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104章 刑訊逼供當年的秘密

    

噗通一聲就跪下了。“求大人開恩,饒小人一命。”李元芳冷冷看著他:“你想活命?那就看你乖不乖了!”“乖,我一定乖!比您的紫電爆炸兔還乖!”紫電爆炸兔紫色的眸子中閃過一絲怒色,心中暗道:“咋的,這意思就是說我不乖唄!”一道拇指粗細的閃電瞬間擊中鄭三炮。“呃,啊!”痛苦呻吟中,鄭三炮渾身冒煙的抽搐倒地。李元芳笑著將紫電爆炸兔召回命書。等鄭三炮恢複之後,李元芳纔開口詢問。“為什麼襲擊我們?”…………片刻之...陸明走到毒蛇近前:“當初你為什麼要截殺我們,還有鐵嶺村的慘案是不是你們做的?”

“我父親陸川他們還活著冇有?”

“當年你們追擊鐵牛到底情況如何?”

陸明心中有太多的疑問需要解答,迫不及待的詢問起來。

毒蛇看了眼陸明,輕笑一聲。

“我是敗了,但絕不會回答你的問題,我要讓這些問題困擾一輩子!”

陸明眼神冷冽:“原本還想你老實回答問題,我可以讓你安穩死去。”

“現在看來,你是誠心找罪受!”

“阿樂,他交給你了,幫我讓他開口!”

阿樂擼起袖子,一臉的獰笑:“放心,我一定撬開他的嘴!”

毒蛇冇有半點害怕,相當的平靜:“我當土匪多年,什麼陣勢冇有見過!”

阿樂看對方一副滾刀肉的樣子,卻也一點都不擔心。

“三眼神猴,給我按住他。”

三眼神猴立刻將毒蛇控製住。

阿樂握著斬骨刀來到毒蛇麵前:“我呢,隻會一種刑訊招式,你要是能挺過去,那我就甘拜下風!”

說話間,他拿著斬骨刀對著毒蛇比劃著,然後又對其上下起手,不斷在對方身上摸索著。

毒蛇皺眉:“不就是剁手剁腳嘛,搞那麼多花樣乾什麼,噁心我?”

阿樂邪笑著搖頭:“剁人手腳這種手段對我來說太低級。”

“我的手法更加高級,名叫千刀萬剮!”

“以我的刀功,完全可以做到六千刀內將你的血肉割乾淨!”

阿樂的話讓毒蛇這種老辣的土匪聽到都不禁心中發寒,雖然心裡發怵,他還是強裝鎮定。

“真有這麼厲害?那我倒想試試!”

阿樂眼中閃過一道厲芒:“我這就滿足你!”

話音未落,手中斬骨刀揮動。

當冰冷的刀身碰到毒蛇皮膚的那一刻,毒蛇忍不住顫抖一下。

刀光閃過,毒蛇的手背上少了一塊肉。

阿樂之所以選擇從手開始,因為手上覆蓋著無數的神經元,丁點的傷勢都足以讓人感受到痛苦。

同時手部受傷,不會造成致命傷勢,會保證毒蛇最長的存活時間。

“嗯”

毒蛇痛苦的悶哼一聲。

阿樂見狀再次露出惡魔般的微笑:“硬抗?”

“我看你能抗住多久!”

說話間,斬骨刀對著毒蛇的手就是上下翻飛。

一息過後之後,阿樂收刀。

毒蛇的整個右掌上的血肉全部被削掉,隻留下森森白骨。

阿樂擦拭著斬骨刀:“一隻手掌360片血肉,看來我的功夫還冇退步!”

看著隻有森森白骨的右手,毒蛇心中發寒,劇烈的痛苦讓他渾身直冒冷汗,他再也忍受不住,痛苦的發出哀嚎。

“啊!”

看著毒蛇痛苦的樣子,阿樂再次亮出斬骨刀。

“接下來就是你的左手,這次我要挑戰一下,爭取做到400片。”

說著就準備動手。

“住手!”

毒蛇驚恐的大喊。

他恐懼的看著阿樂手中的斬骨刀。

“我說,我說!”

阿樂聞言撇了撇嘴:“我還為你能再多堅持會呢,無聊。”

“陸明,該你了。”

陸明拍了拍阿樂的肩膀:“謝了,你去吸收命封吧。”

就在剛纔,阿樂的三隻命獸已經將狂風魔豹解決,銀色命封出現。

阿樂眼前一亮:“是我謝謝你纔對。”

說完就歡喜的跑了過去。

銀色命封,五十分之一的掉落概率。

現在隻是獵殺一隻妖獸就獲得了命封,阿樂藉此確定陸明有尋找命封的辦法。

阿樂在那邊歡喜的吸收命封,陸明則準備開口詢問,不想毒蛇率先開口。

“我會將知道的都告訴你,隻求你之後能給我個痛快!”

“冇問題!”

毒蛇在得到陸明的答覆之後,便將自己所知道的全部告訴陸明。

“一年前,我們接到瀚海公國大將軍杜虎釋出的任務,目標就是常山三狼,他們分彆是你的父親、還有鐵匠鐵狂、和瞎眼乞丐。”

陸明眼中光芒一閃:“果然是因為他們嗎?”

“他們死了?”

“是的,就在你們去進行命師覺醒的路上,他們三個尾速在後麵,被我們半路截殺了。”

陸明眼神一暗:“果然,當初他們就冇打算放過我,如此說來,毒蛇這幫傢夥還間接的救了我。”

他看著毒蛇:“既然你們已經殺了他們三個,為什麼還要屠村?”

“一是為了保密,還有就是雇主杜虎的要求,他要求凡是和常山三老相關的人都要死!”

“又是這個杜虎!”

陸明緊握雙拳。

“作為罪魁禍首,我一定要殺了他!”

陸明繼續問道:“你知道杜虎為什麼要殺他們嗎?”

毒蛇搖頭:“這我就不清楚了,不過我發現你父親他們的身份並不簡單。”

“怎麼說?”

毒蛇從懷中掏出一塊令牌。

“當初杜虎的任務除了讓我們擊殺常山三狼,還要讓我們找到這東西。”

陸明接過令牌,令牌由精鐵打造,表麵鎏金,正麵寫著天和殿,背麵則刻著三等侍衛陸川幾個字。

看著令牌,陸明目光一凝,這令牌絕不簡單。

毒蛇說道:“我雖然無法確定這令牌的出處,但絕對是宮中之物。”

陸明看著手中令牌,目露思索:“難道這就是陸川他們隱姓埋名的秘密?”

“甚至不惜為此要殺我這個兒子滅口!”

陸明突然想到一個可能:“杜虎是瀚海公國的大將軍,那他是不是受到瀚海皇室的命令?”

“陸川是瀚海皇宮的侍衛?那他們又是為什麼被追殺呢?”

瞭解了其中的情況,陸明又有了新的疑問。

片刻之後,他眼神中凶光一閃。

“不論如何,凡是和這件事有關的人都要死!

鐵嶺村數百口的仇必須要報!”

他再次看向毒蛇:“我問你,當初和我一起的同伴鐵牛如何了?”

陸明緊緊盯著毒蛇,很怕從對方口中聽到壞訊息,可他卻不得不聽。

“當初追殺鐵牛的是我老大屠夫,他隻殺死了命師神殿的那小子,至於鐵牛則被一神秘人救了。”

聽到鐵牛被救,陸明大喜過望,臉上也出現一絲笑容。

這時阿樂走了過來,他臉色不善的問道:“你老大在哪?竟然敢和我老舅一個外號,我要滅了他!”

()禦獸:從雙倍命獸開始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