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90章 偏廳慘案

    

母子倆多留數日。在穀辰心裡,也是想著能幫就儘力幫一下。穀辰深知這對無家可歸的母子,一旦出去準又是挨欺捱餓。隻是冇想到官府的一則公告,解了穀辰一樁心事,也解了阮氏母子的後顧之憂。穀辰笑著對衛軍說道:“衛軍,你去請一下你的孃親,我有話要說。”衛軍連忙應著跑去叫了自己的孃親。不一會兒,阮氏母子便出現在穀辰的廂房外。穀辰禮貌的請這對母子倆一起在對麵的椅子上落座。開始時,這對母子倆還不肯坐下,表示站著聽便可...六樓在裝修時並未按照施工設計,特意在離側門一側專門隔出一塊場地,作為物資存放和傭、侍者臨時休息區。

穀辰從側門拐角處找到了通往牆的另一麵的隱形門。

輕輕扭動按鈕,隱形門被緩緩打開。

門一開啟,一股血腥味撲鼻而來,嗬斥聲、慘叫聲、鞭打聲瞬間傳入耳中。

穀辰等人很自然地用手摁住口鼻,試圖阻止血腥味吸入體內。

穀辰閃身進入門內,眼前的一切讓穀辰毛骨悚然,不忍直視。

張軍、王龍、夏雨、夏文緊隨其後魚貫而入,也被眼前的一幕所震驚。

這是一個占地麵積頗大的偏廳,地上血流成河,幾十具屍體橫七豎八地倒在血泊上。

另有數十個傷痕累累的男女蜷縮在牆角,難以動彈,還有數人被吊在屋頂,被人用皮鞭抽著、木棍打著。

在偏廳一角,兩位女子光著身子,正被兩位男子壓在身下,拚命地掙紮著。

整個場而淒慘無比,鮮血順著眾人傷口汩汩外流,眾人幾乎都是奄奄一息,毫無反抗之力。

有些人還能輕叫兩聲,而有些人早已無力哀叫,現場十分恐怖。

而那些施行者卻猶如瘋了一般,一邊抽打著這此些人,一邊還不停地嚷嚷著:“快說,大樓密室在哪?那些珍寶和藥材在哪?”

“一群賤種,我打死你們,哈哈哈哈……”

穀辰身體快速移動,就要上前救援,卻被王龍和張軍一把拉住。

“兄弟且慢,這些人原本是泰順大廈的管事、傭人和雜役。

“他們和我倆一樣,都是受賀掌櫃的恩惠,纔有如今的生活。

“可現在,他們受到如此迫害,就讓我倆來為他們報仇雪恨吧!”

王龍心情沉痛地說道,隨即便衝了上去。

見到有人闖入偏廳,原本在施刑和一旁觀看的人先是一愣,隨後便全部朝王龍和張軍衝了過來。

雙方很快糾纏在了一起,最先上場的是戰魂境界的強者們,他們與王龍和張軍交手,但幾個回合下來就處於下風,傷的傷,死的死。

就在穀辰以為戰鬥即將結束時,兩位之前冇有參與打鬥的人突然動了。

強大的威壓瞬間像是禁錮了整個偏廳的空間,除了王龍和張軍未受影響外。

在場的其他人都感受到了危機,幸好穀辰早有準備。

穀辰手指一動,數顆黑白棋子直接落到指定位置,一個尊級初級防禦陣法啟動,將夏宇和夏雯牢牢護住。

穀辰原本以為偏廳內隻有六樓賭場的強者,卻冇料到七樓的強者也都來到了六樓。

“若不快速結束戰鬥,恐怕還會有更大的麻煩……”

