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113章 宏圖宏願

    

們自是不能。眾傭兵雖然冇有說話,可卻各自緊握武器,命書浮現,現場氣氛頓時緊張起來。金默然身後的阿樂有些憂慮道:“你說金統領能帶我們安全離開嗎?”相對於阿樂的擔憂,陸明則比較看的開。“他既然出現,就已經考慮到這些情況,不會出問題的。”眼見傭兵們蠢蠢欲動,金默然再次開口。“這兩人是城主大人的朋友,如果你們今天敢動手,那就是對城主不敬!”眼見金默然搬出城主,眾傭兵頓時僵住,他們敢得罪金默然,可城主是萬萬...於是,一場激烈的戰鬥在空曠之地展開。

穀辰冇有全力以赴,而是邊戰邊退,將宏圖、宏願引到離宿營地比較遠的一片開闊地上。

他想要進一步檢驗自己的實力,看看突破到戰尊境界後的自己究竟有多強。

同時,他也想避免傭兵團的隊員發現這場戰鬥,以免人多嘴雜,給自己樹立更多的敵人。

宏圖和宏願兄弟二人身法靈動,攻勢如潮,與穀辰戰得難分難解。

但穀辰卻始終遊刃有餘,以守代攻。

這場戰鬥對於他來說,隻不過是牛刀小試。

然而對於宏圖和宏願來說,卻已經足以讓他們感到心驚膽戰。

穀辰一邊戰鬥,一邊觀察著對手的招式和身法。

他發現這對兄弟雖然實力不俗,但配合上卻有些生疏。

於是他心生一計,故意賣個破綻,引誘宏圖和宏願攻向自己。

果然,兩人上當,一左一右攻向穀辰。

穀辰微微一笑,身形詭異的一晃,讓兩兄弟撲了個空。

然後他迅速發動了反擊,長劍如龍出海,直取宏圖和宏願的咽喉。

兩兄弟大驚失色,連忙抵擋,但已經來不及了,穀辰的長劍已經刺破了他們的身體。

眼看就要命喪黃泉之際,突然一道黑影閃過,一把匕首從後方刺向穀辰。

穀辰微微側身躲過匕首,同時收回長劍反手將劍鋒推向黑影。

黑影驚呼一聲跌倒在地,原來是馬考城城主潘越的另一位護法暗中偷襲。

此刻的戰場局勢瞬間逆轉,原本自信滿滿的穀辰突然被偷襲,宏圖和宏願立刻反擊。

但穀辰並冇有驚慌失措,而是冷靜地觀察著對手的攻擊路線和招式,他在等待一個機會,一個可以一舉製勝的機會。

終於,機會來了,當宏圖和宏願再次合力攻擊時,穀辰看準了破綻。

他瞬間提聚全身靈氣,長劍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準確地擊中了宏圖和宏願。

兩兄弟頓時失去平衡,跌倒在地。

穀辰收起長劍,看著跌倒在地上的宏圖和宏願說道:“你們回去告訴潘越,我穀辰不是他能動的。”

說完他轉身準備離去。

穀辰對劉光偷偷地與這兩個人會麵,這加深了他的疑慮,他開始懷疑劉光的行為,並對他保持警惕。

在馬考城泰順大廈的事件中,劉光曾與潘明等人一起闖入宴會廳,雖然劉光第一時間躲避了視線,但穀辰卻發現了這一切。

儘管穀辰當時冇有表現出來,但這並不代表他冇有把這件事放在心上,相反,他對劉光更加警惕,時刻提防著他的行動。

穀辰之所以突然出現在宏圖宏願的後方,並告知他們真實姓名,是為了讓這兩個人停止前進。

而就在剛纔,穀辰贏得了勝利,本想放過宏圖、宏願二人,可宏圖、宏願並不領情,就在穀辰轉身之際,宏願卻威脅道:“小子,我們的任務就是殺了你,你彆想著一走了之,即使今天我們無法殺了你,你也將麵臨潘府無窮無儘的追殺。”

話音剛落,穀辰瞬間像變了個人似的,他的全身氣息外放,手中的長劍嗡嗡作響。

劍尖和劍刃上若隱若現的劍芒,彷彿在訴說著他的強大和冷酷。

宏圖和宏願兄弟倆飛刀朝穀辰疾馳而來,但穀辰卻毫無懼色。

他運用《一元劍法》第一式‘行雲流水’,配合幻影步巧妙地避開了一次又一次的聯合攻擊。

“叮叮叮……”

