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64章 財迷穀辰

    

等級的命封來實現。”“當然這樣晉升的命師實力一般,例如一個全都用灰色命封晉升的半聖想打敗翰林都很困難。”陸明點頭:“要做就要做到最好,這種飽含水分的半聖不要也罷!”煙鬼看著一身銳氣的陸明很是滿意,但他還是說道。“如果每一次晉升都用最適合的命封自然是最好,這種命師也被稱之為完美命師。”“隻是就如你說的,命師越往後,越難晉升,想要晉升成完美命師需要天時、地利、簡單點說需要運氣,大氣運!”“可不是每個人...進入廂房,穀辰看到滿地鮮血,血腥味充斥著整個廂房。

刁明已無生命跡象,而香兒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身體痙攣,不受控製地顫抖著。

穀辰揮手扯下一塊床單,將香兒裹住,直接抱起撤離。

卻發現刁明手上戴著一枚空間戒指,於是取下空間戒指,快速離開廂房。

史克仁和史真超翻出院牆後,立刻感覺到不對勁。

再次翻牆而入,衝進廂房,卻發現香兒已經不見。

史克仁一拍大腿,連忙叫道:“快追,絕不能讓這賤人跑了。”

說完,兩人便消失在夜色中。

穀辰抱著香兒從後院翻牆而出,沿著小道七拐八拐來到了悅來客棧。

穀辰叫阮氏送來衣裳,給香兒換上,然後開始為香兒治療。

香兒並無外傷,過度的驚嚇和史克仁沉重的一腳,造成腹內肝臟等受損嚴重。

香兒重度昏迷,穀辰雙手抵住香兒後背,將一絲靈力緩緩注入香兒體內。

用靈氣包裹並修複受傷的部位,努力將香兒體內移位的肝臟等器官恢複原位。

完成這一切動作後,香兒體內各器官才漸漸變得穩定下來。

隨後,穀辰將一顆治療丹放入香兒嘴裡,用靈氣將治療丹逼入體內。

直到太陽升起,穀辰才從廂房出來。

史家大院內,史克蘭將一隻杯子狠狠地砸在地上,摔成粉碎。

指著站在身前的史克仁鼻子咆哮道:“刁明死有餘辜,貪財好色,居然敢騎到我史家頭上。

“至於香兒那個賤貨,也隻能怨你無能,真是家門不幸呀!”

史克仁一臉苦澀,任是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聽憑史克蘭奚落。

緊接著史克蘭繼續說道:“一定要儘快查出,是誰膽敢在你們的眼皮子底下將人救走。

“絕不能讓人知道是我史家的人殺了刁明。

“至於丹藥協會那些自以為是的煉丹師,我們儘量交好,以後指不定還能用上。

“刁明死後,要儘可能將我們的人扶上會長職位,絕不能便宜了劉府等家族。

“還有那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小兔崽子,我明日去會會。

“如果能為我所用最好,否則留著他也毫無意義。”

說完,史克蘭瞪了史克仁人一眼,不耐煩地說道:“還愣著乾嘛?再派些人去打探呀!”

史克仁應聲,快速離開史家大院。

穀辰離開廂房不久,一輛馬車便從悅來客棧出發,向長寧鎮外駛去,漸漸地離開了視線。

穀辰默默的為她們送去祝福,希望她們在新的地方一切安好。

而後手指一動,一枚空間戒指出現在穀辰手裡,這枚空間戒指正是從刁明手中取下的。

刁明一死,空間戒指自然成了無主之物,主人先前留下的印記,也就自動消失。

隨著一絲靈氣注入,穀辰便成為這枚空間戒指的新主人,空間戒指內部一覽無餘。

這枚空間戒指的內部容積為36立方米,屬於中級空間戒指。

在當代,空間容積在24立方米以下的屬於初級空間戒指。

容積在24至48立方米之間的屬於中級空間戒指。

空間容積在48立方米以上的,屬於高級空間戒指。

諸葛荀老人送給穀辰的空間戒指容積為64立方米,屬於高級空間戒指。

諸葛荀老人將空間戒指交給穀辰時,曾告訴穀辰要小心使用,以免給自己帶來不必要的麻煩。

並不是因為其空間容積大,很重要的是這枚空間戒指有彆的功能。

如在穀辰升級突破時,源源不斷地向穀辰輸送靈氣,滿足穀辰升級需求。

因此,穀辰到長寧鎮後的幾次使用中,也顯得特彆小心。

好在穀辰無意間獲得了金色透明的噬空石,在與空間戒指的加持下。

不僅變態的將空間容積增大了一倍,而且還直接與穀辰身體融為一體。

“總算是除卻了一大隱患。”

說完,穀辰檢視了一下刁明在空間戒指中存放的物品,頓時喜笑顏開。

“乖乖,東西還真不少,各種藥材、丹藥等物品的數量還真夠多的。

“隻可惜這些東西品級都不是很高。”

穀辰搖了搖頭,並自言自語道。

然後又繼續檢視著空間戒指內的其他物品。

“嗯,這張尊級極品級丹方還不錯,留著自己用。

“其他的都是尊級下品及以下丹方,很一般冇什麼價值。”

“尊級陣法?”

穀辰邊挑邊有些嫌棄的唸叨著。

“這是什麼?黑黑的一塊!

不管了,先留下。

“嗯,終於輪到你了,哇哈哈,這下發財了。

“3000萬金幣,想不到一個丹藥協會會長這麼有錢。”

穀辰滿意地點了點頭,並開心地稱讚道。

臉上露出了一副小財迷的本色。

隨後,穀辰將空間戒指直接戴在手上,繼續開啟自言自語頻道。

“以後就用你了,老師給的能不用就不用。

“就讓它融入體內吧,等到冇人的時候再用好了。”

穀辰在心底盤算著。

“誰?既然來了就彆藏頭露尾了。”

穀辰突然感到有一絲危險的氣息正鎖定自己,並迅速做出了迴應。

“看來我們都小瞧你了,你不僅隱藏的很深,而且警惕性也比想象的還要強。

“若不是你與我史家結怨,史某還真想和你交個朋友。”

一個聲音從屋頂上方傳來,隨後一道人影穩穩地落在庭院前的平地上。

說話和來人的正是長寧鎮鎮長史克蘭。

穀辰輕輕一躍,也穩穩地落在地上。

“史鎮長此番到訪不僅僅隻是為了誇我幾句吧?若是如此,請回吧!”

穀辰不悅地說道。

“好,那我就直說了,我問你,拍賣會上那顆靈氣丹是否出自你之手?又為何要在靈氣丹上暗刻古老符紋?”

史克蘭盛氣淩人的問道。

“史鎮長,你是在責問我嗎?我很討厭你這種高高在上,自以為是的人。

“為讓你儘快在我眼前消失,我還是願意回答你的問題。

“我是有顆靈氣丹,抵押給了薛掌櫃,隻是後來薛掌櫃遇害,靈氣丹也被盜了。

“這事包括你在內的全鎮百姓都應該是清楚的,具體情況我就不在贅述了。

“至於你問我為何在靈氣丹上暗刻古老符紋。

“所有有名望的丹藥師,都會在自己煉製的丹藥上,刻製屬於自己的符文或符紋。

“這冇什麼稀奇古怪的,你也是修真人員,這些你應該是懂得的。

“你問這顆靈氣丹是不是我的,是——也不是。”

穀辰不急不忙的回答著,並冇有給史克蘭肯定的答覆。

()曙光戰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