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心大炮 作品

第205章 穀辰逆襲

    

始意識到自己的想法被劉堅看穿了。他不僅要靈氣液、要綢莊,而且他還想要更多的東西,而現在看來,他的計劃似乎早就被人揭穿了。“二叔,你差點要了我的命!若不是穀先生考慮周到,提前讓盛東、馬聰、夏宇三兄弟提前進城,給我送來信件。“並告訴我穀先生還有他們幾個兄弟會在餐廳外保護我,今天可真是被你算計到了。“窗外麵的兄弟,你們也出來吧,今天讓你們辛苦跑了一趟。”話音剛落,盛東、馬聰、夏宇和夏雯突然就出現在餐廳。...聚會短暫而熱烈,順通傭兵團和掣電傭兵團的代表們在結束聚會後,他們選擇了與穀辰等人同一家客棧作為落腳點。

穀辰的動機很明確,他希望通過這次聚餐來加深各團隊之間的友誼。

這不僅有助於日後的交流,更可以在未知的秘境中相互照應,攜手走得更遠。

當然,還有一個不易察覺的目的,那就是為蘇家爭取更多的支援。

夜幕降臨,洛京城中繁星點點,一片寧靜,除了那些熱鬨的酒館、賭場和風月場所,大多數地方都已進入夢鄉。

然而,陸克傭兵團的駐地卻籠罩在一片緊張的氣氛中。

在離他們一千米外的一家客棧外,五道黑影正以驚人的速度接近穀辰等人的所在地。

這五人中,有三人在戰尊初級境界,兩人已達戰尊中級境界後期,實力不容小覷。

穀辰的雙眼微微睜開,他感覺到了那股殺意,並立即提醒同伴做好準備。

接著,他拋出了幾顆黑色棋子,精準地落在既定的位置上。

他的臉上露出了一絲不易察覺的微笑,彷彿一切儘在他的掌握之中。

客棧內,五條黑影竄入穀辰等人的房間。

“找我們嗎?”

穀辰的聲音在客棧後院的平地上響起。

“哼,幾個小傢夥,也不知為何讓我們出手,真是殺雞焉用牛刀。”

說話的是頂尖傭兵團代表隊的隊長袁海。

“看來是有人想請你們這五位‘殺雞的’來殺‘牛’啊。”

穀辰嘴角上揚,完全無視對方的威脅。

“隻是我好奇,究竟是哪家人竟敢請你們這些‘殺雞的’來殺‘牛’呢?”

“隊長,咱們就彆跟這些將死之人廢話了,那女人還在咱們駐地等結果呢。”

頂尖傭兵團代表隊的黃江有些不耐煩地說道。

“幾位,既然我們都成了快要死的人了,那能否告訴我們,是誰派你們來的?”

穀辰淡定地問道。

“哎呀,這是誰想取我們性命啊?得讓我們做個明白鬼才行啊!”

盛東嘻嘻哈哈地問道,視線在夥伴們之間流轉,眼裡帶著一絲俏皮。

“聰哥、宇兄、雯妹,還有辰兄,來生我們還做兄弟,如何?”

他臉上浮現出玩世不恭的笑容。

馬聰、夏宇和夏雯一開始被盛東的輕鬆態度弄得有些發懵,但很快,他們眼神一閃,明白了盛東的用意,原來盛東這是在迷惑敵人,套出他們的情報。

頂尖傭兵代表團隊員黃江心直口快,脫口而出,“我們是受薑……”

“閉嘴!”

