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92章 貨物被劫

    

一絲明瞭之色。“你要什麼時候發動總攻?我控製不了這沙漠飛龍太久!”杜虎在心中盤算一番道:“明天傍晚!”“公國內的軍隊調動需要秘密進行,我安排的大軍明天傍晚才能抵達邊境。”“明天傍晚嗎?”霍都眼中閃過寒光。西南十公裡的山丘上商隊還再為如何向才城中運輸軍備發愁,陸明和阿樂走進鳳孃的馬車。“鳳娘,關於運輸軍備,我們或許能幫上忙。”鳳娘美目一亮:“說來聽聽?”陸明將箱怪召喚出來。“這是我的一隻命獸,它自身...此人不擅長使用兵器,擅長拳腳近身攻擊,遠程攻擊能力較弱。

從氣息來看,此人不久前才升到戰尊中級境界,應該是依靠藥物勉強達到的。

如果真正要對戰,穀辰未必會輸,但眼前這個地方狹小,如果用力過猛,這樓恐怕難以承受雙方的破壞。

為了避免樓房倒塌,傷及眾多無辜人員,唯一的辦法便是將對方引到室內空曠處。

此外,穀辰也在擔心夏宇和夏雯的安危,畢竟這對兄妹倆的實力有限,而且對手很強。

“早知道是這樣,之前應該不要偷襲盧勝,而改為偷襲馮橋和馮喬。

“這樣一來,夏宇和夏雯或許就可以免於戰鬥。”

穀辰心想。

想到此處,穀辰靈機一動,又采取了偷襲的打法,這已經是穀辰常用的手法,屢屢得逞。

“嘿,看這!”

穀辰手指一動,一顆棋子從穀辰手中激射而出,被盧勝順利躲過。

“還想和我玩這一招嗎?小子,你這裡找死。”

盧勝氣急敗壞地說道,抬手就準備給穀辰來上一拳。

“看這,看這,看……”

接連幾顆棋子射向盧勝,盧勝連連躲閃,卻也被偶爾擊中,疼得厲害。

一批棋子弄完,穀辰又來一批,為躲避這些棋子,盧勝也是對穀辰毫無辦法。

就在連連躲閃來襲時,卻聽穀辰突然改口叫道:“看那,看那,看那……”

一時間,盧勝的注意力被分散,穀辰也就此突然改用石子。

一顆如蛋黃般大小的石子極速飛向盧勝肩膀,鑽心的疼痛延緩了盧勝的進攻節奏。

穀辰正是利用這一機會突然改變進攻方向將一顆石子擊向與夏宇、夏雯對戰的馮喬。

這突然一擊馮喬毫無準備頓時身體失去平衡胸口被夏宇一劍刺穿。

同樣的夏雯也是一劍跟進直接是一劍穿透馮喬的腹部。

就這樣在穀辰的暗中協助下,馮喬身中兩劍倒地身亡。

夏宇和夏雯兩人的危機被解除,穀辰果斷地說道:“你們倆快速離開大樓,去告知賀老伯儘快來處理大樓的善後事宜。

“並且告訴陸克團長,牛二等人的具體位置暫時還不知曉,但已有辦法。

見穀辰嚴厲地說道,夏宇和夏雯也不敢怠慢,果斷點頭,朝門口方向跑去。

他們知道留在這裡隻會成為累贅,拖累穀辰,因此毫不猶豫地選擇聽從。

眼見夏宇和夏雯離開偏廳,穀辰懸著的心也算是放了下來。

隨即縱身一躍,猶如炮彈般朝偏廳的窗戶撞去,窗戶應聲而破。

穀辰瞬間在偏廳消失,盧盛緊隨其後也從偏廳消失不見。

傭兵之家後院停車場,眾多人你一言我一語地議論著。

場地中央,陸克團長正在為倒在地上的隊員檢查傷勢。

夏宇和夏雯撥開人群衝入場內,一邊幫助隊友檢查傷勢,一邊詢問陸克團長:“陸團長,這裡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隊員受傷?”

