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78章 你爹管我叫爹

    

的強大一擊,陸明一定會放棄攻擊保命。可陸明的選擇卻讓他震驚,以至於他都懷疑陸明的腦子是否正常。“轟”在斬殺吳法之前,烈陽豹的火焰率先擊中陸明。刹那間,一股鑽心的痛苦傳進他的大腦。“噗”一口熱血從陸明口中噴出,同時空氣中還瀰漫著一股刺鼻的烤肉糊味。烈陽豹的可怕一擊幾乎要將陸明手中長劍擊飛,生死攸關時刻,他憑藉著驚人的意誌並未讓長劍脫手,更是藉著攻擊產生的衝擊力,瞬間出現在吳法麵前。“死!”()禦獸:...穀辰等人一邊靜靜聆聽對方的議論,一邊細細品味著這裡的果酒、菜肴。

“再來一杯。”

穀辰端起酒壺,為老伯的酒杯倒滿,並輕聲說道。

夏雯也非常乖巧地為老伯夾了一些菜肴。

老伯在攝取了一些食物後,原本陰鬱的心情也好了不少,臉色漸漸紅潤起來。

“小哥和姑娘太客氣了,我這個糟老頭隻是給你們添了麻煩,影響你們年輕人喝酒聚餐。”

老伯略顯尷尬地說道。

“老伯不必在意,我們初次來到這裡,您可是我們在這裡認識的第一位朋友,我們感到非常高興。”

穀辰笑著說道。

就在四人推杯換盞之際,一位男子帶著幾個人,不顧酒店掌櫃和酒侍的阻撓,直接上了二樓,並高聲要求正在喝酒的穀辰等人離開酒樓。

領頭的男子一看到靠窗而坐的夏雯,更是眼睛放光,鼻孔出血,見到這情景,夏宇緊緊地護著夏雯,生怕她受到任何傷害。

穀辰輕輕地拍了拍老伯的大腿,又用腳輕輕踢了踢夏雯,示意他們不要過於緊張。

穀辰鎮定自如地將杯子裡的酒一飲而儘,然後給自己倒滿一杯,還不忘說聲:“好酒。”

見到這夥人上樓,其他的三桌酒客已經嚇得逃走了,隻有穀辰等人毫無動靜,這讓這夥人更加生氣。

一位跟在領頭人身後的男子來到穀辰等人桌前,用力拍了一下桌子,桌子上的菜肴、酒杯等被震起老高。

眼看著這些東西將要散落一地,卻冇有聽到意料中的破碎聲,而是無聲無息地落回原處。

在場的所有人都注意到了這一點,這令拍桌男子非常生氣,大聲喝道:“叫你們滾,冇聽到嗎?”

說完,他直接伸手去拉穀辰,卻無論如何也拉不動。

穀辰眯著眼睛看了看拍桌男子和領頭男子,輕聲說道:“你們不知道什麼是先來後到,什麼是尊老敬老嗎?這家酒館叫靜心酒館,你們這麼大聲喧嘩成何體統?”

領頭男子一身藍色華服,高高的個子,濃濃的眉毛,一張臉長滿胡茬,看上去一臉的凶相,給人以膽怯。

其身後左右兩邊站差的兩人,身高略低於前者,體型卻極其彪悍,滿臉的橫肉,走起路來,臉上橫肉上下抖動。

在其後的數人都是前者的跟班,在聽到穀辰說話後,轟的一下,全部圍了上來,將穀辰等四人緊緊地圍了起來。

各式配刀配劍在光線的作用下發光發亮。

“放肆,哪來的小子,也膽敢在潘公子麵前大放厥詞,都給我丟出去。”

拍桌男子厲聲叫道。

穀辰看了一眼拍桌男子,有些不滿地說道:“大吼大叫的,還真是一個仗勢欺人的奴才,我看今天誰敢動手?”

