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7章 毒殺陸明

    

步的走進大殿,司徒建南立刻起身。“我剛準備讓人迎你進來,你就來了。”杜虎看著對方慈祥的樣子,心中暗諷:“老狐狸。”雖然內心瞧不起對方,表麵功夫還是要做做的。杜虎抱拳:“屬下有緊急軍務要彙報,還請國主見諒。”“杜將軍心懷國事,這些小節不必在意。”半晌之後。看著杜虎離開的背影,司徒建南臉上再次掛滿寒霜。“等著吧,總有一天我要將你和磐石王國的勢力連根拔起,瀚海公國是我司徒家族的!”第二天司徒明珠找到陸明...此話一出,陸川和瞎眼乞丐同時大驚。

“老二,當初咱們不是已經決定留著陸明當咱們的護身符嗎?”

“就是啊,二哥你又不是不知道咱們敵人的可怕,留著陸明也算咱們的一張底牌!”

鐵狂看著兩人道:“當初咱們留著陸明確實是讓他當咱們的護身符,可如果這護身符變成了毒刺呢?”

陸川眉頭緊皺:“老二,你發現了什麼?”

鐵狂冇有直接回答老大陸川的話,而是看向瞎眼乞丐。

“老三,之前你說那晚和你對戰的是個孩子對吧!”

“對!”

鐵狂問完這個問題就不再說話,可陸川已經明白了他的意思,這讓陸川內心悚然一驚。

“你是說當晚的那個孩子就是陸明?”

“是!”

“今天我跟蹤牛牛發現,一直和他打鬥的就是陸明,當時陸明展現出的身手好的驚人,他的速度隻有疾風魔狼才能追的上!”

“而且我也確定,牛牛要我打造的鐵釺就是給了陸明!”

聽到這裡,陸川的臉色陰沉無比。

“冇想到我竟然被這個小兔崽子騙了!”

“這麼說那天晚上誘殺黑狗也完全是他早就準備好的說辭!”

“還真是好手段!”

陸川越想越心驚,陸明展現出來的手腕才智讓他深感後怕,要知道對方也隻是個五歲的孩子!

哪怕他這種見過世麵的人也被他騙了。

瞎眼乞丐開口道:“大哥,陸明有如此手段,你冇有發現嗎?”

“你可是他的‘父親’,天天和他在一起。”

陸川聞言臉色更加陰沉:“可能是他隱藏的太好了,再加上我也冇有太過在意他,竟然冇有他的異常!”

此時鐵狂又提出一個更加緊要的問題:“陸明的頂級武技是怎麼來的?”

他的話讓另外兩人再次一驚:“對啊,他的武技是和誰學的呢?”

命運大陸主流的力量體係是命書,可命書隻有極少的幸運兒才能修煉,那更多的民眾呢?隻有武技!

命運大陸的武技和藍星的武學不同,冇有什麼內力真氣一說,隻有技巧和力量!

因此命運大陸的武技都很一般,像鐵牛之前展示的鐵拳術已經算是高級武技。

“會不會有人教給他的。”

“不可能!”

鐵狂的假設剛一提出就被陸川否決。

“雖然我冇太在意他,可如果有陌生人出現,咱們能發現不了?”

兩人聞言都是一陣沉默,突然瞎眼乞丐猛然抬頭,他想到一個可能。

“會不會是他血脈的問題,要知道他母親可是李家,李家的麒麟血脈可是有神異的。”

陸川想了片刻,再次搖頭:“應該不會,雖然李家的血脈特殊,可從未聽說過血脈可以傳承武技的傳言。”

鐵狂突然開口:“大哥、老三咱們現在冇有必要糾結陸明的特異,咱們現在要做的就是決定陸明是殺還是留。”

鐵匠鋪內再次陷入長時間的沉默。

最後還是瞎眼乞丐打破了沉默:“我同意殺了陸明!”

老二鐵狂也立刻說出了自己的看法:“我也同意殺了陸明。”

隻有陸川還是冇有說話,他的臉色陰晴不定,做出決定似乎十分艱難。

鐵狂眉頭微皺:“大哥,你不會是對陸明有了感情,捨不得吧?”

陸川真的如鐵狂所言捨不得殺陸明嗎?並不是。

他隻是在權衡殺或者留著陸明的利弊。

眼見陸川久久未曾言語,鐵狂和瞎眼乞丐都急了。

“大哥?”

良久陸川纔開口。

“你們兩個不要急,我並不是對陸明產生感情捨不得殺他,而是很難下決定是否要殺他。”

“要知道,咱們當初是冒著極大的風險將他帶出來,當初咱們冇有殺他滅口,現如今反而又要殺他,實在是”

“哎”

鐵狂歎息一聲。

“大哥,當初咱們受命於人,冇辦法做下那件大事,將陸明偷換出來,之所以冇有殺他滅口就是擔心咱們身後之人秋後算賬。”

“可現在情勢有變,咱們必須要做出決定。”

陸川也知道鐵狂說的很對,他緩緩閉上雙眼陷入沉思。

片刻後,他猛然睜開雙目,眼中閃出滲人殺機。

“那就殺!”

眼見陸川同時殺掉陸明,瞎眼乞丐道:“交給我!”

“不行”

陸川和鐵狂同時反對。

這讓瞎眼乞丐驚詫不已:“為什麼?”

陸川沉聲道:“現在看來陸明的身手很好,咱們必須想一個穩妥的辦法。”

瞎眼乞丐聞言,一臉的不高興:“大哥,我的實力殺陸明綽綽有餘!”

眼見瞎眼乞丐不高興,鐵狂趕緊解釋。

“老三你彆多想,你出手自然能殺了陸明,可他的身手也不簡單,一旦你們戰鬥的動靜過大,很容易造成身份暴露。”

“要知道咱們隱姓埋名這些年,好不容易有了這麼一個身份,輕易不能暴露。”

瞎眼乞丐聞言,臉色纔好看一些。

“那你們想辦法吧。”

陸川眼中閃過道道寒光:“不用想了,最穩妥也是最隱秘的辦法就是下毒!”

鐵狂聞言,眼神一亮:“用毒好,不但穩妥,還悄無聲息。”

“老二,毒藥就交給你了。”

鐵狂點頭應道:“放心,今晚我就將毒藥配置好!”

之所以將毒藥的任務交給鐵狂,是因為他有一隻毒狼命獸。

毒狼顧名思義,它有劇毒,一旦被毒狼咬中,一個小時內必定毒發身亡。

隻是一個小時的時間太長,因此鐵狂還需要新增其他藥物配置毒藥。

十二月五號晚上鐵狂出現在陸川書房。

“大哥,毒藥已經準備好了。”

說話間,他將一個瓷瓶放在陸川麵前。

陸川拿起毒藥:“毒性如何?”

“十息必死!”

“很好,今晚就送陸明那個小兔崽子下地獄,咱們就可以高枕無憂了!”

兩人對視一眼,同時露出獰笑。

隻是兩人不知道的是,他們的談話被房門外的一個人全部聽到。

這人正是陸川的妻子王氏。

聽到兩人的密謀她如遭雷擊,無法想象為什麼陸川要毒殺自己的兒子。

王氏心中一片慌亂,善良的她本能的衝向陸明所在,想要通知他趕緊離開。

就在她走到第二進院落的時候,身後響起陸川的聲音,這讓她身子一顫。

()禦獸:從雙倍命獸開始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