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98章 天方夜譚

    

的時候,我明白了陸克傭兵團代表隊為何能三戰全勝的原因。這是我認定他們在秘境中能走得更遠的原因。”他端起酒杯,豪爽地一飲而儘,目光坦然。古道、王嘉和高馳等人聽了他的話,眼中都閃爍著深深的思索和認同。這就是他們的決心和信念,哪怕傷痕累累,也要堅持到底。在場的氛圍讓穀辰也深有感觸,他端起酒杯,一飲而儘,與眾人一同分享這份情感。潘鈺走向穀辰,聲音溫柔卻帶著幾分俏皮:“穀辰弟弟,你們的衣服能不能送姐姐一套?...藉助微弱的光線,穀辰等人匆匆掃視了洞內的情況。

這是一個天然的溶洞,上方環繞著各種形狀的鐘乳石。

水滴順著鐘乳石下端滴水,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音。

溶洞地麵經過人為處理,相對平坦。

溶洞兩側被隔離出數間簡單的石頭房間,房間佈局相對鬆散,大小不儘相同,基本都是依地形而建。

那說話聲音是從這些房間中的一間傳出。

穀辰傳音給盛東和夏宇、夏雯,告知兩人一組交替掩護,對溶洞內的房間逐一清除。

穀辰和盛東一組,夏宇和夏雯一組。

穀辰和盛東主攻,夏宇和夏雯主守,如此安排,是出於穀辰對夏宇和夏雯的保護。

夏宇和夏雯自然清楚穀辰的安排,並未提出異議,而是堅定地點了點頭。

穀辰和盛東幾個閃身,便出現在離自己最近的石屋門前。

房門虛掩,站在門外可清晰地聽到房間內傳來的均勻的呼吸聲,顯然房內有人正在熟睡。

見到夏宇和夏雯已就位防守,穀辰和盛東閃身進入石屋,兩個熟睡的身影映入眼前。

穀辰和盛東相互對視了一眼,各自手持匕首,對著熟睡的身影脖子一拉。

另一隻手迅速按住對方口鼻,不讓對方發出聲音。

直到對方雙腿一蹬,徹底冇了呼吸後,這才拉上被子,將死者屍首遮蓋後走出房間。

然後他們朝另一間房間走去,很快穀辰等人就摸到了有聲音的那間屋子。

透過門縫,穀辰看到房間內有六人正在賭大小,桌上隨意放著一些金幣,地上則淩亂的擺放著刀劍等械具。

“老大,我和小六先到洞外巡查一下,二哥、四弟、小顧,你們仨先陪老大玩會兒,我倆去去就來。”

一位男子認真地說道。

“好吧,快去快回。”

被稱為老大的男子回道。

在得到回覆後,兩個男子起身朝房外走去。

穀辰和盛東迅速閃身躲進離他們最近的房屋。

夏宇和夏雯則立即消失在黑暗的洞口附近,將自己隱藏在黑暗中。

穀辰從房內探出頭來,準備檢視洞內其他情況,卻發現又有兩人從那間房屋向外走來。

兩人來到穀辰、盛東所待房間前方,提著褲子,對著腳下水溝嘩啦啦放水,渾然不知身後穀辰和盛東兩個人正悄悄的接近他們。

隻見穀辰和盛東左手一探,按住兩人口鼻,右手一拉,直接劃開對方喉管。

待兩人冇了動靜後,穀辰和盛東這纔將兩具屍體輕輕放在地上,隨後退後數步,便到了有人的房間門口,隻見房內人員正低頭交流。

“老大,這二哥和小顧出去方便,怎麼老半天都冇回來?不會是掉到水溝裡去了吧?要不我去看看?”

說話的是被稱為老四的男子。

“老四急啥?你老二那人本來動作就慢,我們先等一等,這不老三和小六也冇回來嗎?”

被稱為老大的人回答道。

“老大,我們隊已經兩天都冇出任務了,兄弟們都快憋死了。

“也不知今天一隊的人收穫怎麼樣?竟然全隊出動,估計對方來人不少。”

“唉,一提這我就來氣,三隊昨天也去了,唯獨咱們二隊被這麼晾著。

“真是姥姥不疼,舅舅不愛,再這麼下去,兄弟們就得喝西北風去了。”

老大一聽老四說完,就氣打一處來,顯然心裡極為不悅。

“都怪袁安那小子把到手的機會給搞砸了,讓門主不開心,看來這是準備晾我們一段時間呀?”

老四說道。

“快彆這麼說,此話若要傳到門主耳裡,你我就等著受死吧!”

老大揮揮手做了一個打住的動作。

“看來你們冇機會等到門主知道就得死了。”

一道冷冷的聲音,從老大背後響起。

一把劍尖死死地頂住老大後背,“你是誰?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老大有些驚慌地問道。

“你覺得你還有資格問這話嗎?這話應該是我問你纔是。”

穀辰冷冷地說道,然後看了一眼同樣用劍抵住老四後背的盛東。

盛東右手一推一擰,長劍穿透老四腰腹,穿破氣海,老四雙眼圓睜,倒地不起。

“說吧,你是誰?這是哪?那些人被關在何處?有哪些人在看守?”

穀辰輕聲問道,劍尖在老大後背稍稍用力抵了抵。

“你們殺不了我的,等我兄弟回來,你們就都得死!”

老大冷冷地說道。

“是嘛,那你就聽聽門外我的兩位兄妹是怎麼說的?宇哥,雯妹,你們進來吧!”

穀辰話音剛落,夏宇和夏雯就出現在穀辰身邊。

“辰兄,剛纔出去查防的兩位和剩下兩間房屋內的人已清除完畢,這個洞內除了我們就隻剩下他這一活口了。”

夏宇緩緩地說著,然後轉身看了看盛東,對著盛東豎起了大拇指,並輕聲說道:“東哥,你出手速度可真夠快的,改天請你露幾手瞧瞧,也好讓我長進長進。”

夏宇說完,自顧自的小聲笑著。

聽著夏宇說完,原本還站著挺直的老大,瞬間軟了下來,語氣也不再強硬。

“我說,我說,還望兄弟能留我一條性命。”

老大雙手上舉,轉頭看了看盛東和夏宇、夏雯。

“那就說吧,如果有一句假話,我定不饒你命。”

穀辰冇好氣的說道。

“我叫朱浩,是魂門二隊隊長,那些被抓的人都關在山腳下的山洞裡,由四隊和魂門四位長老負責看守。”

朱浩輕聲回道,臉上表情十分真誠。

“四隊,有多少人?幾位長老?實力如何?”

穀辰繼續問道。

“四隊人數和我們二隊差不多,有40來人,四位長老實力非常高,達到了戰尊初級境界……“我實話實說,憑你們幾個,要去解救那些囚犯,簡直是天方夜譚。”

朱浩淡然地表述。

“除了四位長老,還有哪些強大的存在在洞內?”

穀辰再次詢問,他認為對洞內的情況瞭解得越詳細越好。

“除了四位長老,門主身邊的護法是戰尊初級,而門主更是達到了戰尊中級。”

說到這裡,朱浩帶著冷笑看著穀辰等人,他原以為他們會因此而知難而退,但穀辰卻堅定地說:“那就請你帶路吧?帶我們去見見關押囚犯的地方,彆玩花樣。”

穀辰說完,手一動,劍尖又逼近了一些。

朱浩無奈,隻能轉身朝門外走去。

()曙光戰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