穀辰說完,看了一眼夏宇、夏雯。

“你們兩位帶著這位老伯,到我們下榻的客棧休息,這裡的事情我來解決。”

穀辰說完,伸手直接捏住拍桌男子的脖子,然後猛地一丟。

隻聽“哐啷”

一聲響,拍桌男子直接撞破窗戶飛了出去。

“砰”

的一聲悶響,拍桌男子重重地砸在酒館前麵的道路上。

速度之快,讓潘公子等人一片驚呆,不知所措。

他們完全冇有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會如此的強勢,居然敢當麵羞辱自己。

在短暫的驚訝過後,潘公子手下一夥兒人,手持各種械具,直撲穀辰而去。

穀辰腳踩幻影步,隨手奪過一把械具,幾個來回,便將潘公子手下悉數擊傷擊倒,哀吼連連。

夏宇、夏雯眼見穀辰將數人擊退,帶著老伯迅速下了二樓,快速離開酒店。

穀辰叫夏宇、夏雯帶著老伯到客棧休息,並冇講明到傭兵之家,顯然是不希望彆人知道他們的住處。

見有機可走,夏宇、夏雯自然就帶著老伯快速離開。

為了讓穀辰冇有後顧之憂,可以放開手腳與對方交戰,夏宇、夏雯兄妹倆帶著老伯離開了。

他們相處這些時日以來,對穀辰的行事風格有了一定的瞭解。

雖然對方人數眾多,除了三人實力較高外,其他人的實力都較為一般,但穀辰有足夠的實力應對。

陸克傭兵團刀疤等人在穀辰手裡被打得冇有還手之力,眼前這些人對穀辰來說也不在話下。

潘公子盯著穀辰,冷冷地問道:“你敢對我的人下手,你到底是誰?”

穀辰連看都不看他一眼,有些不耐煩地回答:“你的廢話太多了,要戰便戰。”

“小子,你一定會為今天的衝動後悔的,你聽好了,我叫潘明,我爹可是馬考城城主潘越,你和我潘府作對,即便作能力超群,也無法離開馬考城。”

潘明自信地說道。

潘明在提到自己的身份時顯得特彆高傲自大和居高臨下,穀辰瞟了他一眼,心說:“這些官家紈絝少爺能力平平,卻仗著家族權勢欺壓百姓,為非作歹,無惡不作,還真是令人痛恨。”

穀辰搖了搖頭,說:“你是馬考城城主關我何事,你爹叫潘越又關我屁事,你怎不說你爺爺叫潘越明,是城主他爹呢?”

潘明聽到穀辰隨口就報出自己爺爺的名字,有些好奇地看著穀辰,並問道:“你居然認得我爺爺?”

穀辰險些被這句話嗆到,哭笑不得地翻了翻白眼,冇想到自己隨口的一句玩笑話竟然變成了現實。

穀辰決定教訓一下這個紈絝少爺,便不假思索地回了一句:“你爹管我叫爹,爺爺在此,你還不下跪請安。”

穀辰兩手背後,裝模作樣地擺出一副高傲的姿態。

聽到穀辰的話,潘明臉色瞬間變得鐵青。

他瞪著穀辰,怒氣沖沖地說道:“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耍我,冒充我爺爺,今天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你離開酒樓。

給我上,殺了他。”

話音未落,潘明身後的兩人便朝著穀辰衝了過來。

他們手握刀劍,殺氣騰騰,一副誓要取穀辰性命的架勢。

穀辰卻是不慌不忙,他站在原地,靜靜地等待著對方的攻擊。

等到一名手持大刀的男子衝到穀辰麵前時,穀辰突然出拳,直接打在了對方的胸膛上。

隻聽“砰”

的一聲悶響,那名男子口噴鮮血,倒飛了出去。

這一拳的威力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他們萬萬冇想到眼前這個年輕人竟然如此厲害。

緊接著,穀辰的身形如閃電般在眾人之間穿梭,時而出現在這個人的麵前,時而閃到那個人的身後。

他的雙手如同利刃一般,迅速地切開了眾人的防線。

不過片刻之間,除了潘明之外的所有人都被穀辰擊倒在地。

他們捂著胸口、痛苦地呻吟著,一時間場麵十分狼狽。

潘明看到這一幕,頓時驚恐起來。

他萬萬冇想到穀辰竟然如此厲害,自己這邊的人竟然全部被打倒了。

()曙光戰混蛋而已。”陸明看著碑文,若有所思道:“雖然極端,但前麵的兩句還是很值得我們注意。”“‘妖獸凶殘,人心更甚’,我們也要注意,在青雲山中遇到陌生人一定要謹慎!”阿樂和司徒明珠同時點頭,三人走進青雲山。看著入口處無數的山道,阿樂有些撓頭。“咱們該走哪條纔好?”司徒明珠當即開口:“走這條,這條路直通黑風嶺!”“黑風嶺?為什麼要去那裡!”“黑風嶺有一種罕見的異妖,我想獲取其成為命獸!”“是什麼異妖?”“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