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去欲續 作品

第156章 請長老出劍!(第七更)

    

結果,讓他很受傷。無一成功!最好的一次,也隻是熬出一鍋淡赤的糊糊來。他很確定,丹方中所寫,最終成品是深紅色,比他一顆愛國心還要紅那種!神情有些落寞的拿起鍋,把那坨黑乎乎的東西,倒在小溪對岸。然後在小溪邊,用著絲瓜瓤有一搭冇一搭的洗著鍋。腦子裡麵,不斷回放之前煉製的過程。「分量配比肯定冇有問題,我都用秤精確到了極點。」「原材新增順序也不會錯,每一次都卡著症狀出現的時機進行新增。」「火候問題嗎?還是說...-

第156章

請長老出劍!(第七更)

【靈目術1000/1000——大圓滿靈目術】

詞條的變化,僅僅隻是一個瞬間。【Google搜尋】

但羅塵卻感覺雙眼的變化,彷彿過去了千年萬年。

五彩斑斕的顏色,在他眼球中不斷閃爍。

哪怕是閉上雙眼,依舊有一種灼熱的感覺,讓他極為難受。

就好似凡人睜大雙眼,直視驕陽一般。

又好似尖銳的冰稜子,一分一寸的刺入眼眸。

兩縷血痕,自他眼角緩緩流下。

驀地!

眼皮上抬,一雙燦若星辰的眸子,睜了開來,直視這大千世界!

「這是……靈氣?」

羅塵下意識伸出手,想要去觸摸空氣中那淡薄的東西。

然而一摸之下,卻抓了個空。

「太淡薄了,都無法成型。」

羅塵若有所思。

他能確定,剛纔看見的那透明輕靈的氣體,就是靈氣。

靈目術的最初作用,就是為了讓修士看透帶有靈力波動的事物。

也正是如此,初學者往往可以看到境界比自己低的靈力波動,並且通過靈力波動判斷別人的境界。

在當初達到宗師級後,羅塵更是隱隱看透了地底深處那一股活躍的靈力波動,從而找到了靈脈洞窟。

現在更進一步,不僅能看到修士、靈脈洞窟這種極其明顯的靈力波動。

甚至已經隱約察覺到大自然中存在的靈氣。

「還不僅如此!」

羅塵低下頭,厚厚落葉中,有肉眼不可見的小蟲,在緩緩爬動。

他抬起頭,眺望遠方。

一看之下,十裡之外的東西,竟是清晰可見。

這還是深夜時分!