的刀劍碰撞聲和撞擊產生的火花在空曠的荒野裡不斷響起和閃現。

三條人影不斷追逐拚殺,地上的野草樹木或是被連根拔起,或是被攔腰截斷,所過之處一片廢墟。

短短的瞬間,穀辰等人就先後過招數十處,你來我往,勢均力敵,似乎誰也不占優勢,但心態各不相同。

宏圖、宏願多次聯合攻擊都被穀辰巧妙避開,毫髮無損。

而宏圖、宏願兄弟倆反被穀辰牢牢牽製,難以發揮自己的優勢。

特彆是穀辰的移動步伐和和移動速度變幻莫測,留下的都是道道殘影,時不時就出現在自己的空位,讓人防不勝防,隨時都有可能給自己造成致命一擊。

越是對戰心裡就越是冇底,反觀穀辰則是越戰越勇,越戰越是興奮。

在這場激烈的戰鬥中,穀辰將幻影步運用到了極致,猶如鬼魅般在戰場上穿梭,手中的《一元劍法》也使得得心應手,每一招都犀利而精準。

他在密集的戰鬥中遊刃有餘,無論何時何地,都難以找到他的破綻。

然而,在這激戰的洪流中,宏圖、宏願的攻擊似乎並冇有對穀辰造成太大的傷害。

穀辰穩穩地站在原地,雙眼微眯,他以《一元劍法》中的第四式‘白虹貫日’應對著宏圖、宏願的攻擊。

長劍在他手中翻飛,猶如一條神龍在空氣中遊走,仿若形成了一個密集的電網,將宏圖、宏願圍困其中。

這個電網猶如一個巨大的囚籠,使宏圖、宏願無處可逃。

電網內,宏圖、宏願的哀嚎聲與鮮血的飛濺交織成一幅殘酷的畫麵。

他們的四隻手臂已經落在地上,鮮血從肩膀和氣海處噴湧而出。

他驚恐地看著穀辰,用微弱的聲音問道:“你到底是人還是鬼?”

話音剛落,宏圖、宏願和另一個敵人雙雙倒地,生命體征徹底消失。

穀辰低頭看著這兩個敵人,心中暗自驚訝於自己的實力提升。

現在的他,已經不再是那個隻能被動防禦的弱者。

他有信心麵對任何敵人,包括戰尊中級境界的如魂門盟主安東尼那般實力的敵人。

而且,今天他能如此順利地消滅這兩個敵人,還要歸功於小贔的透視眼。

穀辰有些胡思亂想,他感歎道:“小贔,謝謝你的透視眼,今天的事,你就彆告訴他們幾個了。”

穀辰說完將小贔放在掌心上,微笑著看著小贔。

“你以後要謝我的地方還多著呢。”

小贔有些得意地迴應道。

“彆說你胖,你就喘,給你點陽光你就燦爛。”

這一句話就像一個快樂的音符,為這場戰鬥畫上了完美的句號。

“你想要什麼樣的誠意呢,說出來聽聽,如果我高興,或許能滿足你的要求。”

穀辰假裝嚴肅地說道。

“也冇什麼,就是覺得你烤的魚和那果酒都很香,如果天天都能吃到,我就心滿意足了。”

小贔小心說道,然後裝出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

穀辰撇了撇嘴,小聲說道:“瞧你那點出息。”

說完,幾個閃身就出現在了帳篷裡。

()曙光戰湧動,快速地在四人之間穿梭。星劍在他手中彷彿活了一般,與對方的武器碰撞出激昂的火花。一個回合後,穀辰後退幾步,眼中的冷意更甚。他大喝一聲,施展一元劍法第五式蒼鬆迎客,星劍再次脫手而出,留下一串串殘影。同時,一絲精神力滲透空間戒指,四顆棋子準確無誤地射向四人。這突如其來的攻擊讓四人措手不及,防守出現破綻。緊接著,四聲痛苦的呻吟響起,四人的身體被鋒利的棋子洞穿,鮮血噴湧而出。戰鬥迅速結束,西南傭兵團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