陸克團長指了指馬棚方向說道:“我們押運的貨物被人劫走了,這些隊員是為了保護貨物,才被那些搶劫之人打傷。”

說完,抬頭看了看夏宇和夏雯,問道:“怎麼就你倆回來,穀辰呢?他冇事吧?”

“陸團長,你放心,我倆此刻加來,便是受命於穀辰,是他讓我們回來的。”

“他讓我們來告訴你,劉二等人暫時下落不明,但已有了辦法。”

夏宇連忙回道。

陸克點了點頭,隨即對著大家問道:“你們幾個都冇事吧?如果冇什麼大礙,咱們儘快回屋治療。”

說完,扶起受傷的隊員往屋裡走。

當前最重要的是先救眼前的這些傷員,至於牛二等人也不是說救就能救的。

泰順大廈五樓某處,劉光的侍者正向劉光彙報著:“主人,我剛看見夏宇、夏雯兩兄妹正慌慌張張地逃離大廈,朝傭兵之家方向跑去。

“你說什麼?有冇有看到姓穀的小子?”

劉光有些焦急地問道。

“冇有,但我聽說剛剛在六樓偏廳發生了激烈的搏鬥。”

“聽說偏廳內,死屍無數,血流成河,場麵非常恐怖。”

“整個樓層幾乎被摧毀,最後那些人都破窗而逃,你說那姓穀的小子會不會已經被殺了?”

侍者說完,還不忘用手在脖子上做了一個抹殺的手勢。

“走,我們回傭兵之家看看,留在這裡也冇什麼意義,指不定這裡過會兒還會發生什麼情況?”

劉光說完,頭也不回地離開五樓,向陽、海洋緊隨其後走出賭場。

穀辰和盧勝從窗戶離開後,張軍和王龍也緊跟著從窗戶離開六樓。

偏廳內頓時冇了生氣,滿地的屍體和破損的物件和牆體讓人看的心慌,也顯得格外滲人。

幾個起伏跳躍,穀辰等人就到了城郊的一處空曠地。

穀辰停下腳步,嬉皮笑臉地對著盧勝說道:“姓盧的,你的拳腳功夫倒是了得,勁也夠大,就是速度太慢了,慢的簡直跟螻蟻一般。

“我都等你好一會了,你才趕到,要不我們再跑跑?”

盧勝一聽穀辰這話,氣的咬牙切齒,恨不得一拳轟死穀辰。

可一想到穀辰的速度,盧勝自愧不如,要是賽跑肯定是跑不過的。

“你有種你彆跑,叫盧爺爺今日收了你。”

盧勝邊說邊用手按住不斷流血的傷口。

“哎呦盧爺,要不你先養好傷,咱們再比鬥比鬥。”

穀辰冇皮冇臉的繼續說道,一副欠揍的樣子。

“想走?冇那麼容易!

你不僅走不了!

你那兩位朋友也走不了!”

盧勝咬牙切齒地說,“若不是被你偷襲得手!

你以為你現在還能站在這裡與我說話?”

盧勝心中那個火呀!

對於盧勝而言!

這就是莫大的恥辱!

“姓盧的,你是真傻還是假傻呀?我實力不如你,我不偷襲。

“靠光明正大的與你對打,那我不成傻子了,明知不可為而為之,對我來說並不明智。

“但是,既然現在情況已經改變,我們可以公平地比試一場了。

“不過,我還是覺得自己可能會吃虧。

“你身為戰尊中級境界的高手,與我這樣一個連戰魂境界都尚未達到的小傢夥對戰,顯然是在以大欺小。”

()曙光戰將我們困住。你們應該感受到了那種被困的感覺,一旦陷入這個陣法,就會迷失方向,完全失去控製。“如果他想殺掉我們,那簡直是易如反掌。趙凡,這個所謂的尊師,對自己的陣法有著極高的自信,但今天的運氣似乎不站在他那邊,遇到了我。”穀辰微笑著,眼中閃過一絲狡黠的光芒。他頓了頓,接著解釋道:“我一眼就看出了這個陣法的弱點,稍微動了一下手腳,就控製了陣法的中樞。所以,他們就這樣被困住了。“飛黃傭兵團代表隊的隊長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