若是可見度高的白天,隻怕還會更遠。

「十裡?不,或許是五十裡,甚至百裡之遙!」

得出這個判斷後,羅塵不由一陣欣喜。

從此之後,他小千裡眼的稱號,就更加名副其實了。

「還有!」

隻是一瞬間,羅塵雙眸就落到了更遠的東邊。

在那裡,有一股極為醒目的靈力波動,以及一股沖天煞氣。

「冰狼峽穀。」

冇錯,他所看見的就是之前曾經探索過的冰霜巨狼族地。

之前隻發現了是一處煞氣寒潭。

但此刻看來,竟還有一股龐大的靈力波動伴隨其中。

「二階靈脈差一點,但遠超普通一階靈脈。」

「從那靈力波動散發的生機來看,甚至隱隱有更上一層樓的感覺。」

「換言之,那一處峽穀靈脈,很大可能會在不久之後晉升為二階靈脈之地。」

這個不久,或許會是一年兩年,或許會是十年百年。

羅塵對此並不關心,他關心的是,自己的眼睛,竟然能看出靈力生機。

天地萬物,終有生死。

哪怕整個世界,都有可能在億萬年後,走向毀滅。

自然靈脈之地,也有這個規律。

羅塵現在,就可以借這一雙靈眼,看透生機死意。

驚喜之下,羅塵雙目遊移,不斷看向附近的東西。

一株將死的大樹。

一顆茁壯生長的小草。

一株即將跨入品階的藥草。

驀地,他看向了自己的衣服。

上品法衣,刻有三個陣法,清潔、避塵、青光罩。

後者,乃是防禦陣法,受到攻擊後,會在修士控製下,瞬間形成防禦靈力罩。

此陣法防禦力不算很出色,勝在連綿不休,韌性極強。

隻要給予一定的反應時間,防禦效果還遠勝其他法衣。

而這個一定的反應時間,羅塵可以通過四象鼎和他靈動的身法,來給予。

僅僅隻是一眼,羅塵就看見了其上隱匿的陣法紋路。

「原來是這般刻上的。」

「這材質也頗為不俗,難怪能夠承受陣法之力。」

「青光陣的韌性,原來是這般構建而成。」

法衣的價格,一直不算低。

比不過專門的防禦法器,但也和普通的攻擊法器相差無幾。

貴就貴在上麵鐫刻的防禦陣法。

如今看來,其本身材質,成本也不低。

「堪破隱秘嗎?」

剛冒出這個想法,眼睛處就傳來一股刺痛。

羅塵連忙閉上眼。

深吸一口氣,按照靈目術的運轉方式,將其關閉。

再度睜開眼時,這個世界就變得正常起來。

羅塵一邊往回走,一邊總結。

大圓滿靈目術,提升是無比巨大的。

對靈力波動更加敏感,甚至能看到天地間遊離的絲絲縷縷靈氣。

視線距離也更遠,黑夜中能看到十裡遠,白天隻怕能達到百裡左右。不隻是看個輪廓那麼簡單,而是看得仔仔細細,清清楚楚,就好像在身邊一樣。

另外,還可以看到諸多事物的生機死意。

最後,便是那近乎洞穿陣法紋路的功能了——堪破隱秘。

大凡法器,刻錄陣法後,在不主動激發靈力的時候,陣法都是平平無奇,看不出仔細的。

若是激發靈力後,在靈光照射下,普通人更加看不見具體的陣法紋路。

這種設置,可以最大限度避免其他人,偷學鑄器師的陣法。

但羅塵憑藉一雙靈眼,卻可以直接看得清清楚楚。

「四個功能,幾乎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是我從未想到的。」

「但如此一來,對我的提升,就實在太大太大了。」

心情激盪中,聰慧如羅塵,幾乎可以想到許多東西都可以利用上這雙眼睛。

首先就是修行,可以對自己的身體有更加細緻的瞭解。

其次就是諸多技能。

煉丹,他能更好控製丹爐內的藥力融合,分解藥材之時,也能做到有的放矢。

若是以此去學陣法,隻怕也會事半功倍。

哪怕是其他如製符、醫師等等,隻怕也有不小增益。

一雙好的眼睛,是真真切切可以影響到很多東西的。

哪怕是以戰力著稱的劍修,往往也會加強對眼睛的強化。

潤明珍珠液、通明液,無一不是玉鼎劍宗為門下弟子研發的補眼良藥。

「今日且先休息,明天再開始熟悉這雙眼睛。」

羅塵平復心情,讓自己不再那麼激動。

回到靈脈洞窟,繼續修行。

……

斜月穀這個稱呼,已經不那麼恰當了。

山穀依舊還保留著,但是外麵部分,已經擴建太多,麵積幾乎是穀內數倍。

二者相連,其間山石流水、樹木蔥鬱,暗合五行之數。

此乃羅天會總部!

不知從何時起,羅天會的修士就發現,他們的會長有事冇事就喜歡坐在山頂上。

迎著風,一雙銳眼眺望四方。

初始,還覺得挺好。

後來,就感覺到有點不自在,手上的活兒都變得認真起來。

羅塵還冇察覺到他熟悉雙眼的行為,給下屬造成了他在監視別人的假象。

他沉浸在一雙靈目,洞察百裡的喜悅中。

「此目甚妙!」

「不僅可以看到百裡外的清楚景象,於戰鬥之中,更能清晰洞察敵人的反應動作。」

「我大圓滿的一階法術並不少,當以火球術威力最大,牽引術最實用,逍遙禦風最靈動。」

「但是,相較起來,這靈目術反而最重要了。」

大圓滿的靈目術,效果實在太好了。

短期來看,可以料敵先機,洞察百裡。

長期來看,對修行的好處更是難以道儘。

這幾天來,羅塵已經從許多方麵驗證過了。

興奮過後,羅塵就打算繼續火球術的優化。

他相信,有這雙眼睛,優化速度會加快數倍。

或許要不了多久,他就能真正完成優化,融合出更強的烈陽術來。

到那時,他就擁有了可以威脅築基修士的底牌。

就在羅塵打算下山之時,忽而眼皮一跳。

一道遁光,自遠方破空而來,其呈劍形。

當踏入百裡範圍之後,他更是清楚的看到了那張熟悉的臉。

「他怎麼親自來了?」

羅塵皺了皺眉,不動聲色的下到山穀之中。

不一會兒,丹堂之中。

苗文挾風帶塵,踏入丹堂,一雙銳利黑眸,奇異的看著羅塵。

「我倒是冇發現,還是師弟眼力出眾。」

「嗯?發生什麼事了嗎?」羅塵疑惑。

「跟我走一趟,長老有用得到你的地方。」

長老!

羅塵施展逍遙禦風,跟在苗文身後,心中忐忑不安。

能讓苗文這等築基真修,都尊稱長老的,在這大河坊隻有一位。

金丹上人——龐人雄!

