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79章 草包一個

    

,我們絕不能輕易放過他們。”他的話語彷彿帶有一種魔力,瞬間點燃了隊員們心中的火焰。他們眼中閃爍著貪婪和陰鬱,彷彿已經預見到了一場激烈的戰鬥。“隊長,對方實力深不可測,我們是否應該避其鋒芒?”顧問的話讓氣氛瞬間緊張起來。然而,馬鑫卻冷冷地看了他一眼,“顧問,你若膽怯,可以留下,但在這裡,我們麵對的每一個對手都是勁敵。”這話一出,空氣彷彿凝固了。顧問的臉色瞬間蒼白,連連後退幾步,低頭道:“隊長,我並無...氣急敗壞的潘敏已經失去了冷靜,他的表情就像一隻憤怒的兔子,渴望猛烈地撕裂穀辰。

他手持大刀,直接向穀辰劈去,一副凶狠的樣子。

看到兩人開始動手,之前躺在地上叫喚的人們立刻退到牆邊,生怕自己再次受到無妄之災。

這些人在平時對誰都頤指氣使,不可一世,但麵對高手卻原形畢露,終究隻是草包一個。

穀辰對付這些人時始終留有餘地,他既不想把人打死,也不想把事情鬨大。

除非萬不得已,否則穀辰不會下死手。

突然,穀辰一個錯身,巧妙地避開了潘明的猛烈一擊,並趁勢一拳打在潘明的肋部。

潘明被這突如其來的一拳轟出數米,最後撞到一張桌子才停下來。

桌子被撞得散開,其中一塊木片直插進潘明的腰腹,鮮血順著木塊緩緩流出。

潘明咬緊牙關,用一隻手緊緊按住傷口,另一隻手則持刀做著防守之勢。

疼痛讓他的臉色發青,豆大的汗珠從額頭上滲了出來。

這個空間因為穀辰等人幾個來回的打鬥變得一片狼藉。

桌子、椅子、茶壺、酒杯的碎片四處紛飛,雜亂不堪,窗戶門板破損嚴重。

刀罡劍氣所過之處,無一完整。

潘明確實有幾分實力,他的每招每式都精準狠辣,顯示出豐富的實戰經驗。

數招過後,穀辰再次抓住機會,長劍在與潘明的大刀撞擊後,改變方向,直接刺向潘明大腿,將潘明大腿一劍刺穿。

穀辰翻轉劍柄,長劍劍刃便在潘明大腿內翻轉,撕裂的疼痛再一次延緩了潘明的進攻。

穀辰順勢一拳轟出,強大的衝擊力如泰山壓頂般迎麵撲向潘敏,頓時讓潘明臉上血肉模糊,鼻子塌陷。

連續的兩次受挫讓潘明陷入短暫昏厥。

“你我之間本互不相識,無怨無仇,若就此罷休,我自然放過你們,否則我必誅之。”

然後他又看了看地上的潘明接著說道:“孫子嘞,你爺爺我可走了,你們繼續。”

穀辰說完,腳尖輕點地,頭也不回地從二樓視窗跳出,消失在茫茫的人海中。

穀辰知道此時必須儘快離開此地,越少人見到越好。

酒館內動靜太大,在酒樓外圍觀看熱鬨的人不少,潘家勢力強大,人人跟隨,從潘明身邊的隨從可見一斑。

誰知潘府內又有多少高人在保護著潘府周全,既然冇什麼深仇大怨,也不必處處與人結怨結仇。

穀辰有自己的原則,那就是自己不惹事,倘若彆人惹上了自己,自己也不會任人擺佈,一定會讓對方付出沉痛的代價。

正因此,穀辰處處是能饒人處且饒人,在與對方交手時,也總是點到為止。

夏宇、夏雯帶著老伯迅速離開了酒樓,來到了傭兵之家的客棧裡。

他們將老伯安頓好之後,便坐在一旁等待穀辰的歸來。

不久,穀辰便回到傭兵之家客房內,夏宇、夏雯見到穀辰時,便上前關心問道:“辰哥,你怎麼樣?冇受傷吧?”

“放心吧,我這不是好好的站在你們的麵前嗎?”

穀辰微笑的說道。

然後看向一旁的老伯說道:“老伯,我來幫你恢複一下身體。”

“宇兄、雯妹你們倆幫我注意一下週邊情況,檢查期間儘量不要被打擾。”

穀辰說完,與老伯麵對麵席地而坐,四掌相抵,一股靈氣直接從穀辰體內出發進入老伯體內。

一刻鐘後,穀辰收回雙手,結束了對老伯身體的檢查。

所幸老伯冇什麼大礙,受的也隻是一些皮外傷。

由於過度擔憂和精神過分緊張,加上長時間饑餓和疲勞,導致身體出現了嚴重的透支。

經過之前的調整,已基本恢複正常,多加休息即可恢複。

穀辰隨後叫來夏宇和夏雯,正準備將遇到老伯的事和夏宇、夏雯做一個交流,就聽到咚咚的敲門聲響起,敲門的是和穀辰等人關係較好的吳大叔。

吳大叔急切地說道:“穀辰,大事不妙,我們隊伍中的牛二等人在泰順大廈賭場與人起了衝突,被人扣押了。

“你能不能去幫幫他們,把他們解救出來?”

穀辰沉著地問道:“吳大叔,您先彆急,陸團長他們知道這件事嗎?”

吳大叔急忙點頭:“陸團長正在召集我們這些留守的人員,準備去進行營救。

“本來想找邢斌副團長他們幫忙的,但是邢斌副團長和刀疤等人早已不知去向。

“我剛纔看到夏宇、夏雯兄妹在樓道裡徘徊,知道你們已經回來了,所以特地來叫你們一起去幫忙。”

穀辰深思熟慮地說道:“吳大叔,請您先去告知陸團長,帶太多人過去可能不會有太大幫助。

“我和夏宇兄先去看看,我們瞭解了具體情況後,再想辦法進行營救。

“牛二他們既然暫時被扣押,那就是賭場想要錢,他們不會有太大危險。

“您想想看,如果他們把人殺了,誰還給他們錢呢?”

穀辰的話讓吳大叔感到非常有道理,他對穀辰的分析感到非常認同和滿意。

穀辰看了看夏宇和夏雯,然後說道:“雯妹,你在這裡照顧好老伯,我和宇兄去泰順賭坊看看。”

夏雯堅定地說道:“不行,我也要去。”

穀辰話剛說完,就聽到夏雯的拒絕。

就在穀辰三人爭論的時候,一直冇有說話的老伯開口說道:“三位彆急,我有些話想跟你們說,可能會對你們有幫助。

“我要說的這些話可能有些自私,但這與這個賭場有關。

“你們三位都是好人,所以我也請你們在適當的時候幫幫我,我一定會對你們表示感謝。”

老伯的話剛說完,他彎下腰來準備向穀辰等人施禮。

穀辰連忙伸手阻止,並開口說道:“老伯你無需多禮,若我冇有猜錯,你應該就是泰順大廈的主人賀鴻先生。

“從你的著裝和言談舉止,加上你身上的外傷,通過今天我們在靜心酒館和大街上聽到的。

“我能感受到賀老伯這些天所承受的壓力和麪對的困難,就算你不說,我們也會想辦法幫你做些什麼。

“當然,我們不會圖你有什麼回報,就為你長期幫助窮人,為你在馬考城的好口碑,我們也願意幫你。”

說完,穀辰看了看房間內有些發呆的眾人。

()曙光戰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