話未說完,就被袁海厲聲打斷。

袁海狠狠地瞪了黃江一眼,隨後一揮手,五人立即亮出武器,衝向穀辰等人。

穀辰隨手一拋,一顆石子落地,轟的一聲,一個陣法瞬間將袁海五人困住。

緊接著,穀辰將四顆棋子激射而出,直取黃江、劉河、張湖、管濱四人。

因為距離太近,他們來不及躲避,砰砰砰砰四聲後,四人都受到了重創,攻擊力大減。

與此同時,穀辰亮出星劍,對袁海發起淩厲的攻擊。

其他隊友也紛紛出手,對受傷的敵人展開猛攻。

有了穀辰的突然襲擊,頂尖傭兵團代表隊瞬間陷入混亂。

盛東解決掉黃江後,馬聰一斧劈下,將劉河的頭顱砍飛,然後兩人轉而支援夏宇和夏雯。

很快,張湖、管濱也相繼被夏宇和夏雯刺殺。

麵對袁海,穀辰毫無退縮之意,反而越戰越勇。

他的步伐詭異多變,在袁海身邊遊走,留下一串串殘影。

“真冇想到薑家會請你們來對付我們,我原本以為他們會就此罷手。”

他邊戰邊說。

“看來是我低估了這些人,既然如此,那我們就等著他們的到來。”

“你殺了我的四位夥伴,今日我無論如何也要殺了你們,為我的兄弟們報仇!”

袁海憤怒地吼道。

“實話跟你說吧,你根本不是我的對手。”

穀辰冷冷地迴應道,“我想殺你,你早就該死了,我留你到現在,隻是想讓你親眼看到你的同伴們是如何在我的佈局下喪命的。

“你可聽說飛揚傭兵團代表隊和聖名傭兵團的代表隊嗎?他們在京華客棧與我周旋,卻不知那客棧早已成為他們的火葬場。

“薑家公子薑城親手將他們連同客棧一同焚燒,使他們失去了這次傭兵比賽的資格,他們的命運,你看到了嗎?“今日,你又帶著一批人來殺我們,但你看,現在隻剩下你一人了,你以為薑家還會用你嗎?我告訴你,他們不會再信任你了。

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你的無能已經讓他們失望透頂。”

穀辰說完,他撤去了陣法,退到一旁,讓他獨自麵對這殘酷的現實。

“你可以回去覆命了,你的四個同伴,也一併帶走吧。”

穀辰話音剛落,氣氛瞬間變得肅殺。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聲音打破了這緊張的氛圍。

“彆走了,今日你們誰也走不了!”

十幾道人影突然出現,將穀辰等人團團圍住。

緊接著,又有20道身影出現在客棧後院,將對方也圍了起來。

“辰兄,我們來了,你前麵的戰鬥真是精彩。”

順通傭兵團代表隊隊長肖澤帶著戲謔的笑容說道。

穀辰無奈地苦笑,“讓肖兄見笑了,我們真的冇有得罪過任何人,但不知為何,總有人對我們緊追不放。”

穀辰看著這些人,有些疑惑地問:“各位,我似乎並不認識你們,你們到底是為誰來追殺我們的?至少給個理由,讓我們死也死得明白。”

對方黑衣人裹著臉部,隻露出兩個眼睛,他們冷漠地回答:“你廢話真多,我們隻是拿人錢財替人消災,你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

他們冇有給穀辰任何解釋的機會,紛紛亮劍,向穀辰猛烈進攻。

穀辰心中明白,這場戰鬥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聰哥、東哥,你們倆要全力保護宇兄和雯妹!”

這是穀辰最後的囑托。

一場生死之戰即將展開,穀辰能否在絕境中逆襲?一切都在未知之中……:()曙光戰客棧掌櫃無奈地回道。穀辰平靜地看著眼前的場景,他的目光深邃,彷彿在思考著更深遠的事情。盛東站在一旁,臉上佈滿了陰雲,似乎那住宿費成了他心頭的一根刺。他不顧一切地發問,讓客棧掌櫃不禁皺起了眉頭。他尚未開口,馬聰就急不可耐地嚷嚷起來:“掌櫃的,你這客棧一毀,我們可去哪找落腳的地方啊?現在天色已晚,哪裡還能找到住處?”他的話如同一把銳利的刀,深深地刺入了掌櫃的心。掌櫃感到一陣心痛,他的客棧,他的心血,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