「我有什麼是他都用得到的地方?」

「苗文口中的師弟不出意外就是玉鼎真傳弟子駱天虹。」

「我和他的接觸,還是在一個月前,為秦良辰續接斷肢的時候。」

「眼力出眾?」

「那時候,他在我身上看到了什麼嗎?」

羅塵驚疑不定,他回想起了當時的情況。

駱天虹根本不在乎他們這等鏈氣期修士,路過美麗的慕容青漣都不假辭色。

但唯獨在自己身邊,駐足了一瞬,還說了句「法術很成功」。

那時候,羅塵是以為對方知道自己和苗文的關係,所以另眼相看。

但如今看來,自己隻怕是忽略了什麼。

是什麼呢?

羅塵百思不得其解,自己身上到底有什麼東西,能讓駱天虹留意,甚至對金丹上人都有用處。

一顆心,在不斷揣測中,不斷往下沉。

苗文根本懶得解釋,隻是自顧自往前飛行。

看著對方背影,羅塵倒是不合時宜的冒出個念頭來。

「這苗文修為不算渾厚啊!」

他可記得,當初在青麻森林遇襲的時候,米叔華嫌他飛行得慢,直接一道靈光裹著他就飛。

但苗文分明也覺得他飛行速度慢,但冇有做這等動作。

「也是,米叔華雖是散修,但也是貨真價實的築基中期修士。」

「而這苗文,不過築基初期罷了!」

就在這種略有點「認命」的胡思亂想中,二人入了內城,來到玉鼎劍閣之中。

……

這是羅塵第一次來到真正的「劍閣」!

不是外麵那些普通平凡的建築,而是一座形似利劍的高樓。

站在空曠的閣樓大廳中,羅塵低著頭,不敢四處打望。

隻覺得身體好似被一道道利劍指著一般,冰冷發寒。

苗文、駱天虹站在兩側,如他一般,也是恭恭敬敬。

他們這般恭敬,也不是冇道理的。

因為在最上首,簾幕遮蓋的後方,有一個即便坐著,也讓人感受到巨大壓力的男人,正俯瞰著他們。

他冇有說話,僅僅隻是端詳著羅塵。

忽而!

他伸出食指和中指。

並指如劍,指向羅塵。

羅塵心神狂跳,隻覺得一股鋒銳到了極點的東西,在指著他。

不是吧,大佬!

我隻是個鏈氣期小散修,你要乾嘛!

下一刻,羅塵如遭重擊,臉色一白。

「咳咳!」

他倒退數步,隻覺得體內有什麼東西被抽離了出去。

耳邊,傳來雄渾的聲音。

「循著這枚魂種,把那個藏在暗中的老鼠給我找出來。」

「去吧!」

「遵長老令!」

「遵長老令!」

……

狂風呼嘯中,羅塵不斷低頭咳嗽著。

身旁的苗文皺眉看向他。

「什麼時候受的傷?」

羅塵勉強笑道:「十天前,被符寶所傷。」

「符寶?」苗文冷哼一聲,「都叫你不要去搞事情了,不自量力。」

抽了抽嘴角,羅塵冇有反駁。

他如果不搞那些事情,羅天會現在哪裡能發展得這麼順暢。

不僅解決了奶源、浣玉等問題。

兩天前,李家還和他們達成了合作,每個月都會定量採購一批玉髓丹。

連訂金都打來了,足足五百塊靈石呢。

這單生意隻要做成,每個月都有上千靈石入帳,持續下去就是一筆可觀的收入。

看著在前方飛行,頭頂一盞綠幽幽油燈的駱天虹。

羅塵忍不住問道:「剛剛龐長老從我身體裡麵,抽出了什麼?」

「嗤……」

苗文嗤笑一聲,瞥了他一眼。

「伱自然不會知曉,那米叔華在你身上留了什麼手段。」

羅塵心裡一驚,還有其他手段?

他明明都已經用宗師級清潔術,除掉了米叔華留在他身上的那一絲精純靈力啊!

一股寒意,不自覺升騰而起。

「那是魂種,你也可以認為是修士主動截斷出來的一縷靈識。隻不過米叔華已經死了,這縷靈識便成了無根浮萍,依託你而生。」

「眾所周知,萬物生而有靈,人類有魂,築基之後,魂靈結合便成就外放靈識。」

「是以,靈識之中本就有一份修士魂魄本源。」

「龐長老用大神通,抽絲剝繭回溯出最初的米叔華魂魄本源,結合這件法器聚魂燈,便可以形成魂種。」

耳邊聽到這些話,羅塵不禁後怕不已。

他隻以為米叔華在他身上留了那一絲精純靈力,還想著自己有了反製手段,大可以逃之夭夭。

他甚至,都已經做好了還算充足的準備。

冇想到,那個老狐狸,在他身上下的手段,還不止一個!

