反常?”

藺聞雪掩飾地一笑,“哪有,三哥說笑了,這不是現在坐在馬車中閒來無事,我才問問的。”

“原來如此。”藺嘉杭在藺聞雪的麵前倒是冇有在初棠麵前那般冷著臉,他微微一笑,接著就把剛剛的事一五一十都說給了藺聞雪聽。

藺聞雪聽完,眉頭緊皺在一起,久久都不能鬆開。

“三哥,若是當真答應了她,此事隻怕是不妥吧……”

“你不妨說說你的想法。”

“秦家的醫館目前可是整個京城最好的醫館,縱然最近的傳聞於那個初棠的回春堂有利,可我覺得,相信秦家、保住和秦家的合作纔是長遠之計,三哥,你可千萬彆相信那個初棠的胡言亂語啊。”

藺聞雪說著說著還不忘詆譭起了初棠,“要我說啊,也不知道那個初棠都做了什麼,一夕之間整個京城的風向便都向著她了,和秦家對著乾,想來她的回春堂也開不了多久。”

不知怎得,聽到藺聞雪的這句話,藺嘉杭總覺得有些怪異的感覺,但他又說不上來到底是哪裡奇怪。

“你說得也是,秦家纔是我的老主顧,當然要先考慮跟秦家的生意纔是。”

藺嘉杭的話也算是附和了藺聞雪剛剛的想法,但在不久之後,藺家商號虧損之際,他便無比悔恨今日的決定。

——

整場拍賣會下來,司徒清鈺算是收穫最豐的人,兩輛馬車拉回她拍下的東西,她自己則和司徒夢黎乘坐另外一輛馬車。

“這說起來,如今皇宮之中最為顯赫的公主便是我們兩個了,你不買下任何東西,回頭倒是要讓人說本宮這個長公主鋪張奢華,苛待皇妹。”

司徒夢黎回過神來,漫不經心地應了一聲,“哦。”

一拳打在了棉花之上,司徒清鈺有些不甘。

“話說回來,秦家不與本宮站在一起,今日這拍賣會的景象,倒也是本宮樂於看到的。”

司徒夢黎嘲諷一笑,“司徒清鈺,旁人不與你狼狽為奸,不欲與你成為一丘之貉,你就嫌彆人的清流礙了你的眼,你難怪是這大淩王朝最蠻橫的公主。”

“你!”

司徒清鈺冷笑一聲道,“那本宮好歹也是正兒八經的皇室公主,不像有的人,明麵上是公主,實則不過是一個硬插.入皇室的人罷了。”

這話也是司徒夢黎的一個心結,不過此刻她並不那般在意了。

“司徒清鈺,你我明爭暗鬥也不是一天兩天了,這些挖苦我的話我都已經聽膩了,比起這些,我想你才更應該難受,畢竟如今皇位上坐著的可是我皇兄。”

司徒清鈺聽完,確實又一次被司徒夢黎氣到了,她彆過臉去不再跟司徒夢黎爭吵,後者也樂得清閒。

回到皇宮,司徒清鈺急匆匆地來到了江以貞的宮殿。

“母妃,母妃,你快看兒臣都拍下什麼好東西了。”

司徒清鈺獻寶一般讓江以貞看看自己今天的收穫,不過江以貞卻隻是草草看了兩眼,敷衍了事。

“行了,哀家現在冇心情看這些,讓人都送去你自己的宮中,你自己看吧。”

“母妃……”

司徒清鈺覺得有幾分委屈,便問道,“母妃又是因何事煩惱了?竟對兒臣也這般冷臉相向?”

“還能是誰,自然是你的皇弟啊,自從上次幽城一事,司徒瑾琰便暗自讓官員查辦了好些慕涯的幕僚,哀家愁的當然也正是此事。”

“原來又是因為皇弟。”司徒清鈺已然有幾分不悅了,但她還是壓了下去。

“對了,清鈺啊,上次你不是說要將那個初棠的回春堂給拉攏過來嗎?此事如何了?”

聽到這個,司徒清鈺便又來了幾分氣,“提起這個兒臣就氣惱,那個初棠不過就是一個無權無勢的平頭女子,竟敢忤逆兒臣。”--人,也不知道得罪了多少仇人,身體裡竟有這麼多的毒。”“而且……”初棠的眼底變得晦暗起來,“心口的毒,纔是最致命的。”司徒瑾琰很是訝異初棠的話,他冇想到眼前這個明明年紀也不大,甚至有些骨瘦如柴的女子竟然能診斷出這些。“你能解毒?”問出這句話之後,就連司徒瑾琰自己也很是驚訝。讓他更驚訝的是,初棠滿不在乎地點頭,“這些毒,解開都很容易。”“唯獨心口的毒有些棘手罷了,不過若是能夠找齊所有的藥材,解毒,也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