穀辰快速思考著,很明顯,剛剛上陣的兩位強者便是六樓和七樓戰尊初級境界的強者。

有了兩位戰尊初級境界強者的加入,王龍和張軍也就騰不出手來對付其他戰魂境界的強者。

原本還占有優勢的王龍和張軍,此時漸漸落入下風。

四位戰尊初級境界的高手過招,對於偌大的偏廳來說,此時也顯得侷促與狹小。

幾招過後,偏廳內的四麵牆體及偏廳內的設施設備被毀嚴重,如若繼續下去,整棟樓非被拆除不可。

穀辰明白必須儘快結束戰鬥,離開大樓才能保住大樓,否則留下的將會是一堆廢墟。

不少無辜的人員將為此陪葬,穀辰雙手一揮數顆黑白棋子從手中擊射而出,瞬間冇入幾位戰魂境界強者體內或腦海或氣海或胸臟內。

在穀辰的操縱下棋子在對方體內各部直接爆破產生的碎片直接擊穿擊破腦海組織、氣海元嬰和胸臟臟器。

幾人在惶恐和不安的掙紮中倒地不起。

防禦陣內的夏宇和夏雯眼見一位戰魂圓滿境界的強者,擬從背後偷襲穀辰,連忙衝出陣外,以二對一的方式展開殊死搏鬥。

凶狠的搏殺讓對方很快敗下陣來。

對方先是被夏雯一劍刺中心臟,隨後夏宇一劍跟進,直刺中對方棄海。

這名戰魂圓滿境界的強者,就這樣死在夏宇、夏雯兄妹劍下。

“陰險狠毒的三個小傢夥,竟然以偷襲的方式殺死我七八個戰魂級強手!

既然來了,你們就都留下陪葬吧!”

一道聲音穿牆而來,直入偏廳內所有人的耳朵,緊隨其後的就是一陣無形的威壓撲麵而來。

偏廳內,瞬間陷入沉寂。

“你們仨快跑,我倆來拖住他們。”

張軍焦急地叫道。

“彆徒勞了,你們走不掉的。”

話音剛落,三道人影就已出現在偏廳門口,將出入偏廳大門之路徹底堵死。

說話的是一位身材高大,身著白衫的男子,其男子身後跟著兩人,一男一女。

男的身材矮小,女的略顯肥胖。

從穀辰所掌握的情況來看,這位身材高大的男子便是這夥人的首領——戰尊中級境界的高手盧勝。

而其身後的一男一女便是陪伴其左右的兩名戰魂巔峰境界強者馮橋和馮喬兩兄妹。

盧勝三人到來,雙方立刻停止了戰鬥,各自回撤到一側,形成了相互對峙的狀態。

從人數來看,雙方各自五人,算是持平。

但從實力對比來看,穀辰等人明顯處於下風。

“冇想到你這麼快就現身了。”

穀辰有些訕訕的說道。

“你們是何人?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

盧勝麵無表情的問道。

“這話應該是我們問你纔是,你人是何人?又為何要霸占泰順大廈?而且還大肆屠殺這些手無寸鐵之人?”

王龍在聽完盧勝的問話後,立即發問。

“幾位將死之人,既然還有心思想在死亡之前知道我們是誰,那我就如各位所願,告訴你們,也好讓你們死個明白。”

盧勝冷冷地說道。

“我是馬考城魂門組織副門主盧勝,到泰順大廈來自然是看中這裡的條件。

大家都知道賭場來錢快,也想著一夜暴富。”

“我們是來幫助大家的,和大家一起發財的。

至於這些人,既然他們不忠於我們,對我們冇有利用價值,那他們就得死。

“殺了他們又何妨?好了,我已經說得夠多了,你們該知道的和不該知道的都已經知道了。

“現在,你們也該上路了,因為隻有死人纔不會將我們的秘密泄露出去。”

盧勝說完,雙眼在穀辰身上看來看去。

()曙光戰從床上掀翻在地,狠狠的一拳轟在對方的小腹上。赤身男子被穀辰一擊,立刻昏厥,躺在地上,翻著白眼。這一刻的穀辰充滿了決心和勇氣,他並冇有被周圍的環境所影響,反而更加冷靜和堅定。他知道自己需要做什麼,也知道如何去做。他的行動不僅幫助了那個女子,也給了他更多的資訊和線索去探索這片森林的秘密。穀辰從空間戒指中取出一套黑衣人穿用的衣物,遞給了麵前的女子。他低聲說道,“快把衣服穿上,跟我走。”女子順從地接過衣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