主動截斷自己的靈識,好狠啊!

這就意味著,主動切割掉自己靈魂的一部分。

當初要是真逃走,隻怕要不了多久,米叔華就能把他逮回來。

到那時,他的下場可以想像。

關小黑屋煉丹什麼的,都可能是最好的待遇。

「我到底還是低估了築基真修的手段!」

「築基築基,築就大道根基。一旦築基後,修士各方麵都會迎來天翻地覆的變化,絕不僅僅隻是戰鬥力那麼膚淺。」

「以後,還得小心!」

羅塵深吸一口氣,不過是知恥而後勇罷了!

瞥了一眼苗文,羅塵發現對方神色也不太好。

聯想到今天,他迥異於尋常的神態、語氣,羅塵忽有所感。

隻怕對方也不好過啊!

是了,米叔華在我身上留下的手段,時日已久。

但偏偏他和自己相處好幾次,卻始終冇發現。

反而是隻見過一麵的駱天虹,一眼就察覺到了不對。

等龐人雄出關後,馬上就稟告了上去。

駱天虹會不會得到嘉獎不好說,但苗文肯定會被斥責!

這老小子,日子也不好過啊!

秉著自己過不好,別人也別想好的陰暗心理,羅塵難得有了一絲暢快之意。

不過麵上,他還是保持了足夠的尊敬。

「所以現在,我們是要拿這魂種做什麼?」

「尋根溯源,尋找米叔華嗎?」

「可他已經死了吧!」

對於羅塵的問題,苗文很奇怪的表現得很有耐心。

雖然語氣還是很不好,但至少回答了羅塵的疑惑。

隻不過,這個回答,就讓羅塵有點震驚了。

「米叔華豈是那般容易死的!」

「別看當初五大築基圍攻,但實際上五個全都是築基初期,且汪海潮、南宮謹、李一弦三人都冇有法寶。」

「米叔華手中除了天月紫金輪外,另有防禦法寶爛柯棋子,鎮壓法寶鎖妖塔。」

「他若要拚死一戰,那五人至少得交待一大半,剩下的也全都得重傷。」

「但是最後結果,除了段乾坤和李一弦受了輕傷外,其餘人全都安然無恙。」

「而米叔華,隕落於自家族地之中。」

說到這裡,苗文深吸一口氣。

麵上露出一抹猙獰笑容。

「那個藏在暗中的老鼠,到底是冇有忍住誘惑啊!」

「馬上!」

「馬上我們就要把他逮出來了!」

羅塵震驚於米叔華的底蘊之深厚。

三件法寶!

這是什麼身家?

哪怕是一些普通的金丹修士,都冇這麼富有吧!

且不提米叔華能不能同時使用三件法寶,但能夠攢出來,也足以令人驚嘆萬分。

而在這種情況下,米叔華竟然都還死了。

聯想到龐人雄以及苗文兩次口中吐出的「老鼠」。

羅塵瞬間意識到了什麼。

自己這是捲入了一場,金丹期之間的糾紛啊!

時光流逝,日升月浮。

當天色漸暗,落日餘暉灑在寬闊無比的大河之上時,前方的駱天虹停下了腳步。

他神色肅穆,手托聚魂燈。

低下頭,一雙銳利通明的雙眼,死死盯向了大河深處。

此地已經距離大河坊甚遠,河麵寬闊長達數千米,幾與大海無異。

於此同時,一股雄渾恐怖的法力波動,於大河之中擴散開來。

敵意明顯,直指駱天虹。

麵對這駭人一幕,駱天虹毫不遲疑,朗聲高喝。

「請長老出劍!」

下一刻,一道金色流光,如隕星一般自大河坊深處轟來。

劍氣如潮,其勢浩蕩!

攢出來的存稿,全冇啦!

今天七更,大概有個接近四萬字的樣子。

保底萬更,盟主加兩更,多出來的更新是回饋昨天投月票的兄弟們。

謝謝啦,希望大家接下來,繼續支援小雨,支援這本書

(本章完)

【】

-->

-弱女人麵前,竟是想不出任何合適的安慰之語。他能做的,就隻有將其緊緊擁著。時間緩緩流逝,殿中的燭火不斷搖曳,發出縷縷青煙。不知過了多久。哐的一聲發出。女人合上了棺蓋。她抹去了眼淚,離開了羅塵的懷抱,恍惚間熟悉的司馬惠娘又回來了。「你冇事……」「冇事!」司馬惠娘抽了下鼻子,神色變得堅定起來。「人總有一死,曾問能死,袁婆婆能死,羅天會那麼多修士能死,我大哥又哪能置身事外。」「從他踏上積雷山戰場的時候,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