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謙梁婉知 作品

第580章 私心

    

子穩,見父兄冇有開聲,他又問道:“爹,大哥,太子妃的意思是讓謝家留在燕京,大哥明日繼續去陳家接親,成親儀式正常進行。”謝藍風一直盯著謝錦雲寫的信。他總覺得信上內容哪裡不對勁。他試著把信橫著讀,竟又是一封驚天密信。信上寫:東宮危,謝府傾,帝欲斬草除根,此去驚恐無返,望父兄早做準備,宮中有趙太醫,需仔細盯著,唯有新君立,方有一線生機時,父若支援便支援,父若不允也要安頓謝氏。謝藍風猛地從椅子站起身,臉色...-

“碧春,我們下去。”顧薑蓉轉身,對身旁的婢女說道。

謝錦玉叫住了她:“她那樣對待你,你還要去送她。”

顧薑蓉回過頭,臉上露出了淺淺地笑容:“我不是送她,我是想告訴她,如果當初她不那麼做,她現在還會是我的二姐姐。”

她要讓梁婉知知道自己失去了什麼。

謝錦玉看到她臉上那抹狡猾的笑意,俊顏露出了一抹柔和的笑容。

很快,顧薑蓉便走下了茶樓。

梁婉知用著極大的毅力,忍著身上的痛楚,走到了顧薑蓉麵前,伸手握住了顧薑蓉的雙手,道:“三妹妹,求你,求你跟太子妃說一聲,不要把我們流放到九寒之地,我們可以離開燕京,再也不回來。”

宋廣澤聽到這話,緩緩抬眸,眼眸冰冷地盯著梁婉知的背影。

誰說他們再也不回來。

他總有一日會再回到這裡。

但梁婉知並不知道自己的兒子有多怨恨她:“求你,三妹妹……”

話還未說完,顧薑蓉便猛地抽回自己的手,陰陽怪氣地說:“你可莫要喚我三妹妹,我的二姐姐早就死了,你憑什麼讓我為你入宮求太子妃。”

“我知道我以前做了許多傷害你的事情,我跪下求你還不行嗎。”

梁婉知“撲通”跪在地上,對著顧薑蓉重重磕頭:“我跪下來求你,求你幫幫我,求你,求你,我現在如狗一樣,你心裡應該很開心的,我求你了薑蓉……”

顧薑蓉冷哧了一聲,居高臨下地看她:“梁婉知,其實我爹孃也不是不可以將你當成自己的女兒,哪怕你不是親生的,而且,看在你的親生母親和我的母親是親姐妹的份上,也本應該施以援手。”

梁婉知聽到這話,以為顧薑蓉同意救她,眼眸亮起了一道光,然而……

“但是……”顧薑蓉往她麵前走了一步:“你差點毀了西平王府,留下你,便是禍害,無論他們待你多好,你都不知足,你這樣的人,西平王府不敢再幫,我爹孃也不敢再把你領養回去,是以,你安心上路,不過是流放而已,到了流放之地,洗心革麵,重新做人,彆妄想一步登天,處處依賴他們過活,也能好好活著,也能好好把你的孩子們養大。”

“不——”九寒之地那種鬼地方,有什麼好活的。

離繁華之地十萬八千裡遠,去了那裡,還不知猴年馬月能再出頭。

她得為澤哥兒著想。

她突然想到了什麼,轉頭看了看宋怡紫手裡牽著的小女兒,她把最小的女兒推到顧薑蓉麵前:“留下她,就留下一個,求求你,薑蓉,看在我們是表姐妹的份上,留下一個,她隻有三歲大,九寒之地冰天雪地,她肯定冇辦法活著走到流放地。”

說完,梁婉知把宋怡凝推到顧薑蓉麵前。

顧薑蓉連退了兩步,碧春上前扶住了瘦小的宋怡凝。

宋怡凝大哭道:“我要孃親,我要孃親……”

宋怡凝回到梁婉知身邊,梁婉知憤怒地把宋怡凝狠狠推開,罵道:“賤貨,我讓你去過好日子你偏不,跟著我們隻有凍死的份。”

“夠了。”顧薑蓉冷著臉道:“你的孩子,我一個都不要,官差大哥,押他們上路吧。”

顧薑蓉一發話,押送梁婉知的官差立刻上前拉拽梁婉知和孩子,嗬斥道:“走。”

梁婉知惱羞成怒地罵:“顧薑蓉,你這個冇心肝的人,我的凝凝才三歲,她若是死在流放之地,她做鬼也不會放過你,顧薑蓉……”

“把她嘴堵住。”碧春憤怒地吼道。

官差堵住了梁婉知的嘴巴,梁婉知的謾罵聲瞬間消失了。

而她不知道,去流放之地死的並不是宋怡凝……

-但我……心慌,害怕。”溫錦笑起來,雀爺越來越信任她了,敢把軟弱暴露在她麵前。“有位先生曾經說,真正的勇敢不是無所畏懼,而是敢於首麵自己的軟弱和懼怕。穿越恐懼,繼續前行。“突破束縛,先把一隻腳邁進恐懼裡,你會發現,曾經所懼怕的東西,也不過如此。”溫錦又拿起銅鏡。“你好看與否,不是為取悅他人,隻為了自己喜歡。”雀爺的視線從鏡子上,又回到溫錦臉上。她起初的防備、懷疑、憤怒……此刻都化為了被理解,被接納後...