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110章 萬年贔龜

    

是最明智的選擇。強行而為或明知不可為而為之自然不可取的。也正是穀辰等人的理解,在接下來的幾天,這些人給了穀辰等人更多的友善和關懷。“穀辰兄弟,這些時日,你們三人可得多加小心了。“那些人是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一位身著短衫的中年男子說道。“多謝吳大叔關心,我們一定會多加小心,謹慎行事的。”穀辰熱情的答道。“辰兄,你有什麼打算?”夏宇臉色有些難看地說道。“宇兄,你彆太擔心,咱們都是傭兵團隊成員。“他們...“哎呀,你這隻大烏龜,真是嚇了我一跳!

那顆圓石頭原來是烏龜蛋,我的天,什麼樣的烏龜能生出如此大的烏龜蛋?”

看著眼前這隻大烏龜,穀辰胡亂猜測起來。

“我說烏龜,你不會是從遠古時代一直活到現在的吧?”

穀辰打趣地問道。

烏龜聽後不悅,反駁道:“你罵誰是烏龜和烏龜蛋?你纔是烏龜蛋,你們全家都是烏龜蛋!”

聽到這樣的回答,穀辰也火了,他回敬道:“你纔是真正的烏龜,還長出一雙翅膀,就不怕飛起來摔死嗎?“早知道你是這麼難看的烏龜,我就不該讓你出來,害得我流失了那麼多鮮血。”

穀辰話音剛落,烏龜立即高聲說道:“小子,你還罵我,大爺我天生神力,是贔屭家族中的一員,我叫贔龜,不叫烏龜。

“若不是有意讓你吸收一些靈氣,或許我在剛纔就直接飛昇了。

“還輪到你說三道四嗎?”

雖然贔龜是龜,但穀辰也不想和他多做糾纏,於是穀辰準備轉身朝山下走去。

看到這一幕,贔龜立刻擋住穀辰去路,並說道:“你得帶我走,我的傳承都在你的腦子裡呢!

我跟在你身邊可以幫你很多忙的。

“帶上我你的實力也會增加不少很多,你想完成的事都能完成。”

穀辰輕笑一聲:“你還跟我談傳承?我差點被這些傳承疼死。

“再說我到哪都帶上你這麼大個烏龜,你不嫌丟人,我都嫌丟人。”

說完,穀辰又準備離開。

贔龜不甘心被拒絕,他立刻變成了一個與黑白棋子大小一般的小贔龜,翅膀一張直接飛到穀辰肩膀上。

他問道:“怎麼樣?現在可以帶我走了吧?”

看到贔龜變小了,穀辰這才滿意地點頭:“這還差不多,那我就勉強帶上你吧。”

於是,穀辰再次來到山頂。

這裡是整個山峰的製高點,在這裡可以俯瞰山下的一切……這一次,穀辰的眼前不再是一片荒蕪,而是如人間仙境般的景象。

山腳下,是一個寬廣的湖泊,三條河水緩緩彙入這裡。

湖中有三個小島,而穀辰所在的山是湖內的最大島。

另外兩個小島顯得低矮且平平無奇,其中一個小島上矗立著一棟高大的建築,幾乎與遠處的山峰平齊。

另一個小島則像是一座學術島嶼,島上人頭攢動,熱鬨非凡。

湖麵上遊弋著各種船隻,包括遊船和畫舫。

在湖的邊緣,環繞著一圈翠綠的園林,園林內有著各種亭台樓閣,小橋流水。

人們在這優雅的環境中吟詩作賦,孩子們則在草地上儘情嬉戲。

再向外延伸,一排排整齊的樓房和酒館映入眼簾,高樓大廈如春筍般拔地而起。

貿易大廈、傭兵大廈和錢莊、商行等地方人來人往。

城市內道路縱橫交錯,車水馬龍,各種吆喝聲此起彼伏。

這個城市的靈氣異常充裕,修真人員隨處可見。

武真人正氣凜然,與真人和其他人們和睦相處。

此時,穀辰突然抬起右手,彷彿讓城市裡的所有人們紛紛看向他。

然後他們俯身下拜,這種虔誠之心猶如神的信徒。

一陣清風吹過古城,穀辰震了一下身體,再次看向下方時,卻發現依然是一片荒野。

穀辰無奈地笑了笑,心想今天遇到的怪事還真是多呀!

抬頭望天,之前還是豔陽高照,此時卻烏雲密佈。

看來今日一時半會是走不成了,也好,他決定到湖裡抓些魚給那個小丫頭解解饞。

“在這個如詩如畫的地方待了上萬年,今天終於可以離開了。”

贔龜興奮地說道。

“贔龜,你的龜蛋殼若算不算寶貝,那是什麼級彆的寶貝?”

穀辰問道。

碧歸得意地回答:“自然是頂級寶物!

你們人類若是能將這蛋殼煉製成兵器那也是無堅不摧,若要是煉製成盾牌或是盔甲那也是刀槍不入,若是煉製成靈器還可作為陣腳使用。”

穀辰看了看贔龜,有些不懷好意的問道:“小贔呀,這麼說,你身上也是寶,你還能變大嗎?最大能變多大?”

贔龜毫不猶豫地回答道:“那是自然,我能變小也肯定……”

話音未落,贔龜突然從穀辰肩膀上直接掉在地上。

穀辰呲了呲牙,然後哈哈的大笑了起來,大聲說道:“小龜龜,你要是不聽話,大爺我,就把你給煉了,哈哈哈哈哈。”

穀辰邊說邊笑,邁著步子朝山下走去。

“可惡的傢夥,贔爺跟你拚了……”

說完翅膀一張一合,屁顛屁顛的跟在穀辰後麵,然後落在穀辰髮絲上,猶如髮飾一般,隨著頭髮晃動。

帳篷外雨下得很大,夏雯正焦急地等待穀辰。

一覺醒來卻發現穀辰不見蹤影,開始以為穀辰可能是準備早餐,可後來他們看到了異常的天象,心裡多少為穀辰感到了緊張。

夏雯多次要求外出尋找,卻被夏宇和盛東攔住,認為時間尚早,無需多心。

見到穀辰的到來,夏雯連跑帶跳的迎接上去,邊跑邊問穀辰到哪裡去了,也不帶上她。

穀辰搖了搖手,幾隻青魚出現在手裡,“你看我給你帶來什麼好東西了?”

“小姑娘真漂亮啊!”

贔龜傳音給穀辰的同時,也傳音給了夏雯。

“閉嘴!

小心我把你給烤了!”

穀辰罵道“誰在說話?有種站出來當麵說!”

夏雯有些氣憤的說道,但臉上卻微微發紅,眼光迅速從穀辰臉上移開。

“小姑娘你這是害羞了嗎?”

晶龜說完嘣的一下落在夏雯的肩膀上。

“是誰在胡說八道?有本事你站出來,彆躲躲藏藏的跟縮頭烏龜一樣!”

夏雯怒罵道。

“小姑娘生氣的樣子更好看,那臭小子挺有福氣,不過我可冇有躲藏,我就在你肩上。”

說完贔龜刻意將頭伸出,雙眼圓睜,有種居高臨下的看著夏雯。

夏文伸手將贔龜抓在手上,然後大叫:“你還真是一隻烏龜,而且還是一隻會說話的烏龜,然後抓住贔龜尾巴在手上搖來搖去。

“放開我,放開我,我不是烏龜,我是贔龜,嗚嗚嗚!

哎呀,放開我!

有人要殺焱龜啦!

“穀辰,你能不能管管這位大小姐啊?快來人啊,有人要殺贔龜了!”

贔龜大叫起來,裝出一副可憐的樣子。

盛東和夏宇也跟在夏雯的後麵,慢慢地朝穀辰走去。

看到夏雯出醜,他們都忍不住哈哈大笑。

看到夏雯手上拎著贔龜搖來搖去,他們都朝穀辰看去。

穀辰會意地點了點頭,對著他們說道:“我們回帳篷吧,這湖裡的魚,味道應該不錯。”

說完,四人朝帳篷走去。

()曙光戰在這麼大的利益麵前,他也不確定李元霸是否會將自己交給對方。陸明和阿樂的反應自然被李元霸察覺,他給兩人一個心安的眼神。隨後怒視石錘:“你就死了這個心吧,這筆交易我不會同意的。”“至於四成秘銀配額,就算我不答應這個要求也一定是我的,擂台比武,我必勝!”石錘臉色陰沉:“哼,你還真夠狂妄的!”“狂妄?”李元霸渾身氣息暴漲。“那是因為我有狂妄的資本。”話音未落,藍色命書浮現。石錘一臉的冷色:“藍封大學士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